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整个朝堂都是我姘头(NPH) 柳儿的骚穴一定痒极了吧

柳儿的骚穴一定痒极了吧

    一抹凉意贴上两只乳峰,唤回季柳游离的意识。
    奇怪,明明用药调理以来已经不怎么疼了,可今天还是想起了那晚的血色双眸,不同的是,记忆回溯到那时,她好像闻到了清清冷冷的药香。
    也许是受刚才的谈话影响吧,这么久了,当年闻到的是药香还是狗屎,谁知道呢?
    “在想什么?”沉延不知从哪里拿出了只白玉箫,把她的双乳当成了面团一般,犹有兴味地来回滚着。
    他的这双手也许有种魔力,无论他用什么,只要落到季柳身上,总会让她浑身发软,浪潮四溢。
    强忍住呻吟,季柳推诿道:“我不学了。”
    “嗯。不用你学,我们来复习一番。”
    季柳:“……”有气无力:“滚。”
    “真的只是复习。”沉延将白玉箫的吹口伸入她口中,笑意盈盈哄道:“箫是怎么吹的,还记得吗?”
    看着这样的沉延,一个念头浮现,来不及细思,她便脱口道:“沉延,竹子会开花吗?”
    沉延:“铁树尤会开花,何况竹子?”
    季柳:“会开吗?”
    “会开吧,一生只开一次,开也只会偷偷地开,有可能它开过了,还是无人知晓,留在世人眼中的只是它枯萎的现实。”
    沉延顿了顿,黯然神色一闪而过,似是错觉。
    “用生命来换一次可能无人在意的花开,这样的买卖,想是也没有几根竹子愿意吧。”
    季柳没有接话,被情欲折腾得闭上了双眸。
    “柳儿想看竹子开花吗?传闻中有一乐师,乐艺世间无双,经他一曲,冰天雪融,抽水断流,满树花开。”
    沉延凑到季柳耳边,舌尖舔弄着她的耳垂:“柳儿不想学,那我来学,好为柳儿……博一场飞花满城。”
    沉延含住她的下巴,往上移依次吻过嘴唇、鼻尖、眉心、额头,然后刁住软嫩唇瓣,细细深吻。手也没有闲下,在她双乳、玉背、小腹处来回抚摸。
    “古琴有七弦,外倚十三徽。散按泛三音,劈倚托抹勾,挑踢摘压按……”
    男人一边念着,把她的身体当做了琴身,说到“抹”,他的双手环向她大腿内侧,些微粗砾的指腹在那片嫩肉处或轻或重抚摸;念到“勾”,他揪起她艳红的乳尖,手指又弹又捻;说到“压”,他双手嵌入季柳掌中,十指紧扣,吻密密麻麻落到她身上……
    好……好爽!
    尽管因为月信,没有插进去,但现在的快感却丝毫不亚于真正的交合,男人熟悉她身体的每处敏感点,手指抚过的地方,唇舌舔过的地方,肌肤相贴的地方,痒到了骨子里,却又舒服到了骨子里。
    季柳躺在男人身下,随着他的动作颤抖不已,泪水、津液、淫水堵不住地往外冒。
    “嗯……你无赖……哪有这样学习的呀?”她的声音支离破碎。
    沉延退下上衣,露出精壮、宽阔的胸膛,白皙肤色如寒玉所锻,肌肉纹理匀称流畅,没有任何赘肉可言。
    他嘴角勾起,俯身咬住了季柳脖颈软肉,附耳道:“得柳儿之助……延之受益匪浅。”
    季柳:“……”
    “你流了好多水。很爽吗?可我还没有插进去。柳儿的骚穴一定痒极了吧。”男人隔着月事带揉按她的阴蒂,如一曲终毕的收尾。
    “呜……我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啊!”
    脚趾忍不住扣紧,季柳脑子里噼里啪啦,快感如潮水冲击她的感官,身子一抖——高潮了。
    季柳爽得阵阵失神。
    “柳儿是爽了,但我还没有。乖,夹紧了!”
    沉延挺着胀成紫红色的肉棒在她双腿之间进进出出,青筋刮得那处嫩肉发红,鸡蛋大的龟头不时从腿间探出。
    他重重抽插了几十下,马眼收缩,把滚烫的浓精射在了她腿心……
    之后数天,她都没有出过门,被沉延以学习的名义翻来覆去吃了个遍。
    本来厌烦不已的葵水居然成了她的感激之物,幸亏来月信了,要不以沉延的精力,她真的怕自己会被肏死在床上。
    不过这几日某人的“教学”也算是卓有成效,在他的倾心“辅导”下,乐痴一枚的季柳居然破天荒记住了不少乐理知识,至于实战方面,沉延说的没错,她还真的适合吹箫,无论是“彼箫”还是“此箫”,她都能吹得不错。
    几日内收获良多,她很是满意,只是这太让人体虚了,再多来几天她还真的吃不消。
    六日后,考核之日来临,在床上躺了六天的季柳终于得以下床,眼神发虚,推开了久未触碰的木门。
    但谁能告诉她,她门前这黑压压的一堆人是怎么回事?
    一道道或惊讶、或火热、或冷漠、或好奇的目光齐刷刷聚到她身上,让她以为自己是不是还光着身子。
    季柳连忙在自身上摸了几把,还好,衣服还在。
    所以,他们是来干嘛?
    --


同类推荐: 每次快穿睁眼都在被啪啪(NP)穿书之莫妍【简】(高h,np)长日光阴(H)推倒娱乐圈 (NPH)快穿:我只是想洗白H【快穿】情欲攻略游戏穿成七零天生锦鲤命[穿书]我被万人迷Omega标记了[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