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凤凰台 第704页

第704页

    那几株树总有百来年了,深冬时节竟开五月花?
    秦昭一把握了她的手,两人踩着厚雪上来,秦昭尚可,卫善却有些气喘,他道:“这可不是什么祥瑞,这是宝库入口。”
    第415章
    秦昭挑了一枝开得最盛的石榴花, 折来送给卫善,那石榴枝条上还积着簇簇白雪,红花欲绽未绽, 拿回去插瓶总能开上十几日。
    卫善抱着石榴花枝,口中呵出一团团白露,隆冬开花, 还开得这么多这么密,近前观看更觉是一番奇景, 她颇为不解, 隆冬开花已经奇妙, 怎么开花处就必是宝库入口呢?
    秦昭一直在派人查访盘龙山中的帝陵宝库, 夏朝开国皇帝的陵墓只有献殿与地宫通道,再往下探不过俱是沙土,连月往下挖才知是个假墓, 华表飞马不过是空摆着看着,大夏王朝两百来年祭祀的都是座假坟。
    宝库就在这山中,却不知在哪一处山坳。
    秦昱的案子大理寺办得很严, 虽秦昭并未下什么特殊旨意,可他毕竟是先帝的儿子,就算被废为庶人, 师朗也绝不敢轻怠。
    除了审他极严之外, 同案的案犯没有一个能在严刑下说谎,判了斩首实是轻判,要给秦昱留一点做人的脸面。
    这其中他们是如何掘人坟茔, 如何销赃的,师朗都问了个明白,其中便有一条,越是大墓,挖得就越是深,帝王的陵墓的地宫更不消说,也因为夯土夯了许多层,地宫聚热,夏日里看不出差别来,到了冬日,别处百草凋敝,独地宫之上还是一片苍翠。
    他们本来早就要下手,可秦昱出事被贬为庶人逃出京城去,好容易摸了回来,等着冬天来看一看山间何处有异象,谁知被抓了个正着。
    这些话被师朗源源本本记在案卷上,秦昭把金簪和卷宗两样合二为一,派人冬日在群山中寻访,已经找遍了几座山,自也有苍松柏松冬日也常青,可只要略作勘察便都一一否绝,今日探子来报说访得山中开了一片石榴花,秦昭便知宝库便在石榴花下。
    这一片石榴中最粗的几株怕是当年地宫封土时种上的吉祥树,总得一人环抱,余下的有粗有细,最细的树株只有马鞭那么粗,想来是二百年间花开花落,野生野长,才长出这么一片石榴林来。
    卫善摘了一朵石榴花簪在发间,对秦昭道:“二哥预备何时发掘宝库?”
    财宝且罢,要紧的是其中的传国玉玺,正元帝想了一辈子都没瞧见影子,却被秦昭得了,这个皇帝也当真古怪,玉玺不传给儿孙竟带着入土,难道还想带着这块传说中的宝玉登仙不成?
    “等天气暖些,让卫修来督造山陵。”他且说且笑,想了个和大夏皇帝一样的由头,不是这个由头又怎么派兵丁来挖这么一大片的山陵,光看这一片石榴林便知地宫规模不小,从上面挖起也不知道要挖多少时候才能挖开。
    让卫修来挖,就是把进献传国玉玺的功劳送给了卫家,秦昭替她正一正鲜花道:“只是可惜了这一片石榴林。”这些树在地宫上长了这么多年,是必要掘掉的,寻常的气候也已经不能习惯了。
    “不如移栽到长清宫去,倒还能活。”长清宫多的就是温泉泉眼,绕着殿宇种上一圈,热气蒸腾催生花木,说不准当真能活,到时开了阁门,能在飞霜之时看见榴花盛开。
    “就依你说的。”秦昭吩咐诸人继续寻摸地宫入口,左右就在那株最粗的石榴树附近,从上面开一条墓道挖下去。
    两人依旧骑马回宫,进城门时正值日落,卫善跑得面上绯红,握着枝条进殿门,几个宫人簇拥上来,看见花枝,啧啧称奇,枝条花蕊间还落得积雪,落琼一面接过来一面问:“娘娘从哪儿得来的?”
    卫善只笑不答,绿歌抱了白玉胆瓶出来,把这花枝插在瓶中,摆在床桌上,让卫善抬眼便能看见,这花倒有是稀罕,太初见了都伸手摘了几朵攒在荷包里,问卫善道:“娘从哪儿得的?”
    卫修兼任山陵使的事还未召告,就算召告了,这些石榴树也不能此时被人知晓:“是从卖花担上买来的,许是暖洞里头养的罢。”
    “暖洞里头也能养得这么壮?”野生的花儿自比暖洞养出来的更健壮也更有野趣,太初抚着枝条不放手,卫善看她这样喜欢,干脆送给她,让她抱着瓶儿回去。
    没隔几日卫修便被派去督山陵事,带着一队兵丁入盘龙山山坳间行工事,秦昭先下了这条御令,跟着又下了一条让人颇有些诧异的御令,许蜀王承佑祭祀姜公。
    若是正元帝当年占下蜀地时下此御令还不奇怪,姜远在蜀地颇有威望,当年正元帝免去蜀地三年赋税,用来收买人心,却也未曾下令许姜家姐弟祭祀姜远,说到底还是因为已经捏到手里的东西,不必再多费心思。
    民间私祭,正元帝并不管,可想为姜远立祠造像,地方官员是绝不允许的,至此已经过了十来年,祭祀姜远的人越来越少,多是些书生,深受恩惠故此才祭,民人百姓过上安稳日子,哪个还会再私祭姜远呢。
    碧微年年都要祭一祭父母兄长,冥寿诞辰是不能过了,只有清明寒衣两个节令才悄悄烧些纸钱,原来还有弟弟在,等弟弟没了,连供牌位的地方都没有,想等到儿子去往蜀地之后才慢慢办这些事,不意秦昭竟会下此恩旨。
    碧微听见消息便来甘露殿拜谢卫善,她再没想到,竟有一日能明正言顺的祭祀父亲,她一进殿门便欲给卫善行大礼,被卫善一把托起来:“姐姐这是作什么。”


同类推荐: 每次快穿睁眼都在被啪啪(NP)穿书之莫妍【简】(高h,np)推倒娱乐圈 (NPH)长日光阴(H)快穿:我只是想洗白H【快穿】情欲攻略游戏我被万人迷Omega标记了[穿书]穿成七零天生锦鲤命[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