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猎食记(1v1 h) 做邻居 шχ㈤⒈ⅵp

做邻居 шχ㈤⒈ⅵp

    丁妙妙这几天快累个半死,直到现在她才体会到当老妈子有多累。
    为了给陈栖营造一个温馨的高考环境,她特地租下学校附近的公寓,一连几天穿梭在家具城搞置办。
    丁家知道丁妙妙吊车尾的实力,本来准备花钱直接把她送出国镀镀金,没想到女儿临近高叁突然转了性,竟然主动要求参加高考,这可给丁父丁母乐开了花,大笔一挥又给丁妙妙的小金库注入资金供她学习。
    丁妙妙看着卡上的一串零,内心却没有一丝波动,她只想等陈栖安稳考上大学、人生走上正途后,赶快找些玄学大师或者算命神婆把她送回现实世界。
    陈栖会喜欢什么样式的床呢?
    这个好像太华丽了,他那种性格估计喜欢低调的。
    嗯……要买大一点,两个人睡也不挤。
    呸呸呸,丁妙妙赶紧把这莫名其妙的想法给晃走,默念了几遍色即是空。ǐzнαиsнu.čóⅿ(izhanshu.com)
    “妙妙!好几天没见你了,那天晚上怎么样,是不是很爽?”
    丁妙妙在原身记忆里搜寻,认出这是原身酒肉姐妹团里的徐乔。当时为了庆祝丁妙妙满十八,徐乔几人特地给她找了个帅哥破处。
    也就是说,没有徐乔等人的安排,就没有丁妙妙后续的破事。
    不过丁妙妙也没有怨徐乔,一切都是那个降智作者的错,要是原着里没有狂泼狗血,硬安排降智恶毒女配出场,她家陈栖怎么会那么惨。
    “乔乔,我,我不出国了。现在准备参加高考。”
    “丁妙妙,你是不是疯了!不是我说你,你放着阳光大道不走,跟他们挤什么独木桥呀?”徐乔亮亮手中的钥匙,“这是我家墨尔本的别墅钥匙,走,回头喊上张家钰她们一起去嗨。”
    “不了乔乔,我是认真的。我想好好学习,准备高考。今天功课还很多,先撤了哈!”
    徐乔望着丁妙妙的背影,直觉得她撞了鬼,短短几天就从游戏人间换成头悬梁锥刺股模式。
    陈栖站在商场衣柜后面,仔细回味着她俩的对话。
    那天早上他沐浴出来,酒店房间里已经没了丁妙妙的身影。还说要包养他,真是可笑至极。
    她要高考?更是个笑话。像她这种从小靠钱和权力塞进学校的学生,估计连初中生水平都不够。
    陈栖说对了,丁妙妙现在确实连初中生也不如。
    她已经大学毕业当社畜半年多,脑子里只剩东拉西扯当论文裁缝和公司里黑压压的报表,大学学的是旅游管理专业,和高考的知识更是搭不上界。
    穿成恶毒女配,惨。
    穿成要高考的恶毒女配,更是惨上加惨!
    丁妙妙大大叹了一口气,身后是各种还没开始整理的快递包裹和家居用品。
    她不仅发愁高考怎么准备,更是发愁怎么邀请陈栖来这个公寓居住。
    那天早上她心想两人肚子一定巨饿,便让前台送餐上来。谁知整个房间电话打出去全是忙音,她只好裹着浴袍硬着头皮出门。
    结果等她带着早餐回来,浴室里早已没了陈栖的身影,只剩雾气弥漫。
    丁妙妙顿时脑补了一出良家美男被恶女逼迫献身只能瞅准时机逃走的大戏。
    第二天,丁妙妙就在家里的安排下从国际班正式转入实验班。
    丁妙妙认生,准备在台上简单自我介绍几句就下来,没想到一推开班级门,就看到陈栖在一堆书海中徜徉的侧写。
    她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简简单单,清秀自然,没有委屈没有愤怒的陈栖。
    阳光打在他的头发上,干燥柔和。丁妙妙想到那天晚上他被汗湿的刘海,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各位同学,这是从国际班转来的丁妙妙同学,丁同学以后会和大家一起备战高考,大家欢迎。”
    实验班的尖子生都是做题的怪物,他们现在虽然只是高二的暑假,却已经是高叁的状态,成败在此一年,谁也不敢分心。
    台下只有稀稀拉拉几个应声,对班主任郑老师的话置若罔闻。
    丁妙妙本来就认生,看到未来同学们埋头苦学,陈栖也当她是空气,更为尴尬。
    她小声做着自我介绍:大家好,我是丁妙妙,希望之后和大家好好相处,谢谢大家。
    丁妙妙说完准备溜之大吉,没想到台下传来几声突兀而响亮的掌声。
    陈栖对上她的眸子,笑着说:“我旁边有个空位,丁同学坐这里吧。”
    真奇怪,明明是大暑天,丁妙妙却觉得身上腾腾冒着冷气。她总觉得陈栖好像在笑一个死人。
    “好,谢谢陈栖同学,丁同学你就坐在那个空桌吧,陈栖同学成绩非常优秀,学习上有什么问题你可以找他帮忙。”
    “谢…谢…”丁妙妙声音像蚊子一样小,忙抱着书包跑到座位上。
    漫长的一上午过去,丁妙妙在语文老师滔滔不绝的文言文释疑中昏睡过去,又在数学老师变幻莫测的导数中摇摇欲坠。
    终于捱过了四节课,丁妙妙给陈栖传了个小纸条:那天,真的很对不起。
    陈栖看到纸条上幼稚的字体,对上下充满学渣气质的丁妙妙更没什么好感。
    “高考阅卷,字很重要,先练字吧。”???
    丁妙妙满脸黑线,学渣的命也是命。
    她不知道怎么说起那天准备“包养”陈栖的事,只好换个话题:“中午你怎么吃饭?”
    “我妈给我送饭。”
    “啊?你有妈妈呀?”
    话音刚落丁妙妙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她一直把陈栖当成话本里的人物,却忽略的她正身处于话本之中,现在这个话本是一个真实世界,陈栖也是有血有肉的人物,他有自己的父母、有自己的理想抱负,不仅仅只是作者为了推动男女主感情的反派。
    陈栖在暗处握紧了拳头,他大意了,不该暴露母亲的存在。他想起母亲看到自己和丁妙妙那些大尺度照片和视频后气到吐血的场景,想起病床上母亲干瘪瘦弱的身躯。
    他张开尖牙,只想当即把丁妙妙吞到肚子里才能安心。
    所以当丁妙妙说想和他在校外公寓一起居住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他还没有杀死这个蛇蝎的能力,所以在那之前,他想二十四小时监视着她,控制着她,还有…霸占着她。
    陈栖向宿管和班主任提交了校外居住的申请,到了高叁,很多学生为了安静备考,都会单独在学校附近租房子,所以老师没有多想,直接批了。
    夏季衣物不是很厚重,陈栖把妈妈送上回乡下的车,只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就快到丁妙妙安排的小区。
    为了不让别人发现他们住在一起,丁妙妙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才敢下楼接陈栖上来。
    “你的行李,就这么多吗?”
    “嗯,没什么可收拾的。”
    “那,你妈妈那边知道……”
    陈栖眼神变得锐利起来,他不觉得丁妙妙提起他妈妈只是单纯出于好心。
    “她不会知道的。她得做活,每个月不一定能歇一次,来市里只是短短看我一眼又得赶忙坐车回乡下。”
    她不像你妈,可以随意挥霍购物,养尊处优。
    丁妙妙察觉到陈栖情绪不太对,只当他想念心疼妈妈。
    “我家公司有招人,可以给阿姨安排一个包吃住的活。”
    “不用你管。”
    陈栖冷冷地抛下一句话,拖着行李走进电梯。
    丁妙妙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话了,不过陈栖不高兴,她也不想赶着往上靠。
    “这个是你的房间,我的房间在楼上。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打扰你学习。”
    丁妙妙做了个对天发誓的手势,“当时我有想过租两个公寓,但是怕我爸妈问起来不好解释,所以租了一个复式咱们俩住。”
    丁妙妙像献宝似的把陈栖拉到房间:“喏,你看这是我特意给你挑选的书架,还有学习桌,听说现在都用这种多功能桌子,还能保护视力。”
    差生文具多。
    她喋喋不休地向陈栖介绍,这可是她逛了好几天才敲定的宝贝。
    “这里的墙面我也找人做了隔音处理,放心,绝对很安静,吵不到你。”
    陈栖注视着她一张一合的嘴唇,如果要操死她,有个隔音设施也不错。
    毕竟,她的浪叫声只有我能听。
    “以后万一,我说是万一哈,同学们看到咱们俩一起回家,你就说我们俩是邻居就行。”
    邻居?
    陈栖望着那张大床,把丁妙妙揽倒在凉席上。
    “是的姐姐,我们是邻居呀。”
    你旁边睡着我,我旁边睡着你。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拥有月亮的人(校园 1v1)偶像发情期(NPH)18禁真人秀游戏快穿之枕玉尝朱爱宠(1v1H)糙汉和娇娘盼他疯魔[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