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狐妖敲错门 第一百五十一章面谈

第一百五十一章面谈

    大约就是因为她的语气和眼神都太过坚定,古离离对她有一种天然的信任,这种信任让古离离毫不犹豫地选择相信上官紫儿。
    走了一段很长的路,直到天黑了,二人寻了个地方落脚,等的人都没有出现。
    可上官紫儿依旧十分镇定,跟着古离离一块生火烤肉,淡定的吃晚饭。
    古离离不好问,也不多话。
    赶了很久的路,二人都昏昏欲睡,可才闭眼没多久,古离离就感觉有人靠近。
    她忽然睁眼,跟来人撞了个对眼。
    古离离瞧见这蒙面的贼,气不打一处来,想等的人没等到,居然招来一帮贼人打劫,这可是她花两万白银买来的,怎么能让这帮人给全偷了去。
    古离离抬腿便是一脚,那人被她踢得猝不及防,在地上滚了一圈。
    这动静立马引来其他人的注意,上官紫儿也醒来,拔剑而起。
    四个贼对视一眼,见古离离这模样,似乎下了某种决心,纷纷拔刀。
    上官紫儿留意到刀上的寒光,明白了什么。
    古离离正想收拾他们几个,却被上官紫儿拦住。
    上官紫儿对几人道:“我要见项将军。”
    那几人闻言,以为自己暴露了什么,毫不犹豫的提刀杀人。
    上官紫儿也不惯着,都不用古离离出手,她一个人拿着刀就敲晕了三个,仅剩的一个十分惊讶。
    “你们不是马贩子?”
    上官紫儿:“我说了,我要见项将军。故人来访,难道项将军没有胆量出来一见?”
    那人不信她的鬼话,只觉得有诈,再次提刀砍向上官紫儿。
    这个人比其他三个都厉害许多,上官紫儿明显有些吃力,古离离见状,只好亲自出手,捡了块石子打中他的膝盖,男子腿下一麻,整个人软了下去。
    上官紫儿趁机出手,刀瞬间就架在了他的脖子上,那人恶狠狠的瞪着二人:“小爷技不如人,阁下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古离离一把扯下他的面巾,赫然是白日马场里,差点撞死李管事的少年王礼。
    古离离嗤笑:“小破孩,嘴还挺硬。我们又不是敌人,不过想见项将军一面罢了。”
    王礼却傲气的转头,闭嘴不言,一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模样。
    古离离故意道:“既不是我们要找的人,那就是贼,我平生最恨偷我东西的人,你既然落到我手里,那就自认倒霉吧。”
    说完便要手起刀落,了结他的性命。
    谁知这少年是真硬气,低着头一声不吭,任由刀落下。
    眼看着刀就要砍断他的脖子,古离离刀锋一转,刀背落在少年身上。
    古离离踢了他一脚,“不见就不见,白瞎你们上官家这么看得起他,算了,强求不来,带着你的兄弟们滚,只当我们看错人。”
    上官紫儿没再多说话,那四个人见状,匆匆离去。
    古离离叹息:“那位项将军沦落至此,说不得已经失了锐气,再也不是你以为的那个人,咱们这一趟,或许是白跑了。”
    上官紫儿却信心满满:“不会,就凭他养的这些马儿,我就知道,他仍是壮志雄心的项域。”
    古离离看着那些高大的军马,忽然笑了笑。“至少他的马儿养的不错。”
    一个真丧失全部信心的将军,哪里还会有心思管马儿的死活。
    二人对视一笑,再无睡意,索性坐在篝火旁烤起火来。
    大概过了一盏茶的功夫,远处传来马蹄声,刚刚走掉的王礼居然复返回来。
    “喂,我家将军要见你们。”
    古离离看一眼上官紫儿,还真是让她赌对了。
    于是王礼赶着马,领着两人进了一个小村庄。
    夜色很黑,古离离视力好,才看得见村里都是黄土墙,粗糙简陋的茅草屋。
    村里看着十分寂静,但是竖着耳朵听,能听见很多呼吸声。
    这是什么地方?
    古离离跟着上官紫儿身后进了一户比较大的院子。
    院子里,几只灯笼在屋檐下照亮,白色的灯笼在这夜风里显得格外灵异。
    那位项将军,正在喝茶,听见二人进来,他放下茶,做了个请的姿势。
    上官紫儿与古离离对视野一眼,站在上官紫儿身后,上官紫儿则坐到那人的对面。
    “小公子好本事。”项域率先开口,“我亲自养的马,从前只要我一吹哨,总会循着声音跑回来。可你们带走的这些马,任凭我的人怎么吹哨,它们都不来。可见小公子,颇有手段。”
    上官紫儿笑笑并不接话,古离离这才明白,为何出城时,上官紫儿问自己,可有法子能让这些马儿暂时听不见外界的声音。
    项域又道:“二位的身手也厉害,我手下的几个,就算是对付最顶尖的精锐也足以。未曾想,你们瘦瘦弱弱,却能轻松就将他们制服。我真是好奇,二位到底是何来历?”
    上官紫儿这才摘了面皮,露出女子的真容。
    古离离也摘了面皮,觉得还是不戴面皮轻松舒适。要不是怕自己太惊骇,她其实觉得戴易容珠更好。
    项域见是两个小姑娘,微微惊讶,依旧不露声色。倒是王礼,意识到自己输给女子,脸上变得十分窘迫,亏他还觉得自己厉害,如今竟然连女子都打不过,气死了。
    “项叔叔,别来无恙。”
    其实上官紫儿未曾见过项域,所以项域听见这声叔叔,实在想不起这是哪位故人的子嗣。
    “你说你是上官家的人,莫非,是青柏兄的女公子?”
    “正是家父。”
    项域闻言,压根不信:“我怎么记得,青柏兄的女儿,身娇体弱,常年在青山城养病,连金陵都未曾去过。而你身体康健,还武艺高强。”
    上官紫儿知道他不信,便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
    那是一把短小的匕首,大概巴掌大小,匕首上镶嵌了珍贵的宝石,弯弯的刀刃,是西域才有的样式。
    “家父说,当年我身子不好,叔叔送了这把小刀,说是这刀乃西域王室流传出来,供奉过神明,常年佩戴,可震邪魔。这些年紫儿一直佩戴在身边,幸得庇佑,紫儿身体渐渐好转,不知叔叔可还记得。”
    项域自然记得,这把小刀来历不凡,曾经属于一位西域皇室的王后,后来那皇室政变,这把小匕首就流落到民间。
    项域那时候得上官青柏相助,才免去一场麻烦,又听闻他女儿身子不好,就将这匕首赠送。
    算起来,金陵一别,他们之间也有十年未见,没想到当初的小丫头,如今已经长得这么大,并且艺高人胆大,敢孤身来寻他。
    “你不在青山城好好呆着,跑到这荒蛮之地来做什么?”
    上官紫儿苦笑:“项叔叔,菱州危矣,我父亲也要大难临头了。”
    --


同类推荐: 苍狗长风(伪骨科 H)欺姐(继姐弟H)暗香浮动(现代 1v1,h)灏颜春(ABO骨科H)丁点爱(骨科)沉醉 (1V1 h)【快穿】欢迎来到欲望世界共享订阅女友(NTR,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