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24禁成人电影基地(NP高H) 主动勾引帅气处男/细致前戏

主动勾引帅气处男/细致前戏

    宁若情捂着昏沉沉的脑袋,看着眼前不停旋转的陌生昏暗天花板。
    她记得自己好像在杀青宴上喝多了,推拒了一些不怀好意的男人,独自上了计程车,上车前谨慎地将车牌发给好友,还让对方一直保持通话,以防出现意外。做到这种程度,难道还是被居心叵测的人抓起来了么?
    宁若情甩了甩头,拍了拍脸颊,想让自己清醒一点。
    再睁开眼睛时,脑子里响起了一道模糊的机械音:
    【试镜准备中,请各位演员做好准备】
    这是什么声音?
    幻听么?
    【检测到新人,开始为新人传送剧本】
    随着这个声音,宁若情的脑子似乎清醒了一些,周围模糊的景象逐渐清晰。耳边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响,像是有人在脱衣服,又或者摩擦身体。
    她坐起身,乍然看见床边坐了个高大的男人。
    正要出声询问,男人忽然竖起了一根手指,而后指了指自己的耳朵。
    他是让她听声音么?
    【本次试镜剧本中,新人身份为军妓,任务是抚慰暴动不安的高级将领,抚慰方式为纳入式性爱】
    宁若情双眼猛地瞪大,醉酒的脑子迟钝地消化着听到的话。她左右看了看,只见她的床两边,还有两个女性,但和她不同的是,她们赤身裸体,身上压着或高或瘦的男人。四人看着宁若情,眼里翻涌着复杂的情绪。
    作为演员的宁若情对情绪很敏感。
    他们的眼里,有怜悯。
    【新人请做好准备,倒计时开始:3、2、1】
    宁若情回过味来,看向面前的男人。
    性爱。
    是跟面前这个男人么?
    她震惊地看着面前的对方。
    【新人请开始表演,啪!】
    最后那一声响,很像场记板的声音。
    而这道声音结束后,窗外朦胧的月光照了进来,如同舞台上的聚光灯般,照在男人们起伏的腰背和女子柔韧的小腿上。
    宁若情的身侧,陡然响起婉转的呻吟。
    “军哥哥插得好棒,娇娇爽死了,嗯啊……再快点、哥哥再快点,好棒好爽啊,嗯啊啊……”来自左边的一对。
    “呜呜呜,不要,放开我嗯啊……太深了,小穴好涨,不要再进去了,不要嗯唔唔……”来自右边一对。
    她们的叫声不同,但身上的男人却是同样粗暴凶狠,耸动着腰臀,一边说着粗俗的脏话,一边狠狠操干抽插。一时间,肉体拍打声和淫词浪语此起彼伏。
    宁若情僵在床上。
    “你也看见了,现在的情况是,我们不得不做。”
    男人声音低沉有磁性,隐隐透着无奈。月光笼着男人的后背,照出他肩膀手臂的肌肉轮廓,鼓胀鲜明,充满力量感。男人稍稍靠近时,即便看不太清他的表情,也能感觉到迫人的沉重气势。
    她的脑子快速运转起来。
    现在的情形明显不太正常,但武力是不可取的。宁若情的视线扫过男人强壮的肩背轮廓。而出于职业病,在听到场记板的声音和身份任务后,她不由开始考虑作为“抚慰暴躁将领的军妓”,该怎么做?
    宁若情沉默了片刻,眼神镇定地问:“您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么?”
    男人明显一愣,过了半晌才支支吾吾应了一声。
    第一次来嫖娼的将领……
    宁若情很快找到了自己的定位。她调整了一下姿势,膝行到男人身前。男人正侧身坐在床边,看见宁若情凑过来,不由挺直上身,身体微微后仰。宁若情压制住了想要翘起的嘴角,克制在一个温和的弧度。
    “别紧张。”
    男人:……
    “放轻松,我来引导你。”
    她说着,跨坐在男人身上。因为两人的姿势,男人的身体侧对着月光,照亮了他的脸。男人的眉眼有些锋利,鼻梁英挺,唇瓣是浅樱色的,唇珠却格外饱满,利索的短发更显得他阳刚摄人。
    长得很不错。宁若情心想。
    那双深邃明亮眼眸中,小小的宁若情逐渐放大。
    她借着亲吻耳廓的举动,用气音说,“你人设没立住。”
    男人:人设?什么人设?哦对了,他是暴躁将领来着。
    但是,他没立住人设,是顾及宁若情是第一次试镜禁忌电影,是在体贴新人。
    没想到,反而被新人教训了。
    男人又气又无奈,同时感觉到唇上一热。他微微讶异,又被一条灵活的舌头侵入口腔,勾着男人的大舌挑逗戏弄。宁若情滑嫩的小手抚摸着他的胸肌腹肌,再摸索到他胯间,笼住男人粗硬的性器,熟练地揉弄起来。
    “帮我脱衣服。”宁若情吐气如兰。
    “脱衣服?我可没那个耐心!”
    男人之前略带温和的气质一变,整个人宛如黑夜中苏醒的雄狮,揽着宁若情的后背,将人压进床里。雄壮结实的身体遮蔽了月光,将宁若情整个笼入身下。他粗暴地单手掀起宁若情的白色睡衣,将之卷到她锁骨处,露出一双挺着樱红乳尖的丰满胸部。
    “嗯~”宁若情低吟一声,扬起脖颈。
    男人含住俏立的乳头,啃咬挤压,又张大嘴包裹艳色的乳晕,大口大口吞吃着,舌头搅弄缠绕,把小小的乳尖玩得肿起一圈,才“啵”地一声放开湿淋淋的乳头,转而含住另一颗。
    宁若情的身体很敏感,听到身侧男女的淫叫,接触到男人强壮的身体,腿间就很湿了,再被男人吮吸乳尖,湿软花穴便忍不住“咕啾”一声冒出一大滩爱液,身体几乎软成绵绵春水。
    男人顺着她的手指摸到热热的淫水,欲火熊熊燃起,腿间的粗大性器一柱擎天。
    可即便是第一次做爱,他也知道女性的身体没那么容易接纳男根。
    他随着宁若情的手一起抚摸热乎乎的阴唇,拨开阴蒂包皮,碾压红红的小豆子,又并拢粗糙的手指,撑开紧闭的蚌肉,摩擦脆弱的阴道口,模仿性器抽插般耐心扩张,把饥渴收缩的花穴玩得软烂,搅出淋淋水液。
    “呼——呼——”宁若情压抑着喉咙的呻吟,脸红红地粗喘着。
    她勾住男人的脖子,亲吻他的额头和鼻梁,最终落在唇上。
    “快进来,我想要你。”
    男人的眼眸一瞬间变得极为凶狠,挺直粗大的性器肿胀着,马眼口泌出一滴晶莹的腺液。他眸色暗沉地看着宁若情,扶着自己的性器,用龟头摩擦不断收缩颤抖的穴口,将顶端泌出的腺液,均匀抹在张开的花唇上。
    他没有说话,但宁若情看懂了他的眼神:如果他操进去了,一切都会变得不同。
    宁若情回给他一个温柔包容的眼神。
    “快进、嗯!好满啊~”
    男人的性器和她前男友相当,傲人无比,粗长坚硬,火热得好似一根烧红的刑具,但她距离上一次做爱,已经很久很久了,再次吃到真实火热的粗壮肉根,哪怕只是含进去一个鸡蛋大的龟头,都让她浑身轻颤。
    好似撑满了,再也塞不进去。
    “嘶,你好紧。呼——”
    男人剧烈喘息着,埋首在宁若情颈间,借着亲吻肩脖的姿势,用气音询问:“弄疼你了?”
    宁若情心里一软,却没有回答。
    场记板没响,还在拍摄期间,况且,男人的前戏足够耐心,她并未感觉到痛,只是涨涨的有点难受。她双腿勾到男人的后腰上,借力一挺腰,便让那根热乎乎的大棍子又进入了几分。
    “嗯,来吧,做一切你想对我做的事嗯——”
    闻言,男人的眼眸更加幽深。
    他的耐心和体贴,彻底用完了……


同类推荐: 苍狗长风(伪骨科 H)欺姐(继姐弟H)暗香浮动(现代 1v1,h)灏颜春(ABO骨科H)丁点爱(骨科)沉醉 (1V1 h)【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共享订阅女友(NTR,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