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自定义游戏 第八十五章

第八十五章

    难得在家的单烟岚悠哉的去厨房倒了一杯水喝,便见白天基本见不到人的单科气冲冲地从门口径直向她走来。
    单烟岚看着对方脸色极臭的在面前站立,还未问他有什么事的时候他先发制人。
    “那个宋足,你和他什么关系?”
    问句来的太突然,单烟岚没反应过来他是怎么知道的。
    单科紧盯着她的脸,将她的微变的表情收进眼底,一个想法在脑海中转了一圈,不禁眯了眯眼,“先不说这个,你和他说了我的事?是你让他去的?”
    一脸懵的单烟岚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却隐约有点苗头。
    难不成宋足和单科见面了?借替他解决事情的由头?
    目前的状况没办法立马去询问宋足,眼下单科的脸色很难看,只怕一点就炸。
    “小科,你怎么了?”她装作不知情,轻声问。
    单科没离开视线,反而眼神越来越灼热,盯得单烟岚头皮发麻。
    啪地一声,单烟岚吓了一跳,感觉到双肩上的手收紧,整个人几乎被眼前的人捏得缩起来。
    她知道单科不喜欢宋足,打算过段时间再让他们正式见面,没料到宋足竟然不和她打一声招呼就私自去“帮”单科,这只会让事情愈演愈烈。
    单科是个高傲的性子,他不可能会接受讨厌的人的帮助。
    单烟岚深知这一点,一时间才没有开口。
    大男孩的棕色头发似乎很久没染了,头顶有一圈的黑色,看起来更不羁了些,直勾勾盯着人的单科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压迫感,单烟岚从未感受过这样的弟弟。
    第一次觉得,原来弟弟也长大了。
    “那人给你的?”
    在她沉浸之际,不知何时单科举起了她的手,正端详着无名指上的钻戒。
    闪闪发光,格外的刺眼。
    单烟岚抿了抿唇,小声地嗯了一声。
    单科重重的吸了一口气。
    不用看就知道他积攒的怒气快到头顶了,仿佛下一秒就要爆发出来。
    他低低的骂了一句脏话,烦躁的抓头。
    “有这么难接受吗?”单烟岚轻声问。
    他瞪了她一眼。
    罢了,她还是别说话了。
    意外的是他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坐在沙发上,双腿大咧咧的张开,“那件事解决了,呵,多亏了你的未婚夫。”
    替他倒了杯水,单烟岚坐在他旁边,将水杯递给他,“怎么解决的?”
    “还能怎么解决,多亏你那又帅又有能耐的未婚夫,露个脸那小子就能对他屈尊降贵。”
    单烟岚哪里听不出单科的阴阳怪气。
    她无奈地叹了口气,“小科,我打算过段时间把你们聚集在一起说这件事的,没想到你已经知道了。”
    她喝了一口温水,“我知道有点突然,你生气也是应该的,不过你要不要尝试了解一下他?”
    单科和宋足之间没有一个好的开头,导致后面的走向有些麻烦。
    递给他的水杯他碰也没碰,直接搁在桌上,闻言只是嗤笑一声,“又是这句话,不如先说说你对他有多了解?”
    单烟岚皱眉,“什么意思?”
    “稍微打听一下就知道他们家的事,历史悠久的宋家,你猜猜水有多深?”单科微微偏头看向她。
    看样子,他们的第二次见面似乎发生了什么。
    他继续道:“他们家其他人做过什么我不感兴趣,不过我倒是听别人提起一些被压下去的故事,你要不要听听?”
    气氛有些微妙,尾音落下后是漫无止境的沉寂,微颤手指带起淡淡水纹,单烟岚的眉间久久没有抚平。
    越是表面上光鲜亮丽的东西,背地里越是阴暗,这是大部分人心照不宣的事情。
    她很清楚宋足的本性。
    至于他真正在现实中做过什么,她还真没有往那边想过。
    “说来看。”将水杯放到嘴边,遮掩住下半张脸。
    单科观察着单烟岚的脸色,两秒后面无表情的将头仰靠在沙发上,“你真是,一点看人的眼光都没有。”
    单烟岚无奈,“为什么突然攻击我?不说了?”
    她有想过,宋足会出手的原因是不是想和单科打好关系。
    不过这个结果看起来在往反方向走?
    打电话给宋足的时候,他的答案很奇怪。
    “他更生气了?哎呀,我帮他办了这么大一件事,怎么一点都不感谢我呢?”他的语气听起来和平常没什么不同。
    单烟岚问:“你有和他说什么吗?”
    话筒那边的男人委屈了,“宝贝,你在怀疑我吗,我为什么要惹你家人不高兴?这对我有什么好处?”
    看来问不出所以然来,她头疼的扶额,决定不去管了,就当他们磁场不合。
    “过两天要不要见我爸?”
    突如其来的这句话让单烟岚猛地回神,“这么快吗?”
    “嗯,快点不好吗?”不用看也知道,宋足此刻脸上挂着笑容,“去哪里度蜜月我都想好了,你不期待吗?”
    一接连两个反问,像是在笑眯眯的逼迫她说满意的回答。
    她笑道:“期待。”
    晚上的时候,她把这件事和哥嫂说了。
    “姑姑,你要结婚了?和谁?”木木好奇的睁着大眼睛。
    没等她回复木木,嫂子惊讶的看过来,“烟岚,你才没分手多久吧?那么快?”
    这句话听得有点不对味,单烟岚也知道不好解释,只能硬着头皮嗯了一声,“是之前就认识的,他说过几天带我去见他家里人,所以结婚应该就提上日程了。”
    这是她的猜想,她看向一言不发的单明,“哥?”
    嫂子也推了推他。
    单明看着单烟岚,沉默许久后开口:“不是说要再磨合一段时间?”
    “嗯……”她解释,“因为我觉得结果都一样,所以没什么太大意义。”
    单明不反驳也不赞同,只是点了点头,“那现在可以告诉我他是谁了吧?”
    她嗯了一声,“也不是故意瞒着你们的,主要是怕小科,他不喜欢那个人。”
    嫂子闻言噗嗤一声,“他谁都不喜欢。”
    这次还真不能怪单科,她清楚宋足就不是完美的结婚对象。
    “他叫宋足,比我大个几岁,长得也还不错。”她清了清嗓子,为了能给从未见过他本人的哥嫂留下一个好点的印象,她努力拼凑他的优点,“家里没有别的兄弟姐妹,妈妈在很早的时候去世了,目前只有爸爸一个,不过他好像和家里人的关系不太好,所——”
    “宋足?”
    单明打断她。
    “嗯?”单烟岚愣了愣,“是叫宋足。”
    “璞玉阁的宋家?”单明紧盯着她。
    面对他的眼神,单烟岚总觉得有什么事脱离掌控。
    得到肯定的回答,单明搁下筷子,“你了解他吗,知道他们家什么情况?”
    “怎么了?”嫂子发觉不对劲。
    这同样让单烟岚不明所以,两兄弟一个反应?
    “有流言说,宋家的孩子不止他一个,只不过后面全都死了。”单明喝了一口酒,“只是别人说的而已,我不会完全信,不过烟岚,你知道这件事吗?”
    抬眼看向愣怔的妹妹,心下了然。
    单烟岚知道哥哥的意思,即将要结婚的人需要毫无保留,宋足说过家里那边手伸不到他面前来,由于他的形象在她心里太根深蒂固,她没什么理由不相信。
    也没想那么多去质疑他们家的情况。
    “我不了解宋足,也就不随便建议你了,至于他们家,我还是不希望你跳进一个虎穴每天过得心惊胆战,明白我的意思吗?”
    沉默了两秒,她点头。
    真是……变得有点麻烦。
    她记起以前白井提过一两句,意思是宋足的爸爸在找他,在外还会监视他。
    不知道和这件事有何关系。
    宋足和刘宏生的情况不同,宋家不是她可以随意掌舵的,如果真跳进去出不来,那等于是一辈子都葬送在这里了。
    不过她倒是莫名相信宋足的话。
    夜晚,她直接给他打了个视频电话过去。
    响了几声没接,以为他在忙,结果没过几分钟他又打过来了。
    宋足的脸映入眼帘,环境很昏暗,她只能猜到他在车里,大致问了一下他在做什么,这才切入主题。
    “你们宋家的事人尽皆知呢。”她一手撑着头,笑着看他,“你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他那边咔哒一声,像是开启了什么东西,随即声音传来,“哦,类似于我杀了亲兄弟的故事?”
    没料到是这个结论,单烟岚顿了顿,“所以是真的吗?”
    她对自己的心境感到惊讶,听到这句话能做到没有心跳加速,还得拜他所赐。
    “你觉得呢?”
    他笑眯眯的反问。
    趴在床上,她的双腿一晃一晃,“还是你说吧,你说我就信。”
    宋足笑容加深,在封闭的空间里传出的声音显得比平时更加低沉,“如果我说是,你会怎么做?”
    “我会怎么做?”单烟岚眨了眨眼,“我能怎么做?”
    目光没有离开,她大方的对上他的视线,没有心虚的离开也没有强装镇定,一切都是这么的自然。
    面对他和面对单科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感觉,上次的单科让她感到惊讶,压迫感也异常的强烈,但宋足只是简单的看过来,就能给人一种背后冒冷汗的感觉。
    像是被什么东西死死抓住,丝毫不得挣脱。
    “谁知道你会做什么呢?”他不疾不徐地开口,“毕竟你很犟,死都不愿意做不想做的事。”
    单烟岚知道他这是在点上次咖啡厅的电话呢,都过去这么久了,没想到他还记得。
    不过这件事本来就不是她的错,她不给面子的轻哼一声,“我是受害者。”
    他噗嗤一声笑出来,“你还真会把自己撇干净。”
    话筒里的声音很近,隐约可以听见轻微的呼吸声,两人谁都没有说话,没过多久,宋足率先打破寂静。
    “我在这里干解释没什么意思,不如明天你自己来感受一下?”
    他在回答她最初的问题。
    默了半响,她轻声答应,“好。”
    关于宋家的报道,琳琅满目都是关于宋足的父亲——宋如谈的相关信息,涉及的领域基本和商业有关,而他们家的娱乐新闻完全没有,看得出被刻意控制住了。
    宋如谈的口碑在社会中很不错,为人虽冷峻严谨,但慈善名单里第一个便是他,零零碎碎还有他去贫困地区的照片,可见人设立得很足。
    接触了白井那些人的这段日子以来,得知只有圈内人才知道和见过宋足本人,他们像是达成了一致,闭口不谈宋家的事情,宋家的产业摆在那,确实没有人敢贸然开口。
    也就只有几个年轻的,从家里老人口中听了一些信息便口无遮拦的往外说。
    第二天下午,宋足开车来接她,单烟岚一上车就被他压着亲了几分钟,这才缓缓启动车。
    与她想象中奢华的宅子不一样,面前的中式设计很简约,山清水秀,距离门口需要走一道桥,佣人在前面带路,宋足牵着她的手在后面跟着。
    来的路上单烟岚就问过他父亲具体是个怎么样的人。
    而他给的答案让人毛骨悚然。
    推开门,一个遥远到只存在于电视中的人仿佛从画面里出来,出现在了单烟岚的眼前。
    她不追星也不关注任何娱乐新闻,所以没体验过明星站在面前时候的感觉,在宋如谈看过来的时候,她瞬间理解了那些人的微妙心情。
    她挂起笑打了声招呼。
    宋如谈嗯了一声,挥了挥手让佣人端茶上来。
    他没问职业,家庭情况,过往的情史,如何和宋足认识如何交往,他好似不在乎这些,只是在佣人倒茶的时候简单介绍了一下这款茶。
    而宋足一言不发。
    父子间的磁场很诡异,没有吵架也没有寒暄,像是陌生人一般,各做各的事。
    “单小姐什么时候能腾出时间?”
    单烟岚端着茶的手一顿,问:“请问有什么事吗?”
    “你们结婚后我会正式和董事会说明把公司交给阿足,女主人需要学习很多,你尽量在露面之前掌握相关的知识和礼仪,关于宋家的事我不希望出差错。”他说的慢条斯理,嘴角挂着淡淡的笑,看起来如和蔼的严父。
    他看向单烟岚,“我看过你的资料,学习能力不错,短时间内应该可以上手一部分,过程中有人会指导你,接下——”
    “爸。”
    宋足打断他。
    “今天是你儿子们的忌日,再不去就没时间了吧?”
    气氛顿时冷到谷底。
    佣人恭敬地低着头,对任何事充耳不闻。
    宋如谈将目光落在宋足身上,漆黑的眼睛如黑洞,意味不明。
    而宋足看了看时间,慢悠悠道:“里面如果躺着的是我,我肯定会很伤心的。”
    他笑了笑,“好在他们死在了同一天,要不然也没那么多时间分开去看吧。”
    单烟岚只觉得如坐针毡。
    第一次见到拔剑相对的亲父子,她还未整理好面对这种情况的心情。
    她和佣人一样,低着头默默的看着毫无起伏的茶面。
    温热的触感从手上袭来,她往下看去,是宋足抓住了她的手,正好奇他要做什么,右手的茶杯被他抽走。
    “下次见面就是我们的婚礼了,这期间好好调理身体,毕竟在婚礼上见血,对我来说有点麻烦呢。”
    站起来,宋足搂住单烟岚的腰,笑盈盈地看着宋如谈,“那就到时候见。”
    单烟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被他拉着站起来,他们父子间的事情自然没有她能插上话的,腰间的手微微用力,她被带着就要离开。
    在真正转身之前,她朝宋如谈点了点头,“叔叔再见。”
    不知哪取悦了宋足,他笑着亲了口她的脸,“真乖。”
    回到车上,她看着宋足启动车,下意识伸手抚上他的脸。
    触感有点凉,她的手掌摸上去,“你还好吗?”
    还没踩油门,宋足侧头看过来,好笑的看着她,“你觉得我有事?”
    “应该吧。”她歪了歪头。
    家庭是影响一个人最深的东西,她不觉得宋足内心强大到能忽略这些。
    他拿下她的手放在嘴边亲吻,顺势一拉吻住她的唇。
    舌头在吻上之前便伸出来,舔舐着她的唇线,最终探进去寻她的舌头。
    一吻完毕,他看着轻喘着气的单烟岚,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尖,“烟岚,我的感情没那么丰富,仅此的一点都给你了。”
    他的情话信手拈来,单烟岚轻哼一声,亲了亲他的唇,“真的没事?”
    “不骗你。”又是一个缠绵的深吻,宋足语气异常的温柔,在唇边的银丝断开的一瞬间,他问:“自己体验之后感觉如何?”
    靠在他怀里,她回想了一下,“我大概也知道你父亲是什么样的人了。”
    他嗯了一声,“然后?”
    “没有然后。”
    宋足抬起她的下巴,挑眉道:“我还以为你会说终于理解我了呢。”
    “从进去到出来不到十分钟,我能断言什么呢?”单烟岚好笑的推开他。
    这是实话,短短几句话根本看不出来什么,只不过能知道个大概,他的父亲掌控欲强,不容许宋家出一丝一毫差错,宋足恐怕就是那个受害者,从小按照父亲的道路去走,甚至脚尖不允许过线。
    这也只是她的猜测。
    “刚刚他说会找老师——”
    “不用理会。”他打断她,细密的吻落在她肩颈和脸颊,漫不经心道:“我们结婚后他就会消失了。”
    她竟一时没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哪种消失。
    “如果他现在就死了,婚礼还得延后,我可不想这样。”他将额头与她相抵,噙着笑,语气意味不明,“放心吧,我眼里容不得沙子。”
    嘴唇靠近耳边,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耳畔,单烟岚下意识哆嗦了一下。
    宋足捧起她的脸,轻轻的落下一吻,笑起来的脸极其的俊美。
    “除沙这种事,我很擅长哦。”
    --


同类推荐: 苍狗长风(伪骨科 H)【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沉醉 (1V1 h)男配多多(完结)我的校花姐姐白洁工作随笔日记反噬(西幻 人外 NPH)丁点爱(骨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