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老丐乞之没完没了 第四十五章难续全剧终

第四十五章难续全剧终

    随后老乞丐率先发出了沙哑的呻吟,啊——啪啪啪他突然扶住了妻子的丰腰,开始了极度疯狂的挺动,在狂烈的啪打之下,老乞丐断断续续的声音响起,他告诉妻子他要射精喷发了,并问妻子高潮了没有。
    而在之前,在持续的“棒恋”中,妻子正在享受释放着“沉沦”的心欲。
    但被这突如其来的勐烈瞬间欲涨心扉,她想回答着老乞丐,但被这爆烈的抽chā欲言而止,啊妻子的双手抓在老乞丐的小臂上,只能用挺拔的身姿和高爽的叫声来回应着老乞丐,啊此时的老乞丐正在拼了老命撞击着妻子的丰臀,在妻子的呐喊中,老乞丐释放的声音在逐渐的提高,并用尽最后的力气,狂烈的来回顶进小穴,最后把妻子的丰腰向后一捞,啪的一声,肥臀死死的顶在了妻子的丰臀上,高高的扬起了头颅,难言吼叫着滋生的释放,下体硕大的睾丸凝聚在了一起,大量输出着他长久年轮的老精液,抖动的连锁反应传导在他那体肥的腰间上,激欲的汗水顺流而下在臀廓之上流动着,晶莹剔透的彰显着耕田劳作的成果。
    此时的一股股激流,意犹未尽的冲击着yin道的深处,激活了妻子的体潮,在同欲相连中,随着妻子的潮音响起,他们的精华交融了在一起,在释放中不停的受液在精中。
    随后,老乞丐缓缓的拔出了肉棒子。
    妻子趴在了温床上喘息着,下体处的白色液体缓缓的流出,老乞丐靠在了妻子的旁边,丑陋的外表带着性福的笑容迷醉的看着美妻,伸手抚摸着妻子光滑剔透的肩背,欲温过后的妻子翻过身体,陶醉徘红的脸颊充满了欲色的质感,他们相拥在一起缠绵着,盖上了被子,紧密的眠情在一起。
    我缓缓的退去来到了外边,点上了一根烟,靠在墙上的我扬起了头,口中吐出的烟圈缭绕在我的面前,我用手指环绕触碰着白色的气体,渐渐的,它们消散在黑暗的天际中,就像我逝去的爱情一样,无法收回的难以在续前缘,终止在我不惑之年的婚姻节点上,归于消灭,这,都是她的错
    终结篇目的已达到,我孤身一人的逐渐消失在黑暗的夜色下,家,离我越来越远,这本身是属于我的地方,现在,是属于别人的,可我并不孤单,因为有报复陪我同在
    第二天,我从旅店退了房回到家中已经是晚上了,从视频中我看到他们白天又做了几次。
    妻子在我的面前很疲惫“尺寸”掏空了她所有的体力,她很早就休息了。
    而我则把录制的高清视频上传到了网上,留言很多,我恨不得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我有个淫荡的妻子,而且他们的电话号码也铺天盖地的给我发了过来,随然我没有回应,但是这种感觉让我很过瘾,就好像所有人都和我的妻子有过一腿,使我不时的臆想着妻子的“破烂不堪”
    直到后来,我都寻觅着机会给他们。
    妻子体中的欲望已经完全的绽放,彻底的爱上了老乞丐的“尺寸”老乞丐也是欲求填满,意犹未尽的啪爽着妻子,不知道为什么,交配已经成为他们每天必不可少的事情,一直到我要报复的那一天的到来!这一天,是我和妻子的结婚纪念日,也是我终结婚姻的时刻!就在昨天的时候我告诉了妻子,让我很意外的是。
    妻子并没有忘记,而且她还说要给我一个惊喜,等明天的晚上在告诉我!看着她兴高采烈的表情,我丝毫的提不起兴趣,这一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明天就是我们分道扬镳的时刻,因为我不仅告诉了妻子,而且还邀请了老乞丐!早上,看着旁边美睡的妻子,我心中默念着永不再见,老死不相往来的话后起身离开。
    我不想当面质问妻子,因为今天的我现在已经和她没有一丁点的关系了,臆想中的弥补对我来说就是肮脏的谎言,过多的情感释放此时已在我的心中毫无用处,宁可多此一举不如不可或缺的欣赏,只有让她表现出极为失落的情绪,才能让我憋在心中的愤恨完全的释放,这,才是我最好的报复。
    驾车去了“老司机”洗浴中心,和小颖放纵了一整天,她觉得我有了一些变化,我说人总有一天会要变的,只是时候未到!她看着我若有所思,而我又重新的把她压在了身下,清脆的叫声再一次的激发出我沉沦的性欲,不停的啪打着小颖的丰胯。
    晚上,射了一天的我渐渐的醒了过来,小颖还在我的旁边,我拿起手机看了下时间,7点多,未接的来电有3几个,都是妻子打来的,我坐起身来,小颖也醒了过来,
    时候敲门声响起,打开门后,门外的小姐说有几个客人闹事,要小颖姐过去震震场子,小颖和我打了声招呼后,啪,我拍了一下小颖的丰臀,她回头瞪了我一眼后就离开了。
    而我则打开了视频,家中,香槟,红酒都已摆上了桌子,老乞丐也来了,正在那无所事事的看着电视。
    妻子也在旁边,她时不时的看着时间,显得很焦急,也很生气,但被我忽略了。
    按下了号码打给了妻子。
    妻子接听后问我什么时候回家,言语中有着很大的责怪味道,我虚伪的哄着妻子,我说想给她个大大的惊喜,意想不到的惊喜,在我连哄带骗的谎言下,她开心的问我会送她什么礼物,紧接着爱语甜言的在电话里对我响起,我心中冷笑着,想到是不是只有物质的给予才能让你感到你那自私的存在感,贱人!我告诉了妻子,一会儿会给她发个短信,礼物就在短信里。
    妻子问我你在哪了,我告诉她,无处不在。
    妻子欣喜的走到窗前东张西望着,而老乞丐则问妻子说我什么时候回来,显的有些不耐烦。
    妻子没有回答他,让老乞丐眉头一挑,他走到了妻子的旁边也看向了窗外,外边只有无边的黑夜,他偏过头看着妻子。
    妻子站在窗前双眸闪烁着灿烂,容颜幸福的微笑着,臆想中的她应该是在等待着,等待着爱人的恩情。
    老乞丐看见妻子的表情后,十分的嫉妒,眉头紧皱,眼神中闪烁着占有的欲望,渐渐的,大手扶在了妻子的腰间。
    妻子身体一颤,前倾了一下,随后用手拍打在老乞丐的大手上,对着老乞丐摇了摇头,无视了老乞丐的行为,容颜微笑的看向了窗外的一片黑暗。
    老乞丐眉头更加紧皱了,出现了愤恨的情绪,看了看外边,知道我快要回来了,表情渐渐的有所收敛。
    叮咚短息的铃声响起,妻子赶紧拿起了手机,点开了短信的页面,我发给妻子的短信就只有几行字,打开爱情名字的文件夹,礼物就在电视中!
    妻子很疑惑,表情在意动中想给我打电话的同时只知已然,又不知所以然,时候又满怀欣喜的拿起遥控器寻找着文件,老乞丐疑惑的也跟了过来,坐在了妻子的旁边,看着妻子那无视他的开心模样,表情的皱纹拧成了麻花状,嫉妒中。
    我点上了一根烟,兴致勃勃的看着他们,视频中妻子找到了文件夹,迫不及待的打开了播放文件,画面中是我和妻子在年轻时拍的一些视频,那时候我们的爱情就像着了火一样,在肯定的情缘中熊熊燃烧着。
    妻子正看的入迷,突然间,画面中显示了一片绿色,渐渐的,在熟悉的环境下,挥洒的汗水和挺动的身姿以及高爽的叫声出现在上边。
    妻子和老乞丐瞪大了双眼,因为他们都认识画面中的老嫩,正是他们自己。
    妻子的遥控器掉落在地上,而老乞丐则是在震惊过后,惶恐不安的看着妻子。
    啪啪啪的声音响彻在大厅中,此时的妻子明白了,两眼无光的发呆,渐渐的神情变的恍惚,纹丝不动的坐在沙发上,如行尸走肉一般。
    而我则拨动了号码,电话铃声回荡在大厅中不停的响动着。
    随后妻子回过神来,她看见是我打的电话后,颤抖的小手缓慢的拿起了手机,放在了手心处,手指慢慢的触在了接听的按键上,触碰着她的欲言而止,恍惚的眼神中闪烁出那遥不可及的将来。
    “老,老公!”妻子胆怯脆弱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似乎在述说着柔弱的挽回意愿。
    而此时我的心中对局面的控制铁定如山般的不可动摇,我拿起了电话,有时候留给别人的报复,选择沉默比选择坦白要痛多了,我没有应声,就在沉默中鞭策抽打着妻子那痛楚的心扉,画面中妻子的眼泪流下。
    哼,挥霍的情爱,践踏的爱情,最后是在别人的抓手下推动你成人的觉悟,是两行泪水就可以弥补的吗,这世间那有这么便宜的事情,一个践踏在婚姻证明书上的无德女人,喊你老婆都脏了我的嘴。
    我静静的看着画面,就是不说话。
    妻子的哭声在我的耳边环绕着,这时候。
    妻子缓缓的放下了电话,趴在了沙发上失声痛哭。
    我点上了一根烟,勐然的吸了一口后缓缓的吐出,释放着我的“快意恩仇”后,继续欣赏着眼前的痛快。
    妻子还在哭,而老乞丐在慌不择乱的举止下徘徊着,他看了看妻子,又在抓着大腿似乎在拟定着什么,表情出现了欲望的隐晦,渐渐的目光开始坚定起来,他把手放在了妻子的肩膀上。
    劝说着妻子让她不要在哭泣了,至少还有他可以爱护着妻子,陪妻子一辈子。
    他靠了过去,扶起了妻子的身体。
    妻子的容颜显的很憔悴,很恍惚,她依附在老乞丐的怀中柔美着泪水,随后哭泣的声音渐渐的消失,如走肉般萧条着。
    但老乞丐却觉得妻子的反应是她接受了自己,他告诉妻子会对她好的。
    此时老乞丐沧桑的脸上充满了光彩夺目的神色,轻轻的拍着妻子的玉背,就像是爱惜自己的女人一样抚慰平伤着。
    在平复的同时,老乞丐看到了在妻子身侧的电话,他果断的拿起,对我说道既然已经知道了,那就成全我们吧!他的声音让我很讨厌,我只回了几个字,你们滚吧!随后挂了电话。
    视频中老乞丐对我说的话是欣喜之极,他迅速的攀起了妻子的小腿,向着外边走去,走向了他那破败不堪的小庙。
    第二天,家中,我接到了一个莫名的短信,就只有三个字,我爱你!但被我删除了!这些天妻子也没有来过,而过了几天后,让我意外的是老乞丐居然来了,他很焦急,问我小袁在不在我这,说她几天都没有回家了。
    我冷冷的回道,她去哪了,死活都和我没有关系了,请你离开,不要再来烦我了,我和你们已经没有半毛钱关系,说完就合上了大门。
    下午的时候,我拿起工具在花园中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植物全部都铲除了,老乞丐开发的那片地叫我雇人填平了,在填平的过程中,有一个老乡指着一株株的植物问我这是什么,我不太清楚。
    可是,我终究是在哪见过这些东西的,但脑海中又触碰不到忘性的真实,可旁边有一位老汉却呵呵的直笑,看着他我眉头一挑,感到这位老乡应该知道,于是我就讨问着这位老汉。
    老汉也实在,言之不尽的和我说起了这些草药。
    原来这是一种提升交合性欲的药物,这种草药附近大山中就有的,而老乞丐的小庙位置就是老汉唯一所指的方向。
    我听到后很诧异,原来以前老乞丐和妻子在大院中种下的竟是这种东西,这对狗男女真是
    突然间,我好像想到了什么,渐渐的,在回想的过程中抓到了关键性的节点,是我所忽略的东西,连锁反应的又想起了很多的事情,慢慢的,在脑海中一篇篇的翻开了流失的记忆,逐渐的清晰
    这时候,在老汉们诧异的表情中,我飞快的跑向了家中,来到卧室急切的打开了柜子,把一个带密码的箱子拿了出来,不知道密码的我又重新下楼操起了锤子,几下就砸开了箱子,里边的红布包映入在我的眼前!我拿出来后放在了手心上,渐渐的打开。
    红布上写满了很多的符文,完全打开后,里边有一张求子嗣的符文,上边清晰的写到,女娃,欲求子嗣必须心中放下你所爱之人,心愿必和大恩之人结成连理,虔诚于恩人的心中,方可化解你无子之状,心中有则有,心中无则无,只有放下才能修成正果,天机不可泄露,切记,切记!
    看完这些话后,我在回忆中,映现出当时妻子和女算子的那一幕,渐渐的,我的脸色开始阴沉了起来,变的杀气腾腾,该死的,这一切都是假的,他消失的时间,老算子来临的时间,正好吻合,而且符文上早就写好了字,第2天他就回来了,这些都不是巧合,是恶人在主导着这一切,操控着妻子。
    你妈的,你们这些该死的应该下层地狱,此时我颤动着身躯,指甲深深的扣在了手心内,最后狠狠的把红布包摔在了地上,在散乱中,我看到了红布条,现已成黑红色状态,上边还画个小人,小人的上方写着几个字,叫子术。
    我抄起锤子疯狂的砸向了它,发泄着我恨意滔天的情绪。
    这时候,我疲惫的坐在了地上,渐渐的,想到了我的妻子,让我十分的懊悔,同时也想到了我,这一切的根源完全是我造成的,而我才是这个温馨家庭的蛀虫,病入膏肓的偷窥让我满足于自给自足的欲望之中,放纵了自己,成就了老乞丐,随后,自以为是的我彻彻底底的变成了一个混蛋,用一己之见不停的怨恨报复着妻子,才导致了妻子的离开。
    妻子走的时候也没有带钱,生活上的用品更没有多少,我赶紧打给她的电话也打不通,快速的跑了出去,发动了汽车,在城市中寻找着我的爱妻,在城市漫长的夜色下,显得是那么的淼小,无力,自责,最后我驾车停了下来,悔恨交加在寻人启事的几天过后,家中,我躺在床上,翻阅着手机中刚刚恢复的照片,心中的思念与日俱增。
    当我在翻阅中看到在老乞丐小庙中所拍摄的照片时,我此时低落的心情凝聚在了一起,形成了嫉妒憎恶的极端心态,那是一株草药,是妻子每天经常喝的,也是老乞丐恶意相赠的淫邪,他就是通过这些东西来占有我的妻子的,简直是坏人心术,卑鄙无耻。
    我迅速的坐了起来,杀心四起的形态在我的心中集结着,慢慢的,我拨动了电话号码,就在我点击绿色拨出按键的时候,我忧郁了,这老乞丐是曾经救过我的妻子的,这让我有些为难了,而大部分和我的因素密不可分,渐渐的,我放下了电话在决定中左右徘徊着。
    2月,家中的外边,天空中下起了鹅毛大雪,到处是一片白色,远处房屋一缕缕的炊烟缠绕在天空中,每个温馨的家庭都会让我心中不由升起羡慕的情感,在感慨过后,紧接着是对自己的悔恨,已经过了3周了,我拿起酒瓶麻痹的喝了一口,在窗前就这么站着,等待着,现在的家中没有人打扫而显的很落魄,而我的工作也辞去了。
    每一天的早起,我都憧憬着在我不经意的时候,能看到妻子的身影,就像一个等待了很久的信徒正压抑着内心强烈的激动,可是,一无所获,黯然无比。
    月的一天早晨,和往常一样,我醉醺醺的站在窗前举目盼望着,这时候,一辆行驶的汽车出现在远处,正朝着我家的方向驶来,我急切的跑了出去,心中千念万想的人终于回来了,但是眼前却出现了空空如也,这是我不知道多少次的重复行为,每一次都是在希望的虚幻中,看不到,抓不住,最后破碎了。
    当我不舍回去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我想又是公司打来的吧,我不想接听,可它没完没了的响动着,就在我刚想关掉声音时,却发现电话的显示是陌生的号码,我赶紧接听了过去,急切的询问着对方是不是妻子。
    这时候,对方询问我是不是袁莉的爱人,激动无比的我连忙答应着,对方声称是医院的工作人员,让我马上过去办一些手续,说我的妻子产子了,并告诉我是哪家的医院。
    此时的我欣喜如狂,疯一般的驾车驶去医院中,我大喊着妻子的名字,但被工作人员拦下了,最后在小护士的引领下,我来到医院中的最深处,房间的门口处有三个大字,就在我很意外想询问的同时而里边,一个绝美的容颜静静的躺在那,小护士看了看我,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后,就此离去。
    我颤颤巍巍的走了过去,眼前的一切不是真实的,是虚幻的,但是,它却实实在在的出现在我的眼前,泪流两行,不!——我失声痛哭我是被工作人员拉下来的,精神恍惚的我心如死灰,身体的机能停止在不能接受的意境中,如肮脏腐烂的走肉般被人拖着。
    工作人员扶我到椅子上坐着,安慰着我。
    6个小时后,我问他们妻子是怎么死的,他们觉得我的情绪稳定了,于是告诉我妻子是在过马路的时候,被车撞倒,司机逃逸了。
    妻子正值生产期,被交警看到后,仅忙送到了医院,赶忙做剖腹产手术,幸好孩子是保住了,可你的妻子我们已经尽力了。
    我难受的时候,他们又问我,你老婆挺着大肚子在外边,你怎么不在她的身边呢?我听到后,痛苦,悔恨,在心中纠缠着,让我难以开口,在无言的表情中留下了肮脏恶心的眼泪。
    他们没有在问,只是,看着我的目光有着深深的反感。
    随后,那个小护士让我去做下亲子鉴定,因为没有带证件,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检验我是不是男婴的父亲,当我在考虑的时候,那小护士狠狠的剪掉了我一戳头发,又狠狠的用针头扎在我的手指上,恨恨的离开了。
    一段时间后,检验结果出来了,男婴的dna和我吻合,是我的孩子,当我听到这个消息后,我跪在了地上,放声的嚎叫着
    妻丧过后的某一天,我拨打了黑老大的电话,在交易的过程中,那边问我这老乞丐想怎么解决,我说:活埋
    两天过后,我高价托人找来了女算子,她还是装着像个得道高人的模样,似乎用眉毛喘气的看着我,问我想算什么,我说你的厄运会算吗?
    紧接着我转身离去,身后的伙计把她围了起来,后边传来了沙哑的叫喊声,渐渐的,平息在大厅中。
    而我则怀抱着孩子摇来摇去,他甜甜的睡去。
    25年后的冬天,孩子早已长大成人,并且在国外结婚生子。
    今天是妻子的忌日,在一眼望不到边的雪白大山中,我跪在妻子的坟前,听寒风呼啸依旧,风似刀割我的脸。
    自你离开以后,我从此就丢去了温柔,还记得你答应过我,不会让我把你找不见,可你跟随那南归的候鸟飞得那么远,爱像风筝断了线,拉不住你许下的诺言,爱再难以续情缘,回不到我们的从前。
    三天过后,男主被人发现,此刻他正跪在自己的妻子面前,胸前深深的插了一把匕首
    (全剧终)


同类推荐: 我靠睡服大佬振兴城市(NPH 训狗调教)糙汉俏媳妇H遇虎(古言,1v1h)潘多拉的复仇(高干,nph)妓女日志(NP)她是贵族学院的校长清水文里的被肏日常(高H)与大佬的婚后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