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余你馀生之后 02

02

    几分鐘后门再度被推开,映入眼帘的是一名留着美人鱼波浪捲,脸上画着彩妆带着阳光笑容的女人,举手投足浑身散发着自信与恣然,与这个社会底层地方完全不符的气质。
    女人一开门便是热情的对她打招呼,璀绚嘴角微哂,她轻轻頷首,「老师好。」她知道眼前的女人是监狱新聘进来的心理师。
    近几年政府开始发出一些承揽案件,聘请社工与心理师进入监狱,也许是因为渴望外头,想藉此接触外头的空气,很多同学都会趁此机会开始说自己心情不好低落需要找人聊天,或者因为弱势需要一些资源才得已在监狱内生存。
    哪怕很多人心里明白,很多其实都不是真正的需要者,那些老弱身体有残缺的多半才是教化科、戒护科科长们关注的对象。
    也因此监所大规模做量化调查时,即便很多人都刻意勾选问卷上头最高分,总还是会被打回票,在要求下把分数慢慢改低。
    也不能说是官方作弊,毕竟就算是她们在军监改建的小监狱,八个工场、所有同学加起来也是超过一千人,而在那些测验中勾选高分的至少就占了不下三分之一,即便还有外聘心理师每个礼拜驻点,个管师、心理师和社工师真把这群人分配到手中,恐怕天荒地老也忙不完。
    「你是姚璀绚对吗?」黎敏翻开资料夹对了下编号与名字,在璀绚淡笑点头下,她说:「很高兴认识你。」
    璀绚抿笑不语,她在黎敏坐下来时,她就隐隐察觉到对方虽然笑达眼里却不完全到眼底,明显地这是与她们之间的距离,就不知道这是身为心理师的专业还是黎敏个人的防备。
    反倒是因为第一次接触,黎敏有调阅璀绚的资料,发现对方只有一次违规纪录,往后在监狱里的日子也都乖乖遵守规则,勾起嘴角她想与对方拉近距离,「最近过得好吗?」
    「还行。」璀绚答,顿了顿又说:「一如往常。」
    翻了翻印出来的资料表,上头有简单记载璀绚所犯的罪刑——杀人罪,上头记载所需被关年限在一般杀人刑责中算是属于轻的。黎敏脑海构思着如何跟对方互动,「快出狱了,不觉得开心吗?」
    但眼前人嘴边只有浅浅弧度,眼里平静无波澜,好似在监狱里的日子只不过是轻描淡写地在她人生岁月中添加一小笔故事。
    「出监之后有什么规划吗?」黎敏看着资料上头连络人不详,倒是住处有留下地址,就不知道这地址是在哪里,「例如工作、居住的地方等等。」
    「住的地方倒不用担心,我有房。至于工作——外面应该有很多打工机会,在监狱里这几年也不是什么都没学,出去能够餬口就好。」璀绚的声音轻轻柔柔,如同她给人的气质一样,冷归冷、却不刺人,反倒有点清新脱俗,只可惜话语出来却没什么积极性,倒像是看破红尘、淡泊名利。
    但因为这些感慨、故做从容模样谁都能装,黎敏并没打算因此被呼弄过去,「总是有个方向吧,如果有需要也可以请社工,让她帮你转介绍工作。」不过听言璀绚只是维持笑容,并未应允。
    没办法,黎敏只能先从一些基本资讯着手,「你出狱那天,要怎么回去呢?家人载吗?」
    也是这时候她发现提及家人,那双总没什么起伏的眼眸才有了那么一点反应,似是想起了些什么,淡淡的忧伤与一丝丝期盼揉杂在一块儿。
    「没有。所以我会自己回去。」语落,璀绚清澈的双瞳勾起了狡黠,用着一丁刺探的口气反问:「老师,难道你没听过我的故事吗?」
    黎敏在那扬起的嘴角边,看到了鬼灵精怪与俏皮;双瞳灵活了起来,相比第一印象超尘脱俗,笑容的馀韵有着机灵,过往应该是个聪明伶俐、明眸皓齿的女孩。
    「我唯一称得上的家人,就是我入狱的原因。」道出的话轻柔细语,却重重地让人震惊不已,「我杀掉的——正是她。」最后三个字,璀绚垂下眼帘,语气也有了惆悵。
    --


同类推荐: 总有鬼魂找我破案[悬疑]麻衣神算子龙王妻神鼓十里尸香逆时侦查组1:凶手何时来访血色邮轮惊悚游戏的猪队友每天都在翻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