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筑笼(姐弟,1v1,SC) 章节十八诘问

章节十八诘问

    周泽清被推开后,就静默地看着她的动作。
    等她哭诉完后,他才从容不迫地当着她的面,将自己裸露在外,还泛着水光的半软性器塞进裤子里。
    稍微整理好自己身上的衣服,他无视了裤子裆部那块被淫水弄湿的痕迹,不急不徐地淡然回道:
    “知道,我当然知道,在这之前我已经认真思考两年了,姐姐你说我知不知道。”
    “那你为什么要这样,我都躲到公司这里了,你竟然还、还敢在公司做这啊!”
    周锦夕被他的态度气得话都哆嗦了起来,不过没等她把话说完,周泽清一个弯腰将她抱起,让她跨做在腿上,自己则做到了椅子上。
    被他的动作吓得低声惊呼了一声,周锦夕气急地就要从他身上挣扎下去,“你干什么!?你是不是疯了?我是你姐姐!放开我!”
    这样做之前,周泽清已经预料到这种状况了,所以他冷静地制住了周锦夕乱动的双手,冷声道:“别动了,再动我就这样再来一次。”
    说完他还有意将手伸到她压在自己腿上,还在渗着精液的小屄那里,沾了一浊白涂抹在她阴阜倒三角区的稀疏绒毛那里涂抹起来,以示威胁。
    被他的动作吓到,周锦夕也不敢再乱动了,只能一手制止住他在自己私处的动作,一手撑着他的胸膛,压抑着情绪问道:
    “你是什么时候以爱情,而不是亲情喜欢上我的?为什么一定要是我?我哪里值得你这么喜欢,这么疯狂?!”
    见她越说越激动,周泽清叹了口气,回忆起了当初。
    “姐姐你还记得你上大二那年暑假吗,你和舒窈姐一起出去喝醉了的那天。”
    顺着周泽清的引导,周锦夕收敛了一下思绪,沉思了起来,“你说的是爷爷要把华盛的大部分股票转给我的那天?”
    虽然想起了那天发生了什么大事,但自己的回忆里,却找不到任何能让他,用今天这种方式对待自己的理由。
    “姐姐忘了,那几天阿姨请假了,根本没来过我们家,那你觉得你的衣服是谁帮你换的,你的身体是谁帮你清理的。”
    周泽清边说边按揉了一下她滑腻的外阴,“那是我第一次见到这里,姐姐的这里是那么美,那么诱人,让我才仅仅有过的几次春梦里,从此有了具体的形象和触感。”
    “就那一次而已,姐弟之间偶尔走走光有什么,我、我以前又不是没看过你的。”周锦夕自己都觉得自己这话说的好心虚。
    “可妈妈死后,我就只有姐姐了啊,姐姐你对我这么好,不想让你离开,我想来想去,就只有这样才是最好的办法了。”
    见她又想搭话,这次周泽清不给她机会,将手指竖在她嘴唇前,示意她噤声,又接着说道:
    “你知道决定这样前,我思考了多久吗?我想用学习麻痹自己,可随着成绩越好我就越想得到你!”
    “我想在危险之中借助血液上涌的兴奋,抛掉这种人伦所不允的想法,可每次活着回到安静的房间里,那种孤独的静谧和空虚,就让我越想要将你压在身下!仿佛只有这样我才能找到自己活着的意义,所以姐姐你说,我还能怎么办啊?”
    看着身前的弟弟略显癫狂的表情,周锦夕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在这一刻都凉了下来,想起他沉迷极限运动那几年的颓丧,她只能苦涩地回道:
    “可我们是姐弟,是有血缘关系的姐弟啊,你懂不懂啊,这是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的事实,哪怕我想要接受,其他人也不会接受的,爷爷就更不可能了。”
    “你不喜欢我叫你姐姐,那我今天开始就不叫你姐姐了,我叫你锦夕,叫你周锦夕好不好,只要你乖乖在我身边,我无所谓的。”
    周泽清垂下了自己的眉头,装出一副可怜兮兮,好像一条被抛弃了的小狗。
    “你别犯傻了,这不是你叫我什么的问题,你到底明不明白,这是伦理问题、是血脉乱伦,不管你再怎么曲解都没用,这就是事实。”
    周锦夕不想让他继续沉浸在这看似美好,实则步步荆棘的幻想里,于是严厉地开口想让他醒悟过来。
    “既然我们意见统一不了,那我们也没必要谈这些无聊的话题了。”
    周泽清见说服不了他,也不装了,直接冷下了脸,“周锦夕,只要你是我的就行,其他你觉得我还会再意吗。”
    “你疯了!我不想陪你疯,午休快结束了,你赶紧给我回去。”
    本来还想继续劝说一下,察觉到他要抱自己起来,周锦夕顿时被吓得又乱动起来。
    “别动了,只是去洗个澡而已,再动就说不定    了。”
    “你!不用!我自己洗就行了。”
    就现在两人的状态,又知道了他内心真正的打算,周锦夕怎么可能敢放心让两人一起洗。
    可惜再长期锻炼的周泽清怀里,整天坐办公室,缺乏运动的她,又怎么可能逃脱得了。
    进了办公室休息间的浴室里,不出她所料,周泽清又强迫着她来了一次。
    被周泽清用浴巾裹着放在休息间的床上,周锦夕默默看着他站在衣柜前选衣服换上。
    想起他以前找借口过来歇息,然后留下换洗衣服,现在看来可能一开始就没安什么好心。
    倒头躺在在床上,周锦夕伸手抚了抚自己的小腹,之前的没弄干净,又被弄了这么多新的进去,现在动一下都还感觉有东西一点点渗出来。
    无力地伸出一条纤细的手臂搭在眼睛上,遮住刺眼的灯光,她只觉得满心疲惫,谁能告诉自己该怎么摆脱这种无助的现状啊。
    她脑海里正胡思乱想的时候,搭着的手臂冷不丁地被挪开了,看着已经穿戴好,撑在自己身上的弟弟,周锦夕瞬间警惕起来,“你要干什么?我要上班了。”
    “没干什么,就是想警告一下姐姐,不,是想警告一下周锦夕你,不要再给我躲着了,否则我不介意天天过来公司和做这种事的。”
    周泽清说着还将手伸到她身上的浴巾里,摸上了她的小屄。
    感受到指尖熟悉的滑腻,他故意将手指伸到周锦夕眼前,展示了一下上面夹杂着浊白的银丝,
    “到时候我可不在意会不会被别人发现,想想别人如果知道了,一心只有工作的周总,光天化日之下在办公室和自己的亲弟弟乱伦,你说是不是很有意思。”
    周泽清状似无意地说了一番似威胁胜玩笑的话后,也不管身下的人会有什么反应,直接起身出了休息间,显然是回去了。
    被他的话吓住了,周锦夕等他的身影彻底消失后,才反应过来,低声骂了一句:“变态!”
    --


同类推荐: 苍狗长风(伪骨科 H)灏颜春(ABO骨科H)【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沉醉 (1V1 h)男配多多(完结)我的校花姐姐白洁工作随笔日记反噬(西幻 人外 N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