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死生契阔 终章:余韵

终章:余韵

    sidea陈重,看你就着血一样刺眼的红酒,抓起莹莹的骨灰大口大口吞咽的时候,我心中狠狠地疼了一下。
    很想帮你分着去吞掉那样深切的一场痛苦,但是我知道,我什么都可以和你分享,唯独不能和你分享莹莹。所以我只能在一旁默默看着,轻声告诉你,除了莹莹之外,你身边还有一个可以随时冲上去为你挡向利刃的朋友。
    相信每个人都有种信仰,是一辈子也不会改变的。
    像是你对我、对莹莹,或者我对你。——2002年9月30日。王涛2003年7月31日,清田市开发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阵雨。
    王涛接过刑警小杨和小张递过来的案件卷宗,一个字一个字仔细地查阅,卷宗的纸页在手中哗哗地翻过,一段旧事也即将尘封。王涛的表情凝重而审慎,整个审阅过程是那样缓慢,害的小杨和小张不禁有些紧张,生怕卷宗整理得有什么差错。
    很久,王涛从卷宗上抬起视线:“没有什么还需要补充了吧?”
    小杨说:“整个过程就是这样,7月23日,案犯江帆挟凶器闯入受害者陈重的办公室,企图刺杀陈重,用匕首刺入陈重腹腔;陈重迫于自卫,一刀割在案犯颈上大动脉上,案犯当场死亡。后陈重拨通报警电话后被送往医院抢救,现已脱离危险。”
    王涛沉默了片刻:“结论陈重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证据够不够充分?”
    小杨说:“根据刑法第二十条第三款作出无限度防卫的规定: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它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小张补当前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diyibanhugmail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充说:“从陈重提供的保安系统当时录下的录像,以及其它旁证,都足以证明案犯有故意行凶的明确意图。另经核查凶犯的指纹,与去年中秋节夜里,刺杀受害人任莹致死的凶犯遗留下凶器上的指纹吻合。”
    小杨说:“该凶犯在去年就已经有杀人历史,所以,对陈重结论为正当防卫的理由是完全充分的。”
    王涛轻轻嗯了一声。
    小张说:“王局,我真的佩服死你了。你怎么想到要我们去核对过去那些未破凶案的指纹档案的?”
    王涛笑了笑:“别忘了你是个刑警,你要学会怀疑一切。”
    小张的眼睛亮了一下,对王涛说:“如果这么说,这件案子还真有那么一点可疑。”
    王涛说:“哦?”小张说:“江帆去年刺杀的对象任莹,是陈重的老婆。当时市局刑警队去找陈重了解情况,陈重声称他也回忆不清现场凶犯的体貌特征,所有的一切都描述得很含糊,这也是那件凶案一直悬而未破的原因之一。”
    王涛问:“描述不清,也很正常啊,夜晚突如其来的刺杀,忙于救护伤者,这都是很合理的解释。疑点在那里?”
    小张说:“动机。”
    王涛说:“不是已经查明,江帆的姐姐江玉因为和陈重结婚未果,在前些日子自杀身亡,江帆才回来找陈重报复行凶的吗?你想要什么动机?”
    小张说:“江帆这次行凶的动机当然很明显,就连他去年刺杀任莹的动机也很明显,说不定就是为了姐姐能和陈重在一起,而去刺杀任莹。我是说陈重的动机。”
    王涛问:“怎么说?”
    小张说:“传闻陈重很爱他的前妻任莹,为什么会在任莹遇害后那么短的时间内就要和江玉结婚,却又在准备结婚前突然甩掉她?那是导致江玉自杀的原因对吧?陈重是不是故意以此引诱江帆回来找他?然后用正当防卫做借口,把江帆亲手干掉?”
    王涛问:“陈重这么做的动机是什么?”
    小张说:“因为陈重爱那个任莹啊。去年江帆才十六岁,如果是落在警察手里,够不上判处死刑。陈重当初故意不描述清楚凶犯的特征,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王涛问:“证据呢?”
    小张说:“我调查过陈重的资料,他曾经是g省武警总队两届的散打比赛冠军,退伍后还取得过跆拳道黑带四段的证书。以他的身手,制服一个江帆应该不在话下。我仔细看过当时的录像,陈重挥向江帆的那一刀,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我反复看了几遍,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职业杀手都不可能有那么快的速度。”
    王涛狠狠地骂了一句:“扯ji巴蛋!这就是你的证据?我先在你肚子里插把刀,看你能不能制服我,行不行?你不是也很能打?”
    小张挠了挠后脑:“王局,是你说刑警要学会怀疑一切。”
    王涛冷冷地说:“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刑警更要学会没有证据的事情,不可以信口开河。你最近武侠看得太多了吧?现在是在和我讨论案情,还是在跟我打屁聊天?”
    小张说:“嘿嘿,王局,刑警工作压力重啊,随口扯两句放松放松。您看,这份卷宗能通过了吗?”
    王涛拿过笔,在卷宗后面签上自己的名字。
    王涛的表情严肃下来:“你们是名刑警,说话要注意纪律和自己的身份。这种牵涉到市委主要领导家庭成员的事情,不是随便就能乱开玩笑的。你们给我记住,别他妈到时候害我和张头替你背黑锅。”
    把卷宗递给小杨,王涛说:“好了,抓紧时间结案上报市局吧。市局领导也肯定高兴,去年任莹被害一案迟迟没能告破,逼得刘大队长都快要引咎辞职了。如果见到他,告诉他要请我们开发区分局的客,特别是你们两个。”
    从王涛办公室出来,小杨拍了拍小张的肩膀:“王局不满三十岁就跻身份局副局长的位置,并且上任就主抓刑侦,升任局长那是指日可待的事情。背后都说他是市委陈书记的干儿子,你居然当他的面乱说陈重有预谋犯罪的嫌疑,我看你不想在开发分局混了。”
    小张吐了吐舌头,轻轻在自己嘴上打了一下,骂了一声:“靠,看我这张臭嘴。”
    sideb临近中午,外面雨渐渐停了。
    这里是清田市医院的特护病房。房间里的一切都是雪白的,陈重躺在病床上的脸,也显得那样苍白,几乎看不出血色。
    房间里只有两个人,陈重默默望着天花板发呆,王涛坐在床头沙发上闷着头抽烟。
    没有阳光照进来,窗外的天空,仍然是暗淡的。
    沉默了很久,王涛说:“陈重,我知道你不应该伤得这么重。我看过录像,江帆的刀子刺进你身体之前,你已经抓住了他的手。”
    陈重轻声问:“莹莹死了,我伤得够不够重?”
    王涛用力跳了起来:“你已经亲手为她报了仇,你还想怎么样?陈重,当初你是怎么答应我的?你要看着我坐上市局局长的位置。你这个样子,怎么看?”
    陈重说:“不用我看,我知道你早晚能坐上那位置,说不定还会坐得更高,我一直都相信你的能力。”
    王涛冷冷地笑:“你不用抬举我,我自己心里清楚,离开你陈重,我什么都不是。”
    陈重的脸扭向了一边。他的眼睛闭了起来,可是一滴泪水滚落在床头,浸染出一片悲伤的水印。他很久没有回头,也许他不想让任何人看见他的眼泪。
    王涛说:“我已经看见了,你不用再躲着我。”
    陈重低声说:“你应该明白,莹莹离开了,什么对我都不再重要。”
    王涛狠狠地骂:“妈的,那我算什么?你说啊,我在你眼里算什么?脑袋提在手上都会去帮你,你他妈的把刀插进自己肚子上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
    陈重猛地坐了起来,转过头冷冷地望着王涛:“你真的越来越有种,当着我的面都敢骂我了。”
    王涛满不在乎地哼了一声:“骂你怎么了?看你现在这个熊样,你还能咬我?别装得像头狮子似的,眼角的泪还没擦干呢。我真他妈没想到,你居然也会哭,哈哈,熊样。”
    陈重深吸了一口气,手捂向腹部的伤口。王涛凑过去:“他妈的你一个伤病员,那么用力坐起来干什么?要不要紧?”
    陈重一拳挥过来,重重落在了王涛的下巴上。王涛大叫一声跳开了很远,狠狠地冲着陈重叫:“我警告你,我不想欺负伤病员,现在别在我面前耍狠,等你伤好了,我一定陪你好好打一场。”
    陈重慢慢躺了下去,靠着床头深深吸气:“好,最多过半个月,我保证打得你回到家老婆都不认识你。”
    王涛苦笑了一下:“那当然,你把莹莹的骨灰都吞进了你肚子里,等于是两口子一起和我打,我以前虽然能打赢你,估计现在真的不行了。你没事吧?要不要叫医生过来?”
    陈重摇着头:“不用,莹莹就流在我全身的血液里,她不让我死,我怎么舍得死。”
    王涛问:“那玩意真的管用?没见过像你那么变态的,爱一个人爱到骨灰都要吞下去。”
    陈重说:“王涛,我答应过莹莹,死都不会和她分开。不这样,我除了陪她一起死,怎么能兑现最初的诺言?可是我如果陪她死了,又怎么亲手帮她报仇?”
    王涛很久没有说话,默默取出香烟点燃。
    他问陈重:“那你能不能给我一个诺言?保证你不会想不开,哪一天突然丢下我这个朋友,一个人跑去重色轻友?”
    陈重懒懒地摇着头:“放心吧,我不会那么蠢,莹莹现在,不是永远都在我的身子里了?我们比以前还要亲密无间。”
    可是他的泪水突然又夺眶而出。
    他轻轻摇着头,眼泪乱七八糟流过脸孔,一张脸扭曲得像个丑陋的小老头。
    王涛走过去,把烟递进他的嘴里。陈重哽咽着抽了两口,呛得大声咳嗽了起来。他把烟蒂从嘴里吐出去,用力抱紧王涛的脖子,艰难地说:“可是王涛,我真的很想她。”
    王涛说:“我也想。”
    陈重无声地流泪,抱得王涛几乎喘不过气来。王涛轻轻拍打着陈重的背:“好了陈重,都过去了,不是吗?我们都对得起莹莹,如果以后我有机会见到她,我一定觉得问心无愧。相信我,有那么一天,我们都可以再见到莹莹。”
    陈重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他擦去脸上的泪,问王涛:“要我对你说谢谢吗?”
    王涛说:“不用,那多虚伪啊,你弄脏了我身上的名牌,赔我一件新的就好。”
    陈重轻声说:“王涛,我所有的一切,你随时可以拿去。”
    王涛嘿嘿笑了起来:“那不是比你当老婆还要厉害?你说真的还是假的啊?你小子最会骗人,把人骗死了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陈重说:“当然是真的。我虽然骗别人,可什么时候骗过你?”
    王涛咳了两声:“嗯,我想问你件事,就是那什么狗屁瑜伽,练了之后,是不是真的像玉儿说的那样厉害啊?想射就射,不想射就不射?”
    陈重说:“靠,要讲天分的,你以为随便什么人练练,都可以练到随心所欲?不过肯练的话,多少有点好处。你弄来的那种熏香,任何女人闻见都他妈像头母狼一样,怎么都喂不饱,如果不是我瑜伽练得好,早ji巴精尽人亡了。”
    王涛问:“那我是练还是不练?”
    陈重说:“无所谓,反正你也不会把那种熏香拿去给自己的女人用,除非你喜欢绿帽子。”
    “靠,女人在床上当然越淫越有味道啊,明天我就开始练,也练它个金枪不倒。”
    王涛忽然色迷迷地笑了起来:“事情结束了,我也算够辛苦对吧?陈重,我不缺什么,就想问你要个人。”
    “人?什么人?”
    “芸芸。我想问你要芸芸,就是莹莹那个小表妹。”
    陈重连声大骂:“靠,王涛,那绝对不行,我警告你,你小子想都不要想,我还要等她长大娶回来做老婆呢。”
    “哈,还说从来不会骗我。那,算不算你骗了我一次?”
    陈重点点头:“算,就算是吧。我保证以后绝不会了。”
    王涛嘿嘿笑着,眼睛里闪着狡诘的光。陈重有些不放心起来:“王涛,说好了,关于你老婆的事,我们两个算扯平了。”
    王涛说:“扯平?你想得美,那可是我的亲老婆。玉儿算什么,没婚礼,没证人,连结婚证都是假的,没底册没档案,狗屁证书一烧谁都不知道她算你什么人,最多算是一个道具而已,当初我说不碰她,你都急得要和我翻脸。”
    陈重苦笑了起来:“ok,我们不说玉儿,我们说你老婆。我从来都没有错,对不对?是你自己喜欢她,一定要跟我抢。从你次说喜欢,她的手我都没再碰一下。你还想要我怎么样?”
    王涛说:“我并没怪过你吧?是你自己在喋喋不休对吧?好象我不睡你老婆一次,你心里永远不会平衡似的。”
    陈重狐疑地问:“那你刚才为什么那么诡异的笑?你心里在打什么鬼主意?”
    王涛问:“你猜谁在外面?”
    陈重说:“没有人,你少来唬弄我,如果外面有人,你会这么跟我说话?”
    王涛问:“你记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
    陈重说:“什么日子?今天是芸芸的生日。你别告诉我你把芸芸叫过来了。”
    王涛喊:“芸芸,进来给陈重看看,我是不是在唬他。”
    芸芸推门走了进来。
    她的脸上,似乎也留下一些乱七八糟的泪痕,可是她的嘴角,却带着一丝甜甜的笑意。她踏进房间的那一瞬,陈重有些发呆,几乎以为是自己的幻觉。
    她是那样美,白衫蓝裙的校服下,莹莹的影子重叠在她的身上,就仿佛许多年前,在离开莹莹很久之后,陈重从部队回来,眼看见她。
    王涛笑着说:“陈重”
    他楞了很久,声音变得轻了下来,轻得像是在自语:“你真是一个重色轻友的家伙。”
    他悄悄走出病房,从外面轻轻把房门带上。
    sidec哥,我永远记得我去找你,你当着那个玉儿,大声对我吼出一个滚字。
    我没有伤心,也没有生你的气。因为那时候,我看见你的眼睛里,闪过了莹莹姐的影子,你的目光充满了疼爱、关怀、和对我的歉意,还有一种接近誓言般的坚忍。
    所以我就对大姨和妈妈说,在你向我们解释原因之前,我们都不要再去逼问你,为什么在莹莹姐被害那么短的时间,你就找了另外一个女人陪在你身边。
    哥是世界上最坏的男人莹莹姐却是世界上最好的女人,我知道在哥的心中,那是任何人都永远不能代替的。
    我一直都这样坚定地相信着。——2003年6月27日。芸芸寂静得没有声音。
    任何一场惊心动魄重逢,世界都仿佛寂静得没有了声音。目光里交汇了太多的激情,于是世界就变得无声。
    从来都是这样,一切都是无声的,只有两个人一点一点接近。
    唇齿相接,忘情相拥,缠绵无尽,恍若隔世。
    陈重忽然轻轻呼痛:“唉哟!”
    芸芸想抽开身看他,陈重说:“别走,让我就这样抱着你。”
    然后他醒悟过来,问芸芸:“王涛呢?他怎么一声不想就走了?”
    芸芸轻轻笑:“他说了啊。”
    陈重问:“他说什么?我怎么没听见?”
    芸芸说:“我听见了。他说你真是个重色轻友的家伙。”
    陈重看了看自己的双手,他一只手楼着芸芸的腰肢,另一只手插进芸芸的校服里,正贪婪抓握着她娇嫩的乳房,而他的口水,早已经沾满了芸芸整个脸颊和双唇。
    他问芸芸:“我这个样子,王涛都看见了?”
    芸芸说:“嗯!”陈重说:“难怪他会这么说。平时我在他面前,不是这个形象。”
    他楼过芸芸,又去啃咬芸芸的嘴唇。芸芸不敢用力挣扎,顺着他的力量柔身相就,一直到他啃得气喘吁吁,才弱弱地对他说了一句:“哥,小心你的伤口。”
    陈重喃喃的说:“你知道吗芸芸,我真的想死你们了。大姨,你妈,她们都还好吗?”
    芸芸委屈的说:“不好,我们所有人都不好,这么长时间,你都不肯去看我们。如果不是王涛哥去告诉我们发生的一切,我们都不知道你究竟怎么了。”
    陈重说:“是我不好。我打算伤完全好了,再去看你们,我不想害你们担心。以前那些日子,也是因为我不想害你们担心。对了,你刚才叫那个混蛋什么?”
    “哪个混蛋?你是说王涛哥吗?”
    “什么狗屁王涛哥,芸芸,你记住我说的话,永远不能叫他哥,永远不要笑着和他说话,永远不要让他靠近你三步之内的地方,他任何时候想单独接近你,你都要打电话告诉我。”
    “为什么?他不是你最好的朋友吗?”
    “芸芸,你还不知道,只有最亲近的人,才能带给你最大的伤害。那家伙重色轻友,阴险得很,让你躲在门外偷听我们说话,幸亏我的态度坚决,如果一不小心中了他的圈套,那我真是亏大了。”
    芸芸脸一下子红了起来,脸上又是害羞,又是娇媚,有是生气,又是欢喜。
    很久,她对陈重说:“哥,我又不是一件东西。就算你答应把我送给他,我自己不同意,他不是照样没办法。你明明知道,我只会喜欢哥一个人。”
    陈重说:“可是芸芸,如果我当时答应了他,你会不会觉得伤心?你一但被我伤了心,那混蛋不是就有机可乘?他绝对是个坏人,你要相信,一个坏人想要达到目的,那办法真是要多卑鄙有多卑鄙。”
    芸芸问:“像你为了给莹莹姐报仇,宁肯把那个玉儿也害死吗?”
    陈重沉默了很久:“我告诉你芸芸,不管算不算卑鄙,哥并不觉得愧疚。你记得吗?莹莹离开我们的时候,当时正怀着孩子,我一下子失去了两个最亲的人。那是他们怎么还都还不清的。”
    陈重又有些难过起来,声音也变得嘶哑。
    芸芸说:“哥,我说错话了,你别生我的气,好不好?”
    陈重轻声说:“芸芸,你还小,这些事情不要记在心里,都已经过去了。”
    “小?”芸芸轻声呻吟起来“哥,如果你觉得我还小,为什么又把手放进那里?”
    陈重楞了一下,大口吞下了一口口水。他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钻进了芸芸的校裙,顺着内裤的边缘滑到那层薄薄软软的茸毛上,一抹淫水顺着他的手指流出来,把薄薄的内裤弄湿了很大一块。
    “真的是长大了哦,这才多长时间没碰你,居然都开始长毛了。”
    “哥你还是像以前那样坏!”
    sided这一辈子,我们要永远相爱,永远都不要分开好吗?
    当江帆的刀刺过来,我抓住了他的手。莹莹,我对你说过,如果你不冲上去帮我挡那一刀,我肯定能抓住他的手,你绝对不会失去我,我也不会失去你。因为你好傻,所以我总是在心里怪你。
    刀是我抓着江帆的手刺进自己身体的,因为我想知道他的刀刺进你身体的一刻,我的老婆,是怎样一种疼痛。你说要我把一切交给警察处理,如果不是你离开了,我当然可以听你的话,甚至可以什么都不去追究,我只想要你永远陪我。
    可是你走了,那些答应你的事,全都不再重要。
    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他,那才是我活着唯一必须去做的事。不然活着又有什么意义,未来全部的生命,都变成了垃圾时间。
    从你走那天开始,一切到今天结束,江帆撞上了我的刀锋,像我无数次想象的那样,我一刀就割断了他的咽喉。那么不管明天世界变成什么样子,这个结局都足以让我死而无憾。
    莹莹,你会明白我的对吗?你现在就在我身体里。
    每时每刻,我都能听见,你和我一同呼吸的声音。
    ——2003年7月23日。陈重
    夏天的天气变化很快,上午还有大雨倾盆,下午窗外已经满是阳光。
    芸芸把剥好的橘瓣含在口中,小心地喂给陈重,她的嘴唇就像橘瓣那样柔软,陈重心满意足地微笑。
    最后,他还要再谢谢一个人。他拿起电话,拨出了一个号码。
    “阿守?我是陈重。谢谢你绝妙的策划和出场。”
    那个阿守,淡淡笑着:“我们是朋友,对不对?”
    (全文完)


同类推荐: 我靠睡服大佬振兴城市(NPH 训狗调教)糙汉俏媳妇H遇虎(古言,1v1h)潘多拉的复仇(高干,nph)妓女日志(NP)她是贵族学院的校长清水文里的被肏日常(高H)与大佬的婚后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