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女师尊有什么坏心眼呢 女师尊有什么坏心眼呢 第44节

女师尊有什么坏心眼呢 第44节

    阿秋将最后的五彩矿石放进鼎炉里, 接下来, 他应该用雷兽骨敲响夔牛鼓, 引来天火, 炼化五彩石。
    可是, 雷兽骨做的鼓槌在手, 他迟迟没有敲下去, 脑子里, 上一世在凤离面前自掏心脏的场面不停的闪现:
    这一世, 我和凤离又再次相爱,难道我又要重蹈上一世的惨烈结局?
    如果我再次自掏心脏而死,凤离为了复活我, 又要付出什么代价?
    但,父命不可违……
    阿秋左右为难,脑子里天人/交战, 与此同时,他胸口的龙凤珠蓦地发出璀璨的光芒, 将妖异的红光一步步逼走,阿秋顿时觉得脑子和身体撕裂般的疼痛,不禁松开手,雷兽骨哐当落地。
    阿秋双手捂着快要沸腾的额头, 仿佛有两种人格在争夺他的身体,各种拉扯,他疼得近乎虚脱,无力的趴在鼎炉上,被逼到了极致,觉得喉头翻涌出一股腥甜,“哇”的一声,往鼎炉里吐出一口红红的东西,晕厥过去……
    醒来时,已经第二天了,阿秋自己躺在鼎炉旁边的夔牛鼓上,昨晚的回忆涌来,他恍惚记得自己吐血晕倒,然后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赶紧起来,看到鼎炉里堆着尚未炼化的五彩矿石,矿石上还有他吐的心头血,但不只是血,还有些丝丝缕缕的红色絮状物。
    他虽吐了血,但脑子却比昨天要清明许多,听到女子的哭声,方向是池塘,应该是明霞公主出事了。
    阿秋寻声而去,见逍遥子挥着一个巨大的网,将明霞从池塘里捞了出来。
    “你要干什么?你这个老混蛋!”明霞惊恐万分,摆动着鱼尾奋力挣扎,情急之中 ,还用牙齿啃咬着渔网,想从网里逃出来。
    逍遥子嫌她聒噪,一掌拍去,掌风似冰,一下子将明霞冻住了,成为一条速冻鱼,连眉梢都结着白霜。
    阿秋连忙跑去,“父亲,您这是——不是和凤离达成了休战和议,不要动明霞吗?”
    逍遥子冷冷道:“你母亲的泥身我已经雕塑好了,现在我要从这条鱼里招出她的生魂,万事俱备,只欠五色石。如果在明日之前你还没有炼化出五色石,我就只能从你身体里掏出现成的——这里没你的事,还不快走!”
    “是,父亲。”阿秋听命离开,但是他昨天挣扎吐血,已经吐出了绝大部分的瑶草汁,神志渐渐脱离逍遥子掌控,不再是一味服从。
    看逍遥子对明霞的态度如此粗暴,明霞看来要吃不少苦头,甚至有可能性命不保……
    而我,我昨晚吐血鼎炉,不知道是否污染了五彩矿石,如果因此不能成功炼化五色石,我的心脏一定会被掏出来!
    我为什么不能说不呢?
    一个声音在阿秋的脑子里不停的叫着,但是另一个声音说“孝顺孝顺,不顺从父亲就是不孝”。
    两个声音交替出现,阿秋的瞳孔也时黑时红,最终,在瞳孔是黑色的时候,他火速在青纸上写了几句话,折叠成鸟的形状,往空中一掷,变成一只青鸟。
    交河城,从黄土堆里掏出来的客栈里,昆仑派掌门莫问终于回来了,他不是一个人来的,身边还跟着九分之一开明兽——就是蘑菇身体、开明兽头颅的蘑菇人。
    莫问说道:“我开启了无字天书,询问瑶草汁之毒何物能解,天书答曰,是太岁。”
    开明兽的身体就是阿秋把牛肉般的太岁山切割成人体的形状,然后用太岁的菌丝连接从开明兽身上切下来的人头组成的。
    开明兽说道:“我们的命是秋掌门给的,如今秋掌门中毒,被邪魔操纵,吾辈岂能袖手旁观?因果循环,善有善报,我跟随莫掌门,前来为秋掌门献身。”
    此时,太岁身子的开明兽就是个行走的解药。
    献身……额……凤离觉得怪怪的,“怎么吃?吃多少?不会是要阿秋抱着开明兽的太岁身体啃吧?”
    他还没有抱着我啃过呢!
    “不至于!”莫问赶紧解释道:“先切一根手指头试试,不够的话,再切一根,具体要看秋掌门喝了多少瑶草汁,如果喝的不是太多,一只手肯定够用了。”
    开明兽说道:“我是自愿献身的,太岁的身体不怕疼,随便切,我只需要把身体埋在地里吃土,残缺的部位就能重新长出来。”
    吃土就能活,开明兽从来不用考虑温饱的问题,这幅身躯真是太绝了。
    看来人还要积德行善啊,福报不知什么时候就来了。
    “太好了!师父有救了!”黄鹤兴奋的抱了抱开明兽,“太岁是什么味道?好不好吃?要不要撒点盐?”
    开明兽笑着竖起一根手指,“就是蘑菇的味道,你要不要先尝一尝?”
    黄鹤忙摆手拒绝。“不要不要,得给我师父留着。”
    屋里充满了欢乐的气息,不过凤离还关心另一件事,“五色笔的下落如何?”
    莫问无奈摇摇头,“天书对五色笔记载只有三件事,第一件是五色笔的起源,乃是远古大神共工所制,用五色笔驯服了两条龙给他当坐骑,后来共工怒触不周山,驱使两条龙将通往天界的天柱撞断了,从此绝地天通。”
    “第二就是修士为保护屈原尸身,用五色笔斗蛟龙;第三件就是封神榜之前,哪吒闹海时,就用了五色笔戳破了东海龙宫三太子的逆鳞,抽了龙筋,但是哪吒之后,五色笔最终下落如何,天书再也没有记载。”
    凤离沉吟道:“所以五色笔最后出现的地方就是东海,这就和逍遥子用五色笔对付东海龙女的事情对上了。我在轮回镜里看到的画面是逍遥子用完五色笔之后,顺手扔到了海里。如此说来,我们要去东海找五色笔了。”
    九尾狐白兰荻急道:“偌大的东海找一支笔,和大海捞针有什么区别?明霞公主不知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
    话音刚落,一只青鸟从窗户里飞进来,落在凤离手里,变成一张青纸。
    凤离展信一看,顿时脸色大变,“来不及去东海了,我们先把阿秋和明霞抢回来再说。我们兵分两路,我明地里攻击,直接杀入魔界,拖住逍遥子,你们从暗处潜入,给阿秋解毒,把他和明霞都带走。”
    第66章 完结   魔域。
    逍遥子正在给东海龙女……
    魔域。
    逍遥子正在给东海龙女招魂, 他剪下她的头发,烧成灰,然后割破了自己的手指, 挤出指尖血,混合进头发烧成的灰烬里。
    昏迷的明霞公主躺在祭台上,她的胸口上搁着轮回镜,逍遥子用毛笔蘸着指尖血和头发灰烬混合而成的“墨汁”, 在轮回镜的正面写下了东海龙女的生卒年月。
    之后, 逍遥子举着一面招魂幡, 围着祭台且歌且舞, 唱起了招魂歌:
    “……美人既醉, 朱颜酡些。娭光眇视, 目曾波些。被文服纤, 丽而不奇些。长发曼鬋, 艳陆离些……魂归来兮, 哀吾妻!”(注:出自屈原《招魂》,有所删改)
    随着逍遥子的吟唱,祭台变黑了, 这是一种纯粹的黑,比黑夜还黑,明霞仿佛躺在一个无底洞的洞口, 身体之下是幽冥地狱的入口。
    一丛丛蓝色的幽冥之火从祭台里冒出来,就像一个个长着尾巴的蓝色萤火虫, 围着明霞飞舞,“萤火虫”依稀长着和东海龙女相貌相似的脑袋,喜怒哀乐,或者麻木激动, 什么表情都有。
    或凄厉大笑、或轻声慢语、好像有无数个东海龙女同时发声,几乎要盖住逍遥子的《招魂歌》。
    逍遥子是个狠人,他停止吟唱,将手腕放在嘴边,居然用牙齿一口口的撕咬着,把手腕的血管撕开了!
    鲜血喷涌而出,逍遥子跪在地上,用带血的嘴巴继续唱道:“魂归来兮!伏惟尚飨!”
    无数个蓝色“萤火虫”扑过去,享受着逍遥子的鲜血,一个个从蓝色变成了妖异的红色。
    逍遥子的鲜血几乎流出一半时,所有的“萤火虫”才统统变成了红色。
    逍遥子草草包扎了手腕的伤口,走到了躺在造人土之上的东海龙女遗体旁边。
    逍遥子说道:“夫人,我马上就给你换一个新的躯壳,我们夫妻就要见面了。”
    言罢,逍遥子把手伸进了东海龙女的嘴里,将她含着的定颜珠抠了出来。
    东海龙女的遗体一直由定颜珠保存,定颜珠一出,她的光洁脸就像破碎的鸡蛋壳,布满了蜘蛛网般的裂纹。
    随后,遗体一片片的剥落,化为尘埃。
    逍遥子对尘埃没有半点留念,他回到祭台,将定颜珠塞进了明霞嘴里,已经变成红色的“萤火虫”们蜂拥而至,从双目、双耳、双鼻孔、以及嘴巴这七窍里钻了明霞的身体。
    当最后一只红色萤火钻进了体内,明霞蓦地睁开了眼睛!
    确认过眼神,这是我的妻!
    逍遥子大喜,“夫人!你回来了!”
    东海龙女敖霞就像惊尸似的,猛地坐起,一阵干呕,将嘴里的定颜珠吐了出来,“你……我……这是什么地方?我在何处?”
    坐起来的时候,东海龙女看到了怀里的轮回镜,这面铜镜好像很久没有没过了,光面晦暗,人面在里头灰头土脸,根本看不清。
    “我是谁?”东海龙女失手将轮回镜打翻在地。
    逍遥子说道:“你是我的夫人,东海龙女敖霞,我们夫妻终于重逢了。你听我解释……”
    逍遥子搀扶着惊魂未定的东海龙女,走到了一具泥塑的女体身边,“这是造人土混合五色露捏出来的躯壳,返魂木做的骨架。我已经将你的魂魄招出来了,如果阿秋成功炼化五彩石,我就能将你复活,你会拥有一具和以前一模一样的躯壳。”
    “复活?我死了?”东海龙女看着泥塑躯壳,摸着自己的脸。
    逍遥子打算两手准备,如果阿秋炼化五彩石失败,他掏出阿秋的心脏;如果阿秋炼出了五彩石,那就更好了,直接用五彩石当成心脏。
    无论如何,东海龙女的元神都可以附在这具和她以前一模一样的躯体上。
    如此,能保万无一失。
    ”瞧瞧,我对你多好啊。”逍遥子被自己感动了,“夫人啊,为了复活你,我用尽心机去收集这些材料,千辛万苦,在所不辞。你复活之后,我们就可以重新开始。”
    数不清的记忆一股脑冲进来,没有时间先后顺序,脑子乱的很,东海龙女抚着额头,“夫人?你是我的丈夫?”
    “正是!”逍遥子搂着东海龙女,“你我青梅竹马,结发夫妻,相伴百年,相敬如宾,后来……后来虽有些分歧,但这都不重要,都说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看在过去的恩爱的份上,我们和好吧。”
    多重画面一起闪现,东海龙女脑子里如野蜂飞舞,这时外头一阵炸响,逍遥子从窗外看去,但见紫气东来。
    手下飞来报信:“魔尊!不好了!修真盟主凤离撕毁停战协议,杀进了魔域!我们都拦不住她!”
    东海龙女的魂魄刚刚召回来,正是最迷乱的时候,逍遥子一时脱不开身,说道:“要我儿子去拦住她。你转告他,无论用什么方法,都必须拦住凤离!”
    “是,魔尊!”手下飞去,阿秋也听到了动静,但是此时正是炼化五彩石的关键时刻,他专注的敲着夔牛鼓,源源不断的引来天火,鼎炉里的五彩石渐渐融合,一道道五彩光笼罩着鼎炉之上。
    “少主!魔尊有命!不惜一切代价,拦住凤离盟主!”
    阿秋双目一红,放下夔牛鼓,“儿子谨尊父命!”
    阿秋一甩赶山鞭,带着诸多魔众,迎战东方气势汹汹的紫光。
    且说凤离为了营救阿秋和明霞,手持紫电剑,从正面杀进魔域,遇魔杀魔,势如破竹,所到之处,如无人之境,身后魔众就像韭菜似的,一茬一茬的被紫电剑收割!
    紫光所到之处,血流成河,残肢遍地。
    时隔二十八年,凤离大神、不,现在是凤离盟主了,再次展现其雷霆手段,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邪不压正,能打得过绝对不啰嗦,无论遇到何等邪魔,凤离始终不发一言,用剑来解决一切问题。
    眼前是一片白雾,凤离持剑冲进去,却越飞越慢,原来这里不是白雾,而是铺天盖地的蜘蛛网!
    黏糊糊的蛛丝将她越缠越紧,一只只磨盘大的红色蜘蛛朝着她爬过来。
    红蛛也是白骨殿十八邪魔之一,害死师弟铁无涯的帮凶。
    凤离冷冷一笑,“来的正好,我从火焰山给你带来了一份土特产,你要收好。”
    凤离打了个嘘哨,叫道:“都出来吧!”
    一片片红云飞来了,居然是火焰山吃火喷火,拉的也是火的、人面鸟身的颙鸟!
    凤离的真身是凤凰,百鸟之王,颙鸟当然听她的号令!
    颙鸟群飞到如天罗地网般的蜘蛛窝里,又是喷来又是拉,双面放火,霎时间天罗地网被烧了个精光,凤离得以从蜘蛛网里脱身。
    凤离继续往魔宫方向杀去,颙鸟群也开始猎杀红蜘蛛。
    就这样,凤离一路杀魔放火,魔域的防守在她绝对占上风的法力之下,犹如菜刀切一块豆腐般被破解。


同类推荐: 独步天下不朽丹神我当助攻这些年仙河风暴和女主互换身体后gl[穿书]横行霸道修真老师生活录纯阳真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