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24禁成人电影基地(NP高H) 兄弟轮奸盖饭3P/高潮失禁

兄弟轮奸盖饭3P/高潮失禁

    深深插进阴道的性器更加狂暴地怒奸,力道大得充当靠背的弟弟都忍不住后移,“啪啪啪”的肉体拍打声几乎连成一片,不大的空间里充满激烈的交欢声。
    铺天盖地的惊人快感侵袭了安祐生。
    她屁股哆嗦着,承受着谏嘉燚狂风暴雨般的疼爱,直到意识逐渐模糊时,才感觉到身体里的巨根抖动着,浓稠腥咸的精液一股股地射进了子宫里。
    虽然不知道处男为什么能持续这么久才射精,但这非人的精液量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安祐生小肚子一涨,穴内的肉壁抽搐着,再次喷出大量的潮液。她竟觉得自己的肚子都被射得鼓起,白浊多到满溢出来。
    宁若情:就很离谱。
    更离谱的是,她依旧没听见场记板的声音。
    谏嘉燚餍足地退开后,身后某根等待许久的肉屌急切地贴上她的阴户。那柔弱娇软的穴口失去堵塞后无法闭合,微微洞开着,翕张间流淌出汩汩精水爱液。
    火烫的性器贴上去时,便感觉到一阵黏腻湿滑,如同吐着泉水的穴眼润润舔过热硬的茎身。
    谏嘉鑫舔舔唇,不待安祐生缓过劲来,便整根插入。
    “唔,二哥嗯啊……不要肏我、不要嗯啊啊……”
    安祐生气弱地抗拒着,却被男人从后掀翻,双手拉扯到背后,以一个容易受孕的姿势接纳亲眷的侵犯。他拉扯着她的手臂,像是拉着缰绳的车夫,胯下粗大傲人的性器游刃有余地挤开阴唇,捅开收缩的阴道,直直深入宫口。
    明明是第一次肏人,他却好似从哥哥那共感到了她的穴心,粗壮男根轻而易举地磨着那处,马眼一次次亲吻被操肿的宫口。
    “不嗯啊——!”
    安祐生的哭声骤然拔高,洇着水色的眼眸震颤着,想要爬着离开对方的性器,却因为一条手臂被制住,只能撅着撞红的软圆屁股挨操。
    快感过于强烈,好似自己真的成了一个只知道淫欲的魅魔,除了彼此的性器再感觉不到其他。她泪眼朦胧间,看到身前坐着一个人。被情欲吞没的大脑无法识别面前的男人便是刚才将她操高潮两次的坏蛋,本能地想寻求帮助。
    “不要、不要了,帮帮我嗯啊……”
    恶魔双子中的哥哥握住了她的手。
    谏嘉鑫不满地看向哥哥,握住她挣脱的那只胳膊,想将那截手臂拉到自己身下。可哥哥的动作更快。他从前方抱住安祐生瘫软的身体,在弟弟吃人的视线里,掰起她的下巴。
    “想要我么?”
    迟钝地感受到对方噬人的视线,安祐生想要往回缩,又硬生生挨了身后男人的顶弄:“我……唔嗯——!”
    男人们根本不给她退路,谏嘉鑫拉起了她,插着她的蜜穴抱起她的双腿,面朝一脸愉悦的谏嘉燚。第二根粗壮的男根对准了屄口,试探性地摩挲泛白的穴口。
    安诺生惊恐地瞪大了眼睛,泪水滚落。
    “不、不行的,二哥、表哥你们放过我嗯啊……不呃——!!”
    适应良好的穴口违背了主人的意愿,韧性极好地撑开新的缝隙,一边吐出更多淫水,一边容纳了另一根狰狞肉屌。安祐生骤然失声尖叫,扭着屁股闪躲。
    被精水淫液糊满的屁股又滑又润,竟让第二根肉棍滑了出去。
    谏嘉燚眸色暗沉,捏住了她乱扭的屁股,巨根肉屌在两人的结合处磨蹭了许久,而后一股脑冲了进去。
    “不、不要——!”
    两根同样状如儿臂的性器同时挺进,奸得安祐生瞳孔涣散,穴口失禁了一般流出汩汩爱液。
    两个男人也被箍得难受。他们对视一眼,一人抚慰蔫头巴脑的阴蒂,一手按住她乱扭的腰,唇舌堵住她红肿的唇瓣,大舌头热情地扫荡她嘴里的空气和津水,将她吻得意乱情迷,另一人捏住张开乳孔的乳尖,安抚似的亲吻她的耳后和肩胛。
    单看他们柔和的表情,会以为他们和她是彼此深恋的爱侣。
    可陷在温柔陷阱里的安祐生稍稍放松,被撑到只剩薄薄一层状死透明的穴口,便被毫不留情地侵入碾压。粗壮的肉茎将阴唇挤得细长失血,阴蒂扁扁地磨过茎身上的凸起,曲折迭嶂的阴道被撑得光滑无比,再没有一条褶皱。
    “不、不不嗯啊……我不要,放过我、求求你们嗯啊啊……”
    安祐生哭喊着,推拒试图亲近的男人们,手指被缠住,便伸出双腿去踢踹,脚筋绷紧,脚跟在榻榻米蹭得通红。可她的挣扎徒劳无功,反而让蜜穴吸紧了相贴的两根,吮吸挤压着,往更深处送去。
    “嘶——”
    “要命呼呼——”
    男人们忍得额角青筋暴起,细密的汗珠从额角和背脊滑下,他们艰难地抽出粗壮的男根,看着外翻的蚌肉委屈地吮着油光水滑的大肉棒,又随着他们挺进的动作卷进阴道中。
    太色情了
    也足够鲜美多汁。
    虽然和血亲的生殖器肉贴肉的感觉有点奇怪,但占有宁若情的感觉实在美妙,他们很快将那点不愉快忽略,紧紧靠在一起,默契地同进同出,或者一进一出,一起爆插怀里人的软穴。
    此时的柔软嫩穴,早已不是谏嘉鑫最初看见的那条窄到几乎被阴唇完全盖住的肉缝。被撑到极致的穴口好似一个将要破开的肉袋子,牢牢裹住里面两根粗大狞恶的肉棒。它们整根插入,又整根拔出,凶残地捣弄着包着水液和白浊的肉壶。
    “放过我、放过我嗯啊……我不要了、不要嗯啊啊……”
    安祐生睁着失神的眼睛,意识模糊,嘴里本能地吐出拒绝的话,身体却早已向欲望妥协,双腿绞紧了哥哥的腰胯,双手和弟弟十指交缠,软红微肿的唇瓣被他们轮流光顾,颈间、肩膀和胸口都是斑驳的爱痕。
    她的大腿和臀肉因为连贯的凶狠撞击而微微肿起,在光线下泛出莹润的红。不断被奸淫的穴口不断喷出热烫的爱液,似乎时时刻刻都在高潮。
    “祐生、祐生……”
    “别吸得这么紧,呼呼——”
    谁能想象,在灵异区战无不胜的阴阳双子,会在剧团考核中,不顾剧本限制,用两根同样险恶无度的巨屌失控地强要一个才加入基地没多久的女人。他们的性器并排碾刺她抽搐喷水的阴道,嚣张肆意的龟头强势挤压窄小的宫口,像一柄柄攻城锤般,好似要捣烂宫口,再挤进小小的子宫里,疯狂灌精。
    安祐生根本受不了他们的索取,缩着肩膀可怜巴巴地求饶。
    但她得到的,不过是男人越发蓬勃的欲望。
    他们捏着她饱满肥实的臀肉,感受撞击出的肉波,再狠狠捏住往自己身下塞,打桩机一般狂乱无比地进犯汁水丰裕的肉穴,将所有的性爱野望都施加在她娇弱的身躯上。
    他们望着宁若情深陷爱欲的粉颊,逐渐加快了奸干的频次,两根肉粉的性器彼此争斗一样越肏越快,性器震颤抖动着,囊袋收缩,同时抵在阴道最深的宫口处,射出大股大股的白精。
    “不要射进来了嗯啊……好奇怪的感觉嗯、不行,不要嗯啊啊啊——!!!”
    她感觉自己像只装水装到极致的水囊,某处将要出现漏孔。可长时间的性爱以及同时应付两人的负担,让她浑身无力,只能抖着微微抽痛的小腹,迎接一阵细小而绝望的失禁感……


同类推荐: 苍狗长风(伪骨科 H)欺姐(继姐弟H)暗香浮动(现代 1v1,h)灏颜春(ABO骨科H)丁点爱(骨科)沉醉 (1V1 h)【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共享订阅女友(NTR,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