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福娘娇妻 第179页

第179页

    她带着自己的孩子逃了。
    至于那个倒霉的夫君,她也没管,时间紧迫哪里来得及想那么多,等她逃出京城,不知往哪里去,想到江南富庶,她便坐了船南下。
    一路花光了银子,还要东躲西藏,似乎是有人一直在找她,她不确定是哪方的人,只能尽力躲避着,在山神庙中,被上山采药的沈老爷救下。
    他不介意自己抱着个孩子,愿意娶她为妻,后来沈夫人才知道,沈老爷身子虚,很难有子嗣,因此才娶了她。
    尽管是互相利用,可他待自己很好,对待清儿也像是对亲生儿子一样,给她留下万贯家财之后,沈老爷便因病离世了。
    沈夫人回想起这些年的处心积虑,最后却竹篮打水一场空,心里又怨又苦。
    只是对上沈清冷漠地眼,她的心里咯噔一下,瞬间明白过来,无论自己过去有什么心思,如今也不得不放下了。
    她唯一的活路,就是跟着沈清去邵阳。
    沈夫人无力地点了点头,“好,娘答应你,跟着你去邵阳……”
    *
    沈清离开这日,并未告诉任何人。
    张柏也是在他离京两刻钟后,才收到了沈府下人送来的信。
    沈清简单交代了他的去处,让张柏不必担心,他无心皇位,只愿做个闲散书生。
    杨氏叹了口气,张柏知道她在惋惜什么,以沈清的身份,既是皇后嫡子,又是皇上唯一长成的皇子,按道理来说,他很有可能就是太子。
    可张柏从一开始就知道,沈清不想当太子。
    他有时甚至觉得,沈清对报仇一事,似乎也不太在意。
    张柏叹气道:“沈兄这一去,不知何时能再见了……”
    兴许是一辈子。
    福娘安慰道:“夫君,相隔虽远,但日后可以常常写信,这份情谊总不会断。”
    张柏笑了笑,自嘲似的摇了摇头,“是我太过伤怀了,邵阳是个好地方,沈兄在那儿也能好好养养身子。”
    他搂过福娘,在她额头上轻轻亲了下,“一切都结束了,咱们以后好好过日子。”
    福娘心里暖暖的,伸手环住了他的腰。
    爹娘恩爱地抱在一起,一旁的小鱼对着他们发了会儿呆,忽然手脚并用地爬了过来,挤进了福娘怀里,嘴里嚷着“娘”。
    他那一双酷似张柏的桃花眼瞪得大大的,控诉张柏抢走了他最爱的娘亲。
    张柏挑了挑眉,这小子,才多大就敢对他爹露出这种表情了?等他开蒙了,看自己怎么收拾他!
    他伸手掐了掐儿子肥嫩的脸颊,小鱼扁了扁嘴,眼里冒出了泪花。
    福娘对着这互相怄气的父子俩无奈一笑,瞪了张柏一眼,低头轻声哄起小鱼来。
    暖橘色的夕阳映在窗上,俊朗如玉的男子斜倚在榻上,眼里带着温柔的笑意,他的身旁,貌美的女子被一个白团子搂着脖颈,嘟着嘴亲了她一脸口水。
    远远的,传来了杨氏叫二人吃饭的声音。
    院子里的桃树又长出了嫩芽,抽出了花苞,又是一年暖春将至。
    离京城十几里外的官道上,沈清端坐在马车里,手中握着一卷书,心思却已飘远。
    他的信里,只敢与张柏道别,丝毫不敢提起她。
    那段错误的心事,今后也不会再有人得知了。
    她会有美满幸福的一生,而他遥遥祝福。
    沈清苦笑一声,回想起几年前与福娘在白马寺初遇的那一幕,不禁心中失落。
    终究是……无缘吧。
    但愿下辈子,他能比张柏更先遇到她,到那时,他便不会再轻易放手了。
    沈清心绪难安,忽听外面一片嘈杂,不时传来女子的惊呼声,他们的马车也停下了,沈清不想张扬,因此这次离京十分低调,马车也只是普通,在路上并不起眼。
    侍卫扣了扣车窗,问道:“殿下,前面出了点事,我们可要停下?”
    他话音刚落,一声女子的尖叫声响起,马车前忽然吵闹起来,沈清眉头一皱,掀开帘子看了过去。
    一瞬间,他对上一双明澈的杏眼。
    它们像是夏日里清澈的溪流,太阳初升,弥漫的烟雾笼罩着这一双眼眸。


同类推荐: 每次快穿睁眼都在被啪啪(NP)穿书之莫妍【简】(高h,np)推倒娱乐圈 (NPH)长日光阴(H)快穿:我只是想洗白H【快穿】情欲攻略游戏我被万人迷Omega标记了[穿书]穿成七零天生锦鲤命[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