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我是年代文里的炮灰前妻[八零] 我是年代文里的炮灰前妻[八零] 第55节

我是年代文里的炮灰前妻[八零] 第55节

    第45章
    到了顾深的公司楼下,李玉兰直奔他的办公室。
    特意把门关上后,李玉兰才深吸了一口气压低了声音问:“你知道邵庆生在做什么违法的事吗?”
    听到这话,顾深的脸色变了变,语气也变得凝重地说:“你怎么知道?”
    在来的路上,李玉兰心里还抱着一丝侥幸,觉得说不定都是个误会,是关小玉听错了。
    但现在看到顾深的反应,李玉兰明白了,这事竟然是真的!
    顾深看到李玉兰脸色不好,立马上前把人扶到沙发上坐下。
    “这事很严重吗?”李玉兰抓住顾深的手问道。
    “你是从哪听到的?”顾深皱着眉头问。
    李玉兰把刚刚关小玉去找她的事情和顾深说了说。
    顾深闻言眉头松了松,开始和李玉兰解释:“这事我也是才知道不久。”
    自从上次李玉兰向顾深打听邵庆生的事情后,顾深便也留意了邵庆生一阵,然后才渐渐发现他有点不对劲的。
    邵庆生当然是不可能向顾深承认的,还是顾深自己顺着查了查,才知道他背地里在干什么。
    “他在干什么?”李玉兰紧张地问。
    “开设赌场。”顾深说。
    “怎么会?”李玉兰喃喃地说。
    虽然同样令人心惊,但这也比李玉兰想象过的最坏的那种可能好了那么一点。不过也不一定,赌场也不是什么好地方,说不定什么都沾的有。
    “他之前去过几次赌城,应该是那时候染上了赌博的恶习。回来后,又有一些狐朋狗友一拉扯,就昏了头入了伙。”顾深皱着眉解释了一句。
    “那公司这边呢?会不会有什么事?”李玉兰接着问。
    “公司暂时没什么事。”顾深捏了捏眉心。
    在发现邵庆生出问题后,顾深第一时间就开始检查公司的业务有没有什么问题。
    不知道是还来不及,还是因为邵庆生尚存一丝理智,公司这边他倒没有搞什么操作。
    “这事你别操心了,我会处理。”顾深说。
    “可是......”这让李玉兰怎么放心的下。
    顾深捏了捏她的手,坚定地说:“相信我。”
    李玉兰抿了抿唇,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其实就算李玉兰今天不来,顾深也准备处理邵庆生这事了。
    毕竟他和邵庆生不一样,他有老婆和孩子,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地被邵庆生拖下水。
    虽然是好兄弟,但邵庆生搞这么一出,顾深也只能能劝就劝回来,不能劝就快点把公司拆伙......
    但顾深也很清楚的一点是,邵庆生现在已经一只脚完全踏进去,想抽身并不会那么容易了,他也只能做最坏的打算了。
    ......
    一连几天,李玉兰都有些忧心忡忡的,在厂里工作时也有好几次走神。
    虽然顾深让她相信他,但这么大的事,李玉兰不可能一点都不担心。
    夏冰冰这几天刚好在厂里,注意到了李玉兰的样子,好几次欲言又止。
    终于,再一次看到李玉兰走神后,夏冰冰深吸了一口气,把李玉兰拉到一旁,鼓起勇气说:“小兰姐,我忍不住了,我一定要和你说!”
    李玉兰被夏冰冰这样子搞得一懵,说道:“啊?怎么了吗?”
    “就没必要,真的没必要!”夏冰冰说,“小兰姐你年轻貌美又有钱,实在没必要在一个树上吊死!男人嘛,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咱们得往前看。”
    李玉兰:“???你在说什么啊?”
    夏冰冰一副“你怎么非要我把话说明白”的烦恼样子,叹了一口气说:“小兰姐,你这几天烦恼的是不是顾哥的事情?”
    “算是吧。”李玉兰含糊地应了一声。
    邵庆生的事情毕竟不宜让太多人知道。
    一见李玉兰点头,夏冰冰脸上挂上了义愤填膺的表情:“那不就对了,他都那样的,你还舍不得啊!”
    “什么那样了啊?”李玉兰还是没懂。
    夏冰冰也意识到李玉兰的反应好像有点不对劲,原本激烈的情绪也往回收了收。她小心翼翼地看了李玉兰一眼,又咽了咽口水,才说:“难、难道不是顾哥有了别的女人?”
    “什么别的女人?”李玉兰皱眉,“你都从哪听说的啊?”
    “这......厂里好多人说,就前几天不是有个女人找到了咱们厂里......”夏冰冰越说声音越小,“他们说那女人是顾哥在外面找的女人啊......然后我看你这几天情绪确实不对,就信以为真了。”
    李玉兰:“......”
    “真不是。”李玉兰无奈地说,“那女人和我们没什么关系。”
    “真的啊?”夏冰冰又问了一句。
    见李玉兰点头,脸上确实没有什么勉强的表情后,叉着腰怒道:“哇,那群人真是乱说,我去好好教训他们一顿!”
    说完就一溜烟跑了。
    李玉兰看着她的背影,扶了扶额。
    她是真没想到厂里竟然还会有这样的猜测。
    想想又觉得合理,毕竟这么一个女人找上门,确实会让人想歪。
    只是她好像从来没有往这方面想过,也没怀疑顾深会做对不起她的事......反正就莫名对他挺信任的。
    ......
    下班回家的时候,李玉兰决定还是得问一问邵庆生那事怎么样了。
    但还没等她开口,顾深就接到了一个电话,然后脸色一变,急匆匆地要出门。
    “发生什么了?”李玉兰担心地问。
    “出了点事,我去处理一下。”顾深说,“你在家里好好呆着。”
    李玉兰看着他一脸凝重又急急忙忙的样子,也不敢多问。
    但是心里难免焦急,偏偏顾深一直又没消息,李玉兰简直坐立难安。
    半夜,李玉兰半梦半醒时,才听到了顾深回来的动静。
    “怎么样了?”李玉兰揉了揉眼睛问道。
    顾深走过来,抱住她,下巴搁在她肩膀上,缓声说:“邵庆生,被抓了。”
    李玉兰的睡意瞬间消失,她微微瞪大了眼睛:“怎么会?”
    顾深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
    “警察早就注意到他们了,这次抓捕行动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邵庆生刚好在那里,被一并抓了进去。”
    作为邵庆生的合伙人,顾深刚刚去的也是警局,配合着做笔录做到了深夜。
    “那邵庆生他......”李玉兰有些艰难地问道。
    顾深叹了一口气道:“坐牢是肯定的了,现在就看他涉事严不严重了。”
    闻言,李玉兰忍不住抱紧了顾深。
    这件事对她的冲击有点大,让她整个人都有些颤抖。
    顾深安抚地拍了拍她的后背,没有说话。
    这条路上本来就充满了各种各样的诱惑,邵庆生没能抵抗住,也怪不了谁。
    只希望他经过这事后,能涨点教训,就是这教训实在是有点沉重了。
    ......
    这起案子牵扯的人多,过了一个多月,到了过年那会儿,宣判结果才下来。
    邵庆生被人拉进去的时间不长,犯罪情节较轻,被抓后态度也很配合,最终被判了三年。
    李玉兰也跟着顾深去看过他几次。
    隔着冰冷的铁窗,邵庆生看上去消瘦了许多,一身囚服看上去空荡荡的,但精神却还不错。
    看着顾深,邵庆生眼里有些愧疚。
    “深哥,我早该听你的。”邵庆生捂着脸后悔地说。
    “好好改造吧。”顾深也只能这样说,“出来再好好生活,归你的工程款,我帮你存着。”
    邵庆生无父无母,这钱想给别人也没办法。
    但邵庆生却沉默了一下,然后缓缓说道:“那钱......给关小玉吧。”
    说完他又搓了搓脸,有些艰难地说:“让她把孩子打了,重新生活......如果她还没走的话。”
    既然邵庆生都这么说了,看完他出来没几天,顾深和李玉兰来到了一处房子外面。
    这个小房子是邵庆生很早之前买下来的,还没被没收。
    李玉兰一个人上去,顾深在楼下等着。
    李玉兰走到门前的时候,其实也不确定关小玉在不在里面。
    自从那次关小玉来服装厂找过李玉兰一次之后,李玉兰就再也没有见过关小玉了。
    李玉兰敲了敲门,又站在外面等了一会儿。
    她侧耳听了听,里面没有任何的动静。
    可能已经走了吧。
    李玉兰这么想,转身正准备离开时,背后突然传来轻微的一声响,是门被打开的声音。
    李玉兰回过头一看,只见屋里头站着一个女人。
    女人脸色苍白,表情有些怯生生的,李玉兰看了两秒后,才将面前的女人和关小玉对上。


同类推荐: 每次快穿睁眼都在被啪啪(NP)穿书之莫妍【简】(高h,np)推倒娱乐圈 (NPH)长日光阴(H)快穿:我只是想洗白H【快穿】情欲攻略游戏我被万人迷Omega标记了[穿书]穿成七零天生锦鲤命[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