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纨妓【1v1H】 查封,夜雨,秘密

查封,夜雨,秘密

    阴雨绵绵,朔朔的雨滴拍打着窗外的红茶花,东倒西歪的掉了一地的嫣红花瓣。
    楚明萧呓语两声,细眉微皱,睁开了眼,眼前的环境熟悉多了。
    秦延的房间。
    外面的阴雨看不出时辰,楚明萧浑身都散发着淡淡的药味,她刚搂着被子从床上坐起来,腰肢酸楚不说,还虚软的厉害,她皱着眉头暗骂秦延不节制。
    房门突然从外面推开,探进来一个毛茸茸的脑袋。
    “小花?”楚明萧看到熟悉的脸,沙哑着声音叫她。
    小姑娘原本粗长的麻花辫剪短了,整齐的落拓在耳边,薄薄的齐刘海显得本就乖巧的脸蛋,更是乖巧了几分。
    “是我,姑娘哦不对......小姐。”重新见到楚明萧,她显得有些雀跃,捧着碗茶水递给楚明萧,脸蛋红扑扑的道:“先生说你昨天累着嗓子了,醒来就要喝点润润嗓子。”
    楚明萧接过小碗,小口小口的滋润着自己肿痛的嗓子。
    宁小花就从衣架上取下来楚明萧的熨烫整齐的衣裤,走到床前,替楚明萧穿衣服。
    楚明萧随手把茶碗放在床头,“你头发怎么剪了?”
    她晃了晃头,似是还有些不习惯的自己的短发,用显局促的语气问她,“不好看吗?”
    楚明萧伸手捏捏她削瘦的脸蛋:“显得更嫩了,你怎么在这?”
    从贺公馆出来后两天,柳妈为了省钱,就把小姑娘遣回家了。
    小姑娘为此还哭的眼眶红红的,当时楚明萧还塞给她几块大洋,打趣她没出息,小姑娘不要再为了点钱来青楼做工了。
    “秦先生找我来的。”宁小花抿抿嘴,替楚明萧系上盘扣,低头抚平袖子,小声的道:“原来我一直误会秦先生了,他是个好人。”
    “他是好人?”楚明萧一脸不可思议的指着自己身上,“你看看这这这,全是他咬的,他给你灌什么迷魂汤了?”
    宁小花脸更红了,她没好意思说昨天她就来了,站在门口就听到楚明萧在里面,求着秦先生......
    她看着楚明萧明艳的脸,觉得自己还是得给小姐留点面子,只是低头小声的道:“秦先生说可以送我去上夜校。”
    “我说不用了...可秦先生坚持说送我去。”说到这,宁小花显得有些兴奋,谨慎的道:“我以前就很羡慕弟弟能上学,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学好...”
    上夜校啊......楚明萧看着眼睛亮晶晶的宁小花,笑眯眯的揉了揉她的头。
    “那小花好好学。”
    她自己踩上软底绣花的鞋子,从床上站了起来。
    宁小花就看到她后腰的刺绣,素白的布底,大朵大朵的红茶花旋在她后腰,活灵活现的蔓延至臀部,每一个花瓣绣的都格外精致,生动的宛如直接落在衣服上。
    小姑娘感慨道:“小姐这花样绣的真美,光是手工就得花上不少钱。”
    楚明萧歪头看了眼,随口说道:“不要钱啊,我自己绣的。”
    “你如果有喜欢的花样,回头我也可以给你绣。”
    “可...可以吗?”小姑娘显得有些受宠若惊。
    楚明萧洗漱完,对着镜子整理自己的头发,随口说道:“这有什么了?”
    外面突然传来喧闹声,沉重的脚步,声音听着似是有人抬着重物,门被敲了两下,外面是男人的声音。
    “小姐,现在方便吗?有您的几样东西。”
    楚明萧和宁小花对视一眼,略略抬高声音道:“进来吧。”
    说是几样东西,几个人来来回回的抬着木箱子往这屋里送,进出不知道多少趟。
    为首细瘦的中年男人还站着门边指挥着。
    “往里放,对这件往里放。”
    “轻点轻点,别磕坏了木板。”
    当楚明萧看到她常用的绣架,以及之前明显是摆放在她屋里的屏风时,眼皮子不禁一跳。
    “等一下!”
    搬运东西的几个工人顿时停住了,面面相觑,细瘦男人冲他们摆摆手,示意他们别停。
    转头看向楚明萧,他看着女人未施粉黛,都美的能杀人的脸蛋,不禁在心里咂舌,不亏是秦爷当眼珠子,心头肉护着的主。
    袖子里收的钱顿时有些烫手了,他想着那人的说的话,顿时有些后悔了,在心里暗暗叫苦,面上却不显,笑眯眯的冲着楚明萧点头,语气更加恭敬了几分:“小姐有什么吩咐吗?”
    “这些东西你们都是从那搬来的?”
    “从桃夭馆啊......”他察言观色,看着楚明萧挂满疑惑的脸,“是今早的事,小姐怕是不知道,桃夭馆因为违规对客人用迷情药,被查封了。”
    !!!
    桃夭馆被查封了?!
    楚明萧脑海葛然想到昨晚,她忍不住媚药那蚀骨的药劲,对着秦延哭来着,把这几天的委屈都说出来了。
    秦延怎么说来着?楚明萧耳边顿时浮现男人低哑的声音。
    让桃夭馆干不下去好不好?
    然后桃夭馆就真的被查封了。
    楚明萧下意识的用手捂住胸口,她那里跟揣了个兔子似的,扑通扑通撞着她胸口,恨不得从里面跳出来,蹦跶着去找秦延。
    “秦爷在那边忙着呢,就让我们先把您的东西都搬过来,还好您的东西不算多。”
    楚明萧突兀被他的话拉回现实,跟着他的话礼貌的点头。
    随即意识到他说了些什么话,无语的看着一屋子箱子摞箱子,除了床和门口的空间,别的地方都给占满了。
    不算多......
    ————
    庸城进入了多雨的时节,连带着几天都没停过,楚明萧大大小小的物件一半拉到了小院,另外一半已经被楚明萧收拾妥帖。
    她各色的旗袍都与秦延衣服挂在一处,门口的鞋架上小巧精致的绣鞋,甚至比秦延的还要多。
    不过几日的光景,两人就彻底融入对方的生活。
    秦延今天回来了晚些,桌面上的菜热了两次,他才带着一身轻寒从外面回来。
    他头发被细雨打的泛潮,眉眼间依旧是他特有的温和,屋里暖黄色的灯照在他身上,抬头就看到楚明萧正百无聊赖的坐在餐桌旁等她。
    带着细绒的家居服被她穿出软绵绵的感觉,黑缎似的长发垂在腰间,摇头晃脑数着桌子上的纹路。
    “不好意思,警察局那边要查的事情有些多,回来晚了。”
    楚明萧正无聊的着,回头一扫就看到秦延站在门口,眼睛顿时亮了,纤长的食指冲着男人微微弯曲,示意秦延过来。
    秦延换上佣人拿来的拖鞋,好脾气的走过来,楚明萧倒是不客气,揪着他的领带,抬头将红唇凑到他唇边。
    两人颇有默契的交换了一个深吻,若无旁人的直到楚明萧喘不过气推拒着他,秦延才意犹未尽的将她放开。
    楚明萧衣服都让秦延揉皱了,她气喘吁吁的白了秦延一眼,温热的小手揪去秦延的大掌。
    “好凉。”楚明萧捏着他的指尖,被外面阴雨侵蚀的手指凉的不行,女人温暖的体温顺着秦延冰冷的指尖,熨帖着他的疲惫,
    “为什么?”
    秦延以为她在问为什么这么晚回来,,坐在椅子上解释道:“桃夭馆这些年手养的女人很多,总得给她们安顿下来。”
    查封桃夭馆不过花了一天,这群千娇百媚的女人安顿起来,比查封桃夭馆还要麻烦。
    不过后面的话秦延没有说出口。
    “没问你这......”楚明萧手指从桌子上勾起把金钥匙,在秦延眼前晃悠,“我好像,不小心发现了你的秘密。”
    那钥匙格外小巧,不像是锁门的,倒像是有某种特殊的用处。
    她站起身,转身朝楼上走去,冲着秦延晃了晃手里的钥匙,舌尖压了下来,清亮的声音显得有些哑意,带着某种暗示。
    “我吃过饭,你慢慢吃,我在楼上……”话未说完,楚明萧轻笑一声,拖长了音调对男人道:“等你……”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拥有月亮的人(校园 1v1)偶像发情期(NPH)快穿之枕玉尝朱18禁真人秀游戏爱宠(1v1H)糙汉和娇娘盼他疯魔[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