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女师尊有什么坏心眼呢 女师尊有什么坏心眼呢 第39节

女师尊有什么坏心眼呢 第39节

    妙岛主鼓起腮帮子,吹起了一曲《百鸟朝凤》!
    唢呐那么一响啊,瞬间就压倒了琵琶的魔音!
    “我来助妙岛主!”巫掌门挥剑,给唢呐的音浪助阵,瞬间割断了琵琶的琴弦!
    啊!魔女罗刹一声娇喘,弹琵琶的手指割出了血。
    罗刹悲愤道:“你……你好狠的心!”
    这一边上演唢呐对琵琶,用魔音打败魔音,另一边,莫掌门救了蔓离之后,和丹穴派一起去助力阿秋打逍遥子。
    逍遥子轻蔑的看着这群人,“修真界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一个元婴,一个神兽、两个金丹就敢和我打,不知死活。还有你,区区一个金丹就当了昆仑派掌门,你应该是昆仑派有史以来修为最低的掌门吧。”
    被魔尊取笑,莫问依然一副翩翩君子的模样,“掌门最重要的是以德服人,你们这些邪魔歪道毕生都不会明白这个道理。”
    蔓离最恨别人说她丈夫坏话,说道:“杀妻证道的家伙,能够明白什么是义,什么是德?你根本就没有过这些。”
    “虚伪!”逍遥子讽刺道:“胳膊肘往外拐的女人,莫掌门,你娶了个贼知道吗?贵派的五彩石是谁偷的,你敢问她吗?”
    莫问说道:“我和你不一样,我永远相信自己的妻子。你视妻子如累赘,我视她如珍宝,如果让我在飞升和她之前选一个,我只会选她。想要挑拨我们夫妻感情,我劝你省省力气吧。”
    逍遥子看着夫妻一心的莫问和蔓离,想起了他和东海龙女的过去。
    他们真的爱过。逍遥子为什么能够有生育能力?
    修真界不孕不育是铁律,没有任何捷径可走,如果要生亲骨肉,女修必须恢复月经,男人必须恢复小蝌蚪游出来的能力。
    这意味着男修女修必须散尽修为,倒退成凡人之躯,然后开始生育,成功之后,再重新修炼,恢复修为。
    这个代价太大了,修真界的道侣几乎都以收养幼童或者收徒弟来完成传承,恢复凡人之躯生育的,凤毛麟角。
    紫龙和凤离结合,能够生下龙凤珠,是因为他们两个本就都不是人,龙凤一个是神兽,一个是神鸟,不受这个规则的约束。
    东海龙女是神兽,天生就有生育能力,但逍遥子不是啊!东海龙宫被火山地震所倾覆,龙女是东海最后一条龙,她想要一个后代。
    逍遥子还是蓬莱岛那个豢养章鱼当宠物的逍遥子时,为了满足妻子的愿望,逍遥子居然冒险散尽了修为,恢复了“白龙”。
    逍遥子以凡人之躯和龙女过了几十年神仙眷侣的日子,但龙的孕期不像凡人那样十月怀胎,瓜熟蒂落。龙什么时候有孕,什么时候产卵,谁都说不清楚。
    因为绝地天通之后,灵气衰竭,神兽很难孕育成功,否则的话,东海也不会只剩下一个东海龙女 。
    几十年对东海龙女而言,就像几十天,东女可以慢慢等,但是凡人之躯衰老来的太快了,逍遥子头发白了,身体也不如年轻的时候,力不从心。
    几十年,有些东西慢慢的变了,曾经热恋的他们为爱而睡,这几十年为了造小龙人而睡,慢慢变得没有滋味,寡淡如水,就像例行公事似的。
    他在步入衰老,龙海龙女年轻貌美一如从前,逍遥子渐渐变得不自信,只要龙女多看年轻男子几眼,他就惶恐妻子移情别恋,越是不自信,就越影响到他在床上造人的表现。
    直到有一天,他无法备孕了。
    东海龙女安慰他,“没事的,我去丹穴派为你求药,没有丹穴派治不好的病。”
    其实,东海龙女并没有嫌弃过他,甚至为他的自我牺牲感动、乃至有些惭愧。
    逍遥子伤了自尊,他散尽修为,只为给龙女一个孩子,这是秘密,如果龙女真的去丹穴派求药,不就是大张旗鼓的告诉修真界:逍遥子不仅没有修为,他还不行!
    于是,逍遥子坚决反对去丹穴派求药。
    东海龙女见他颓废如斯,为了两人的感情,她让步了,“孩子……我不要了,不如我们重新来过?”
    逍遥子是修真界第一奇才,他重新修炼,不仅恢复了法力,还比以前更强大,潜心修炼,但却止步于飞升。
    修真界所有的办法他都试过了,没有用。
    唯有修无情道,杀妻证道,斩去所有的牵挂这一条路还没试过。
    逍遥子一开始是拒绝这个念头的,但是,时间一长,他动摇了:我曾经为了妻子的愿望,自我牺牲。为什么她就不能为我的愿望,自我牺牲一下?
    一开始,他要东海龙女自尽,走的体面。
    东海龙女不肯,“你疯了!你要斩断牵挂,我们两人分手便是,那些山盟海誓,就当喂了狗。无论你是否飞升,都与我无关。”
    逍遥子便和她分开了,两地分居 。
    可是不管用,虽然分开相隔千里,他还是会想她。越是想她,就越觉得她是他飞升唯一的障碍。
    他必须,杀妻证道!
    他一剑刺穿了东海龙女的胸膛,剖出龙珠,用脚踩碎,从此再无牵挂。
    他失去了一切,然而,无事发生,他依然没有飞升。
    第57章 一鸣惊人   面对莫问和蔓离这对情投意合……
    面对莫问和蔓离这对情投意合的道侣的嘲讽, 逍遥子心里五味杂陈,我和东海龙女的感情曾经不输你们,可是时间改变了一切……
    逍遥子想起东海龙女放弃孕育下一代时对他说过:“孩子……我不要了, 不如我们重新来过?”
    这次将你复活,我们就可以重新来过了。
    逍遥子看着昏迷的明霞公主,想要尽快复活东海龙女,便不再恋战, 扭头就走。
    但阿秋他们不会让逍遥子就这么离开。阿秋说道:“放开明霞公主, 她是无辜的。”
    一个重生的儿子, 一个转世的妻子, 两个偏偏都要与我作对。逍遥子见修真界的几大门派都在场, 又开始挑拨离间, 说道:
    “秋掌门, 你知道为何在蓬莱岛的时候, 我明明可以将你与丹穴派一同灭门, 为何最后还是放过你们了吗?”
    蔓离听了,心道不好!逍遥子要捅破丹穴派最大的秘密了!
    如果说破,阿秋必定前途尽毁!
    凤离扛了九十九道天雷、铁无涯悉心教育十六年, 都是为了给阿秋再来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让他这一辈子清清白白的,永远活在阳光之下。
    不能让逍遥子毁了阿秋!
    蔓离抢在阿秋之前回答道:“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你连老婆杀了,放过我们难道是因为你善良吗?不过是给自己找个台阶下罢了!你虽然厉害, 但双拳不敌四手,我们齐心协力,你未必打的过。”
    阿秋心领神会,说道:“师叔, 逍遥子卑鄙无耻,打不过就编出一些谎言蛊惑人心,往我身上泼脏水,搞臭我的名声。不过,各位修真界前辈的眼睛是雪亮的,一定不会被逍遥子蒙骗,无论逍遥子说什么,他们都会相信我的清白。”
    莫问虽然此时还不晓得丹穴派的秘密,但妻唱夫随嘛,他立刻表态,说道:”这是自然,无论逍遥子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逍遥子蛊惑人心,连我的师父姜掌门也中了招,落得个神魂俱灭的下场。事到如今,还有谁相信逍遥子的鬼话?反正我们昆仑派是不信的。”
    修真第一门派已经选择站队了,其余门派也纷纷表态,表示支持阿秋,不会相信逍遥子的鬼话。
    四面楚歌,逍遥子见状,戾气大盛,今夜若不给这些修真门派一点颜色瞧瞧,他们是不会相信我是因父子之情而故意放过丹穴派的。
    逍遥子轻轻跺了跺脚,脚下的火焰山开裂,分裂出无数个滚烫的石块。逍遥子大手一挥,石块如暴风骤雨般砸向修真门派。
    阿秋祭出银锅,银锅飞速旋转,越转越大,犹如一把巨伞,保住众人,拦住了滚石的攻击。
    “就这?”黄鹤躲在师父和大师姐身后继续放狠话:“我就说你不行吧!明明打不过,非说是放过!”
    逍遥子此生最恨别人说他不行!
    青黑的魔气从逍遥子的袖袍里释放出来,魔气所到之处,滚烫的石块自动组成人形,由青黑魔气黏成一个个火红的石头人。
    霎时,火焰山里,一个个滚烫的石头人站起来了,如千军万马一般,原地待命。
    逍遥子说道:“去吧,我的孩子们,享受杀戮盛宴。”
    石头人齐齐口吐人言,说话的声音和逍遥子一模一样,“杀!杀!杀!”
    妙岛主见势不妙,飞天就要开溜,可是石头人看似笨重,却也能飞天遁地,他们在天上飞,在地上跑,形成天罗地网,一群群围歼各大修真门派。
    妙岛主用拂尘劈开石头人,可是石头人并不知道疼痛,被劈得四分五裂之后,又很快被黑青的魔气重新组合,又开始围殴妙岛主。
    石头人无穷无尽,虽然妙岛主打得过,但扛不住永无止境的攻击啊!
    一群群石头人犹如潮水,将修真门派冲散了,形成一个个孤岛,连莫问和蔓离都被冲开了,目前只能顾着打散眼前的石头人。
    魔女罗刹终于得到了喘息之机,她狐假虎威,骑着三眼天狗飞到被石头人包围的妙岛主不远处,“妙郎啊妙郎,你求求我呀,说不定我念及旧情,心软了找魔尊为你求情呢。”
    妙岛主一脚将攻到面门的石头人脑袋踢飞了,“你这魔女,给我滚!”
    罗刹做西子捧心状,“哎呀,在床上的时候叫人家卿卿,现在叫人家魔女。男人,还真是多变呐。”
    妙岛主心里打起了小九九,心道:再这样打下去,我不被打死,但是会力竭被活活熬死,我可不想死在火焰山,如果可以……为了活命,暂时向一个女人低头,不丢人。
    韩信还能忍胯/下之辱呢!
    想到这里,妙岛主态度有所缓和,且战且往罗刹身边撤退,“你我正邪不两立,不要再纠缠我了。”
    男人嘴上说不要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的朝着罗刹靠近。
    罗刹存心想将妙岛主搞到身败名裂,说道:“你改正归邪,也修魔道,我们不就是一路人了?你只需向我们魔尊投诚,石头人就会停止攻击你。只要能够变得强大,修什么不是修?加入我们合欢宗,享受快乐修行。”
    妙岛主把法器拂尘一扔,双手高举,不再反抗,大声对逍遥子说道:“魔尊!以我一人,换取蓬莱岛所有弟子性命如何?你也曾经是蓬莱岛的一员弟子,你的宠物章鱼,蓬莱岛一直养着老章,并没有伤它,你又何必将蓬莱岛斩尽杀绝!”
    逍遥子太强大了,妙岛主想投降,但是他必须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给自己台阶下,“自我牺牲”是个不错的法子,因为罗刹为了继续玩弄他,必定会保他性命。
    哼,愚蠢的女人。你得到我的身,永远得不到我的心。
    妙岛主有些胜算,因为以前逍遥子当魔尊时,灭了好多修真门派,但是一直没有对蓬莱岛动过手。
    果然,妙岛主放弃抵抗,石头人就当场散开,改为攻击他人,逍遥子说道:“如果蓬莱岛的人现在离开火焰山,不掺和进来,我会放他们走。如果非要与我为敌,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妙岛主也要门下弟子撤离,“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蓬莱岛门下弟子听清楚了!如果你们还把我当岛主看,就听我的命令!离开火焰山!回到蓬莱岛去!不要回头!不要回头!不要回头!这里有我一个人就够了!”
    此时,蓬莱岛弟子们已经折损过半了,又热又累,石头人斩不尽,杀不绝,几乎绝望,打是打不过了,今晚都要死在这个鬼地方!
    突然听到妙岛主的命令,蓬莱岛弟子们一个个收起法器,眼含热泪,朝着妙岛主方向行礼,然后结伴飞离火焰山。
    随着蓬莱岛的集体退出,更多的石头人攻击昆仑派、丹穴派、巫山派等修真门派,阿秋等人的压力更大了,渐渐落入下风。
    阿秋不停的挥动赶山鞭,将围攻的石头人抽得粉碎,可是就是碎成渣渣,这些石头也会立刻在青黑魔气的黏合下重新组合、站起来,永远都杀不完。
    黄鹤已经力竭了,像个乌龟似的躲在银锅下,任凭一群石头人挥着石头拳猛捶银锅。
    小维已经被逼的恢复了红头蛇身,蔓离和莫问手中的剑光也渐渐变得暗淡,如果一直这样战斗下去,他们的灵气迟早会耗光的。
    不能再这样了。阿秋看着从逍遥子衣袖里释放出来的、似乎无穷无尽的魔气。擒贼先擒王,阿秋心下一横,先是猛地上窜到半空云层,暂且摆脱了石头人,然后从乾坤袋里拿出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纸傀儡,嘴对嘴吹了三口气,纸傀儡活了。
    阿秋把赶山鞭给了纸傀儡阿秋,以迎战追来的石头人,自己却含着一枚隐身草,飞到了逍遥子的身后:他决定冒险偷袭,这是唯一的法子。
    隐身的阿秋从乾坤袋拿出一炳拙朴的石制短刀——这是戮魔石磨制而成的刀,看起平平无奇,其实是除魔利器。
    没有一丝犹豫,阿秋挥着石刀,直取逍遥子后颈!
    石刀切在逍遥子颈部,可是刀刃无法深入,逍遥子的身体浮出一片片黑色的龙鳞,就像无坚不摧的盔甲,将他全身包裹。
    后劲遭受攻击,逍遥子立刻反应过来,转身就是一掌,打得阿秋连血带隐身草都喷出来了!
    这一掌下去,阿秋觉得自己的内脏都被震碎了,七窍流血,鲜血喷涌而出,当场半死不活的倒地。


同类推荐: 独步天下不朽丹神我当助攻这些年仙河风暴和女主互换身体后gl[穿书]横行霸道修真老师生活录纯阳真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