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SAD的年上嗨爽中短集合 警犬叔叔与迷路小柯基·三

警犬叔叔与迷路小柯基·三

    黄璞是真没想到,罗刚竟然真的带他去吃必胜客了。
    两个人分坐在桌子两旁,桌面上摆着一整个双人套餐的菜品,从沙拉到披萨到甜点,满满当当一桌。罗刚看起来比黄璞还要觉得新奇,用叉子戳着披萨上面的菠萝,皱着眉头看了好久。
    “这玩意儿还能当菜啊……”罗刚露出了匪夷所思的神情,但没过多久就笑着对黄璞招呼,“吃啊,黄同学,别跟我客气,这顿饭就是谢你的。”
    黄璞其实肚子也挺饿的,就没管这么多,直接上手掰披萨了,“谢谢警察叔叔,其实真不用请我吃饭,本来应该是我答谢你才对。”
    罗刚挑了挑眉,将菠萝塞进嘴里,“我应该就比你大个十来岁吧,你喊我一声哥,我是担待得起的,天天’叔叔’’叔叔’的,我有这么显老吗?”
    黄璞发出一声憋笑的声音,“唔,不老,挺帅的……”
    罗刚毫不羞涩,摇头摆脑地叉了个鸡翅,“行,看在你慧眼识珠的份上,之后的补习课,你一节课收多少钱?直接说吧。”
    黄璞却显得有些惊讶,想了一会儿才回答:“我,我没想着收钱来着……”
    “不收钱?真白干?那哪儿行啊?”罗刚连忙问,“虽然说太贵的我也出不起,但总不能让你每个星期倒贴钱跑过来,应付那臭小子,可费精力了。”他想了想,又小声问:“还是你不想再来了?”
    “不是!我愿意来!南洲挺好的,很聪明,就是基础差了点,但是不难教。”黄璞赶紧解释,“我是觉得,我自己现在也还是个学生,虽然确实是这个专业的,但是也没啥经验,不能保证一定教出特别好的成绩来,我觉得我还没资格问你要钱。”
    罗刚愣了愣,然后微笑起来,一边吃一边说:“也对,你这人挺实在的,我欣赏你。”
    黄璞忽然有些脸热起来,小口小口地咬着披萨边,低头不语。
    “那不如这样吧,以后你周日下午来,每次你来上完课之后,晚饭都包在我身上了,就算是付你的酬劳。当然,肯定不会顿顿必胜客,偶尔也会吃点便宜的,但是保证不让你饿肚子,你看怎么样?”罗刚正正经经地向他提议。
    黄璞追问:“所以是每个星期都一起吃?”
    “对,实在不行我自己在家给你做饭。”罗刚爽快回答。
    黄璞笑了起来,眼睛里闪着一点清亮的光,“好呀,这个条件不错。”
    罗刚被他的笑晃了一晃眼,差点被沙拉生菜呛着,赶紧大咽几口柠檬水,眼神瞥向了别处。
    两人沉默不语地吃了一会儿,旁边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坐在婴儿椅上的小孩把儿童套餐里的果汁弄倒了,引起一阵忙乱。
    “警察叔叔,我……”黄璞有些欲言又止,视线落在了地面泼洒的橙黄上。
    “你是不是想问,我家里为什么就我们父子两个?”罗刚接了话头。
    黄璞轻轻点了点头,“如果你不想说也没关系,我就是怕之后和南洲聊天,一不小心说错话而已。”
    罗刚沉默了一会儿,黄璞都以为他是不打算讲了。
    那一摊橙汁被店员用拖把清理干净,椅子上的小孩继续开心地吃着雪糕。餐厅里的灯光很温暖。
    “就是我自己没本事呗,他另一个爸,跑了。”罗刚的声音中有难以抹去的苦涩,被压在了芝士和小番茄之下,酸甜苦辣都搅拌在了一块,“只能怪我自己,早几年工作太忙了,那小子出生之后,我只顾着办案上班,忽略了他爸。后来他爸想要重返职场,说先去国外进修一两年,我觉得也挺好,总不能人家辛辛苦苦生了个孩子,在家呆了这么久,一下子推出去和年轻人竞争,什么把握都没有。没想到他去了就不想回来了。”
    黄璞听出了他的心酸,一时间有些后悔问了这个问题。
    “他在那边又找了个老外,还是个女的,现在又生了一个了。”罗刚将最后一口披萨塞进嘴里,“不过这样也好,他现在在国外工资很高,抚养费每个月都会打过来,所以那小子的上学和生活开销都有他爸兜底,基本上他想要啥买啥了,不怎么缺钱。他还说,之后儿子要是也想出国读书,可以过去找他,有他在那边照应一下,也比较好。”
    “可是如果南洲也出国读书了,那你——”黄璞一时嘴快,说到一半才尴尬改口,“他肯定以后也会回来的。”
    罗刚苦笑了一下,没有回答,只将最后那一份红丝绒蛋糕的盘子拉到黄璞跟前,“吃吧,最后一个了。”
    黄璞摇了摇头,“留着打包回去给弟弟吧。”
    “你别管他,那小子不爱吃这种甜的,你吃吧。”罗刚看着他,神色又温柔下来,“你要是吃不完,我们就一人一半,别浪费了。”
    “好。”黄璞提起甜点勺,挖下一角蛋糕,送进嘴里。他咬着勺子,余光偷看着对面的罗刚,舌尖顶开细滑的奶油,将甜味推入喉中。
    罗刚也勺着蛋糕,若有所思地吃着,两人一人一边,一勺一勺地,渐渐解决了同一份甜品。小勺与瓷盘相碰时发出轻微声响,不知在他们各自的思绪中,打着什么样的节拍。偶尔两勺相蹭,无声地分享了对方口腔中的温度。
    到了第二个星期,黄璞依照约定,准时过来给罗南洲上课。这一回,罗南洲没穿校服,而是换了一整套有些古怪的宽大衣服,长袖长裤,还踩着一双AJ在家里走来走去,头发看起来也抹了东西。黄璞心里有些奇怪,但没管这么多,照常给他讲题目。
    “Why’s  your  dad  not  here  today?”黄璞故意用英文问他,显得只是一次普通的口语训练。
    “He  is  sleeping,  because……呃,夜班怎么说?”罗南洲还是会一直用中文问他问题。
    “Night  shift。”黄璞轻声回答,心里忍不住想,没想到罗刚干了这么多年了,好歹算是个干部,竟然也免不了这种辛苦的轮班。真是不容易啊……
    下课之后,罗刚的卧室依然房门紧闭,想必还没有睡醒。黄璞打算自己回学校了,罗南洲却喊住他。
    “我爸给我钱了,说让我们两个出去吃,你想吃啥都可以。”罗南洲清了清嗓子,似乎在故意压低自己的声线。
    “算了,我回去学校吃饭堂就行了,要是你爸问起,就说我约了同学就行。”黄璞见他似乎有些失望,想了想,又补充,“你就说你把钱给我了,别告诉他,你自己留着当零花钱吧。”
    罗南洲没想到他还给自己出这种主意,一时有些意外,心里也挺高兴,毕竟老罗给他的钱金额不小,这下私房钱可有一大笔进账了。
    可等黄璞走了之后,他才忽然想起,自己也还没吃晚饭呢!
    不能叫外卖,不然会被老罗发现,只能自己出去吃了,回来还得记得给老罗带一份。一个人能吃啥?还不是麦当劳。
    罗南洲狠狠地啃了一口鸡腿堡,在心里默默算着账。一会儿给老罗随便带份饺子算了,这顿省一省,下顿也省一省,多省几顿,等钱凑够了,再请Paul老师吃烛光晚餐。
    等罗刚终于爬起床,给他买的饺子已经放在桌面上了,放得太久早就凉了,面皮也有些糊作一团。罗南洲又躲在房间里吃鸡,罗刚没指望这小子能主动出来替老父亲热热晚饭,懒得去管他,随手发了条信息给黄璞,问他晚上吃了什么。
    “和同学有约,没和弟弟一起吃,下回再补一次大的吧。”后面还跟着一个奇奇怪怪的表情图,罗刚也没大看明白是啥意思。他也顾不上这么多了,睡了一整天,饿得他胃疼。
    “游戏别打了!赶快刷牙睡觉,明天还要上学呢。”罗刚一边闭着眼睛倒醋,一边冲房间里大喊。


同类推荐: 我靠睡服大佬振兴城市(NPH 训狗调教)糙汉俏媳妇H遇虎(古言,1v1h)潘多拉的复仇(高干,nph)妓女日志(NP)她是贵族学院的校长与大佬的婚后日常在暴戾的他怀里撒个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