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重生之再问仙路(NP) 第二十七章出口

第二十七章出口

    枯井外阴风嚎啕。
    良久。
    老妪将纸条捏成粉齑,站起身道:“器灵大人稍候,老奴这便去捉修士。请器灵大人先享用些灵果。”她佝偻脊背走到井边,将一些灵果扔进水桶,缓缓摇动井轱辘,下降送到井底。
    槐妖不满。
    它要的是人!
    刚成婚、新鲜的、无头的人!
    扎根在此行动不便,老妪又是多年的奴仆,槐妖别无他法,生气地串起一堆果子,用藤枝狠狠抽了老妪一鞭,算是给她个教训。
    脸上皮开肉绽,鲜血顺着下颌流到下巴。
    老妪忍着疼,将水桶重新吊上来,整理好井绳,神情卑微,低头告退。
    离开后山,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
    老妪猛地驻足,珩央差些将她撞飞二里地。
    “诶?怎么不走了?”
    珩央揉揉鼻尖。
    他穿着云拭烟匀给他的粉色外衫,不伦不类。
    老妪阴森森的目光,锁住珩央背上的洛媱。
    不等她问,洛媱立即为她解惑:“落头氏信奉三百年的器灵,其实是寄生在造化石上的槐妖。”
    “我可以帮你除掉槐妖。”
    “从此以后,落头氏恢复当年繁荣,再不会被逼作恶。”
    她神色斩钉截铁。
    老妪将信将疑。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用简陋的隐匿阵活下来的,我也不追问。但是,”老妪危险地眯起眼睛,“若敢骗我,你必死无疑。”
    百年间,老妪见过太多比洛媱更机智厉害的修士,毫无灵力也能借助风水地理,用符箓阵旗隐匿,但槐妖仍能找出他们残忍杀害。
    老妪不知,洛媱的隐匿阵出自上界金仙,又用了槐妖同源的灵果和建木千翎笔,小小槐妖,不值一提。
    洛媱莞尔,“这是自然。不用你动手,我们离开秘境,就会被守在外面的魔修杀死。”
    老妪也是这样想的。
    她的障眼法只能暂时瞒槐妖片刻,“你有什么办法?说来听听。”
    洛媱将之前告知凌渊的计策复述。
    她口齿清晰,清铃的音色抑扬顿挫洋洋盈耳。珩央跟着设想了一下鹬蚌相争的场面,恨不得跳起来鼓掌叫好。
    “对啊,让两个魔修和槐妖打!把那槐妖往死的打!”
    珩央忿忿不平。
    可恶槐妖,偷他衣服还把他揍得满脸开花,此仇不报非君子!
    洛媱敲他脑门儿,“别乱动,颠着我了。”
    “知道了知道了。”
    珩央收紧手臂,将轻灵纤瘦的少女稳稳背住。
    经此一遭,洛媱病歪歪的瘸子的形象在他眼里瞬间高大伟岸。
    不仅选人成亲时保了他的命,用普普通通的灵果布阵护三人安危,还说服了凶神恶煞的老太婆。
    话说他珩央也是足智多谋之人,比洛媱么……
    好吧,他承认,稍逊一筹。
    “云洛媱,这些你都是怎么想到的?”
    “回去以后慢慢跟你说。”
    “好,本殿下邀你来宫里玩,我蹴鞠老厉害了!”
    “……呵呵,真是谢了你。”
    两人相谈甚欢。
    云拭烟却听出一股欢喜冤家打情骂俏的暧昧。
    她沉默地站在末尾,心情沉重。
    为过人妻,她苏醒后立马在枯井里闻到了一股残留的欢爱后气息。
    妹妹衣裳凌乱,脖上吻痕若隐若现。而这位玩世不恭的十三太子,赤膊露腿,自责的许诺什么一辈子全包了……
    事情真的如她所想吗?
    云拭烟不敢问。
    老妪思考半晌,摸了摸脸上被藤条抽打过的伤口,终于同意和洛媱合作。
    只是,她抬手指着珩央,“事成以后,你们都可以走,唯独他不行!”
    珩央大叫,“为什么?”
    洛媱也很奇怪。
    落头氏只剩女人,难道想绑个俊俏男子借种繁衍?
    “他长得很像当年抢走半块造化石的女人!”
    老妪说过,落头氏原本守护一整块造化石,依靠造化石的能量安居乐业。是族人勾结村外修士,才让槐妖趁虚而入。
    珩央直愣愣地道:“我跟我母妃长得像,但母妃死了二十年了。”
    “看来我老婆子眼睛还没花。自古母债子偿,我要杀了你祭奠族人亡魂!”
    老妪不讲武德,突然暴起,一把擭住珩央的脖子,将他凌空提起。
    云拭烟赶忙阻止,“且慢!有话好好说!”
    珩央还背着洛媱。
    挣扎间,他怕洛媱摔着,单手将她推给云拭烟。
    洛媱可算明白咋回事儿。
    她当机立断,“杀了他造化石和死去的族人也不会回来!不如让他归还那半块造化石,再为你们迁一处桃源宝地,将功折罪。”
    老妪手上力道不松,珩央脸色胀红痛苦窒息。
    洛媱匆忙道:“可以立心魔誓!”
    话语一出,老妪思忖少顷,嫌弃地松开右手。
    “咳咳咳。”
    珩央捂着淤青的喉,委顿在地。
    他内心极为感动。
    小瘸子为了救他,竟然愿意立下心魔誓言……
    老妪双手结印,冷声道:“念,一年之内必还造化石。若违此誓,永堕阎罗不入轮回天诛地灭全家暴毙!”
    四周鸦雀无声。
    云拭烟低头,洛媱揣着手东张西望。
    待珩央狐疑地望去,洛媱马上回瞪,“你念啊,看我干嘛?我又没抢人宝贝。”
    珩央:“……”
    敢情这毒誓是给他一个人的。
    眼下必须逃离此地。老妪耽耽虎视,珩央只得磕磕巴巴立下心魔誓。
    一声炸雷在天边滚过。
    洛媱松了口气。
    先稳住两边,等她取走龙骨,珩央爱死哪儿死哪儿。
    岂料,老妪突然指着她和云拭烟二人,“你们,也一起立誓!”
    云拭烟脸上挂不住了,“你和十三太子的恩怨,无我们无关。”
    老妪鄙于不屑,“这小子蠢如猪猡,凭他一人绝不可能找回造化石!除非你妹妹也立下誓言,否则合作到此为止。”
    洛媱于语气沉沉,不太高兴,“你在威胁我?”
    “是。”
    老妪满脸皱纹纵横。
    她道:“我一把老骨头,什么也不怕了。大不了事情败露,大家同归于尽。”
    这点洛媱倒是相信。
    老东西自己活够了想拉人垫背,痴人说梦!她一身抱负还未施展,不能折在这破地方。
    “好,我立。”
    洛媱虚以为蛇答应,后面再另想对策。
    等三人都立了心魔誓,老妪这才将他们带到来时山洞。
    “待会儿入口开启,我只数十声。十声后,入口关闭。能不能成全在于你。”
    洛媱笑了笑,“我会算好时间。”
    见状,老妪不再多说,走去暗处,等待洛媱一声令下。
    她不知道此次能否摆脱槐妖。
    这种卑躬屈膝的日子,落头一族,实在忍无可忍……
    山洞口被藤条束缚的修士奄奄一息。
    他们见到洛媱等人,目瞪口呆。“你们竟然平安无事?”
    洛媱说:“趁老太婆不注意,我找到钥匙逃回来的!”
    “怎么逃的?”
    众修士无比惊讶,看向洛媱的眼神热切,充满希望。
    洛媱从万人讨厌的麻烦精摇身一变,成为众修心中主心骨。
    她掏出一颗灵果,信口开河,“这是出口钥匙,就是用起来比较麻烦。待会儿山洞打开,大家一起逃!”
    “太好了!云道友,你真是及时雨啊!”
    “云道友,之前谬误你了!我刘大壮向你赔罪!”
    “云道友,你从哪里找来的钥匙?”
    “出去再说吧。”
    洛媱打了个呵欠,恹恹趴在珩央背上。
    她将灵果交给珩央,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看起来十分亲密。
    齐致延目光微凝。
    他皱了下眉毛,扬声问:“云道友,春玉当时和你们一起去的……如今他人呢?”
    云拭烟正欲回答真相,洛媱却指了指身后密林,“跑的时候春玉脚崴了,他这会儿在后面呢!”
    --


同类推荐: 每次快穿睁眼都在被啪啪(NP)穿书之莫妍【简】(高h,np)推倒娱乐圈 (NPH)长日光阴(H)快穿:我只是想洗白H【快穿】情欲攻略游戏我被万人迷Omega标记了[穿书]穿成七零天生锦鲤命[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