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情真情假(我劝你出戏 骨科) 事与妹愿违

事与妹愿违

    肖峮儒的拍摄向来以速度与质量共存闻名,经他手的片子,拍摄周期一般会在一个月到三个月内完成。这一次的《梦难成》也不例外,拍摄周期为三十五天,褚师勉距杀青戏已经过去了两天。
    他无趣地看手上的四本剧本,三本是有人发现他和肖导合作送来试水的,一本是小时候合作过的导演送来的。他手一松,剧本啪一声全掉在桌上,但他看完觉得都不太好。
    褚师勉后仰撑了个懒腰,疲惫地打哈欠。终归是无聊的打开了手机,却发现自己的微博仍旧处于信息爆满的状态。他张开嘴打了一半的哈欠被憋了回去,长长地叹了口气。
    因为他的自作主张,微博持续了一整天的道歉热搜,他也跟着褚师玉小火了一把。于是他微博的粉丝数,在短短一周内迅速飙升到了二十七万,比原来的数量高出了十五万多。而且在这七天里,她们翻出了大量他小时候拍的戏和采访,赠上无数个可爱然后艾特他。
    一夜爆红是要靠运气的,可惜这次他靠的是妹妹的谣言,心情也没有那么的美妙。
    “叮。”
    他低头看微博,发现是一个粉丝剪了一个视频给他。他倒是有些好奇了,自他高考退圈后,已经没多少人会给他剪视频了。
    视频剪辑的是他和褚师玉小时候演戏的混剪,按照年岁变大,偶尔有台词拼接对话。两个幼童逐渐在视频里长大,自田园扑蝶,到夜市猜灯,纯色的短褐变化为有繁复暗纹的长袍与鲜亮的衣裙,从垂髫到总角,相伴到各自成人。他们互相依偎,有分有合,最后停格在两人各穿红衣调笑着的片段,视频结束。
    褚师勉能认出很多片段是什么时候拍的,甚至很多拍的时候很有趣,只是没想到这么剪出来会有种酸酸甜甜,看着他们长大的酸涩感。
    他不自在地动了动手指,把手机放桌上用食指滑评论区。
    “呜呜呜,wuli鹅子女鹅长大了,妈妈心里好心酸[难过  jpg.]”
    “感谢大恩大德呜,好久没磕到兄妹了呜[妙啊  jpg.]”
    “太太big胆,居然艾特蒸煮[幸灾乐祸  jpg.]”
    “大大什么时候剪携玉啊,淦!明明携玉才是主流[难过  jpg.]还好我是all玉[叼花脱单  jpg.]”
    “大大好爱你ε?(?gt;  ?  lt;)?  з骨科yyds!最后红衣是婚服吗?啊!我磕到了!”
    “什么玩意?”褚师勉看着这些词一脸疑惑,这是对什么暗号吗?
    他给视频点了一个赞就退出了界面,但心里还是忍不住想那些词汇。携玉是什么?all玉又是什么?骨科是什么?玉是指阿玉吗?
    他首先下手搜了一下携玉,微博上就弹出了一连串博文,最顶上是携玉的超话。他点进去,没撑住两分钟就退了出来,自然垂下的手一瞬间僵硬地握成了拳。
    因为他发出了澄清,薛携熙是第一时间就转发了,而且两人是《梦难成》的男女主,所以本来稀薄的cp粉开疆拓土,一时间携玉这个cp火起来了。
    褚师勉回想刚才看到的她们P的合照,一股别扭的情绪堵在心里。这就像极细小的鱼刺卡在咽喉隐隐作痛,憋闷的慌。
    他想起了第一天开机的时候,上午他刚到就看见她红着脸跟薛携熙窃窃私语,对他也敷衍的说没事。
    他盯着已经熄灭的手机屏幕,她喜欢薛携熙吗?他仔细想,又想起她偶尔对薛携熙总会兴奋脸红,这么喜欢吗?他怎么不知道?
    不对,他想起了刚刚视频里渐渐长大的自己和褚师玉。他也有四年的时间和她长期分开了,的确没有像小时候那样了解了。
    他一想到超话里两人的合照,就心慌的起身来回踱步,他也会喜欢她吗?
    他想着这句话,又忍不住回想平日里薛携熙怎么对待褚师玉的,好像是有些不一样。他看向手机,不自觉咬紧了牙根,就连转发都是第一个。
    他的脚步凌乱了起来,怎么可以呢?但为什么不可以他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走走停停突然停住。对了,她才二十岁,薛携熙都二十六了,他们怎么可以!
    他茅塞顿开,薛携熙都比他大四岁,这么老怎么能做他妹夫。他立马去拿手机,想暗示暗示褚师玉,但想到她应该还在拍戏就放下了手。
    现在他们还在拍戏,我这么说他们相处别扭怎么办,还有二十多天。
    他思来想去,反正他每天都需要拍摄视频上交给老师,不如直接去片场给他妹拍,还能悄悄减少他们接触。当机立断,他当下就拿过手机给肖峮儒打了电话。
    “喂,老师,我这次打电话来是想这样……”
    --


同类推荐: 每次快穿睁眼都在被啪啪(NP)穿书之莫妍【简】(高h,np)推倒娱乐圈 (NPH)长日光阴(H)快穿:我只是想洗白H【快穿】情欲攻略游戏我被万人迷Omega标记了[穿书]穿成七零天生锦鲤命[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