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整个朝堂都是我姘头(NPH) 如梦如幻夜(一)

如梦如幻夜(一)

    季柳惊坐起身,手下意识捂住颈间。
    噩梦初醒,她仍意识混沌,沉浸于梦中锐器入体,心慌气短的恐惧中。
    “喂,你醒了。”是赵靖渊的声音。
    季柳好容易缓过神来,循声侧视。
    某人左脸印着显眼无比的巴掌印,一脸幽怨的盯着她。
    不知为什么,她有点心虚:“你怎么还不走?”
    不说还好,一提这赵靖渊就来气,倒豆子般朝她抱怨。
    “你还敢说,谁知道你怎么突发恶疾就晕了呢。小爷我最近真是诸事不顺,先是驸马爷,然后是你,谁碰爷谁遭罪。你知道我爹是怎么说的吗?他让我在外面去去晦气再回府,太过分了……”
    季柳尴尬地赔笑,她也没想到右相和他儿子的相处居然是这样的。
    等他把怨气发泄完了,季柳试探地问道:“我刚才没有说什么奇怪的话吧?”
    “没有啊,你睡得跟死猪一样。”
    幸好幸好。
    她松了口气。往日在府中养成的习惯还是有用的。任凭梦中如何惊涛骇浪,现实上我自岿然不动,连衣服都不带乱的。
    衣服?
    季柳急忙检查自身。
    衣衫齐整,与白天无异。
    她惊讶地看向赵靖渊。
    “干什么?”
    “衣服……”
    赵靖渊如同炸毛的猫般跳起来:“从来只有别人给小爷宽衣的份,想让我帮你换衣服?没门。”
    季柳有些无语,她应该庆幸带她回来的是赵靖渊这个二货吗?换作旁人,说不定此番一过,她真实性别早就败露了。
    毕竟不是谁都像沉延那样,会替她保守秘密。
    想到沉延,她心中百感交集,梦中场景仍历历在目,她也难以释怀。
    “……沉…沉延呢?”她迟疑一瞬,终是问了下去。
    “他呀,陪公主了,见色忘友,也不过如此。”
    季柳突然感到疲乏,没有心情与他交谈,沉默不语。
    “时候不早了,既然你无恙,小爷也可以走了。”赵靖渊伸了个懒腰,正待离开,见她神色郁郁,想了想,终究还是探身过去,问道:“你需要我留下吗?”
    季柳翻过身,面向墙壁,声音闷闷地从锦被中传出:“不用。”
    “真的不用?”
    “……不用……”
    “那我走了?”
    “嗯。”
    室内一片沉寂,只听到两人的呼吸声。
    赵靖渊静静站在床前,想把她从被子里挖出来,却被某人缩身躲过。
    “我真的走了?”
    “……”
    他待了片刻,不见她回应,虽是有些摸不着她在想什么,但见她好像并不欢迎自己留下,终究还是决定离开了。
    “你……好好休息。”
    房门开合的声音响起,屋内只剩下季柳一人。
    她将整个人埋进被裹里,企图连思绪一同掩埋。
    习惯了沉延陪伴的她,才发现自己一个人的夜晚是那么孤独,明明过往那么多年都是一个人过的……
    烛火“噼啪”,不知哪里来的花香盈了满屋。
    焰芯烧得热烈,如同被锁链困住的幽魂,不甘心局限于方寸之间,极力伸展四肢,将迷路的游人拉入忘川,与之沉沦。
    季柳双目困惘,一时不知身在何处,己为何人。
    “姐姐。”
    有人牵过她的手,覆在胸前。
    入手肌肤温热却并不滑腻,反而布有道道伤疤。
    “抓到你了!”
    忘川水冷,幽魂低语,游人迷心,共赴沉沦……
    PS:预判错误,下章再上肉。
    --


同类推荐: 每次快穿睁眼都在被啪啪(NP)穿书之莫妍【简】(高h,np)长日光阴(H)推倒娱乐圈 (NPH)快穿:我只是想洗白H【快穿】情欲攻略游戏穿成七零天生锦鲤命[穿书]我被万人迷Omega标记了[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