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GB/女攻】将军有礼(NP总攻/ABO) 他的记忆,屠夫手中的rou奴隶(血腥慎入)(

他的记忆,屠夫手中的rou奴隶(血腥慎入)(

    男人突然睁大了眼睛看向穆岚,颇有几分不可置信。
    “怎么?”
    穆岚看了看监视器,并不觉得意外。
    昨天潜伏了一天便知道,奴隶军中便是这个傻大个对首领最为忠心。穆岚本来对黑衣男子便是奴隶军首领这事还有些存疑,但看到男人的表情便知道。
    她猜对了。
    “你……”
    自昨天之后,男人终于再次开口说话:“你怎么会是这样的人……”
    “这样的人?”穆岚有些疑惑:“那你觉得,我应该是什么样的人?”
    “呵……果然人类,都是一个样……”
    穆岚微微皱眉。
    “抓就抓吧。”男人嗤笑一声,脸上没什么表情:“你以为我真的在乎这群杂牌军?”
    进入城北监狱的一小波奴隶军全部覆没,而留在工厂内以及想要出逃的部分奴隶也被帝国军控制了起来。
    可无论穆岚如何威胁,男人依旧不为所动,甚至比之前还要沉默。
    眼看着军部医院内的容瑾晏越来越虚弱,叶宣也一直没有清醒,穆岚没有别的办法,从首都星紧急接了孙医生的团队过来。
    连同那个还没投入使用的记忆转换器。
    军部,公寓。
    穆岚正在帮顾辰洗澡。
    她坐在浴缸边缘,顾辰便这样躺在浴缸里,靠着她的腿。
    手指上的泡沫颇有几分恶劣的抹在顾辰乳尖,引来那人一声低喘。
    “……小坏蛋。”
    穆岚假装无辜:“我只是在认真给老师洗澡。”
    “真的?”顾辰微微眯眼。
    “假的。”
    葱白的指尖捏住了被泡沫覆盖的滑腻乳尖,顾辰身上一软便要滑进浴缸里,被穆岚搂住了。
    “老师真是敏感……”
    温热的气息打在顾辰耳侧,无端让他半个身子都酥麻的厉害。
    “别……别闹。”
    回应顾辰的,是某个直接滑进了浴缸里的人。
    早已硬挺的肿胀借着温水的润滑毫无阻碍的进入了顾辰,顾辰急喘一声,忙揽住了穆岚的脖子。
    “穆……穆岚,慢点……”
    “不能慢。”穆岚轻吻顾辰逐渐迷离的眼眸。
    每一次不等前戏做完,顾辰便被情欲完全支配。穆岚就是想让顾辰完全清醒的接受她。
    “老师,我喜欢你。”
    轻轻一顶,性器的前端便轻而易举的进入了微微张开了口子的生殖腔。
    “唔……好酸……”顾辰眼神越发迷茫。
    “老师,你是我的……”
    胯下用力,完全顶进了那窄小软烂的空间,逼出顾辰一声闷哼。
    顾辰紧紧抱住穆岚,无意识的跟着重复。
    “我是……你的…………”
    待真正给顾辰洗干净,抱着浑身干爽的他回到卧室时,已经是两小时后。
    “穆岚……”
    顾辰声音还有些沙哑,他枕着穆岚的手臂轻声问她:“真的要用记忆转换器吗?”
    “嗯……”穆岚知道顾辰的顾虑,安慰他:“老师不必担心,这次与之前不同,是我单方面的侵入他的记忆,不会造成记忆覆盖和记忆混乱,一旦有危险,我随时可以撤离。”
    “好。”顾辰安心了些,明明已经累极,却还撑着不睡,继续道:“你说的那个黑雾……我有了些猜想。”
    “老师你说。”穆岚抬手轻轻梳理着顾辰长长了些的黑发。
    “那黑雾如你猜测一般,应当是魔族的魔气。但在我看来,无论哪个种族,精神力几乎都是共通的,而魔气大概便是魔族的‘精神力’,虽然有些特殊,但总会有破解之法。“
    “老师好厉害……”穆岚感叹。
    即便是她,可以弹指间毁灭那个魔族释放的魔气,却也无法对其进行分析。顾辰却仅凭穆岚的描述以及查阅古籍便有了如此进展。她的老师,不愧为帝国第一精神力导师。
    顾辰轻轻笑了笑:“所以,即便是记忆转换不成功,我大概也能很快找到魔气的解法,千万不要……让自己陷入危险。”
    “好……”穆岚知道,顾辰这阵子除了自己的任务外,每天都要为魔气的事情忙到半夜。今天还是她强制把人带进了浴室洗澡才中断了他的工作。
    老师的身体还没有恢复,这样高强度的工作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过辛苦。
    顾辰说完这些便再也抵挡不住困意,在穆岚怀里沉沉睡去。
    穆岚低头在他眉心印下一吻。
    “别担心,老师。我的……顾辰。”
    那魔族被注射了镇定剂,捆在了记忆转换器中。
    穆岚再次看到这个机器,心情颇有几分复杂。
    只是她没有更好的选择,她必须尽快找到救容瑾晏的办法。不止因为容瑾晏是帝国的三皇子,更是因为在这段时间的相处中,她真的接受了容瑾晏这个朋友。
    眼前一黑,穆岚的精神力已然进入那魔族的记忆之中。
    最先出现的是一片黑暗,而后四周响起谈话声。
    “哇!魔族!老大,咱们这次发了……”
    “嘘……不要让那些虫族发现,咱们快撤。”
    穆岚微微皱眉。
    这大概是二十几年前魔族被虫族一夜覆灭的时候。
    魔族本性高傲,在帝国与各族签订合约共同抵御虫族时,拒绝了帝国的邀请。
    随后就被当时强大到帝国联盟都无法匹敌的虫族入侵,灭族。
    这魔族竟然是在虫族入侵之时被星盗带走的。
    穆岚心里升起一些不祥的预感……
    星盗劫走的异族,无非就是那么几个下场……
    果然,场景急速转换,待面前的画面再次稳定,已然是七八年后。
    尚且是孩童的魔族被捆在实验室中,随着那些仪器刺入体内哭喊着,身边的几名实验人员却充耳不闻,兀自讨论着实验结果。
    “R0的实验数据还是不稳定,那些愈合因子离开身体就迅速失去活力……”
    “不应该啊……按照之前治疗舱研发的实验数据来看,拥有再生能力的种族,其细胞组织均可以在培养皿中进行组织再生……”
    那人看向实验台上捆着的男孩,喃喃自语:“或许……是摘取的组织大小不够……”
    冰冷的手术刀一块一块割取着男孩身上的血肉,每一个部位都要被割下进行实验。
    反正他拥有再生能力,不会因身体的损伤而死去,只要血液持续补充就没问题吧……
    穿着实验服的实验员们来来往往,却没人看那个因疼痛而哭到脱力的男孩一眼。
    场景再转,又是六七年过去。
    实验台上的少年已经不会哭了,他沉默的看着自己的血肉被一块块割下,看着那些人举着手术刀研究着下一刀取哪里的血肉比较好。
    身体偶尔因疼痛而痉挛,面上却一片平静。
    “博士……我想,我们的实验失败了。”
    “怎么会!”
    实验室一片死寂。
    无人察觉,实验台上的少年轻轻嗤笑一声。
    又几年过去。
    实验室中的男人失去了他全部的实验价值,实验室也因多年实验没有任何成果而面临倒闭。男人与其他尚未死去的实验品一起被卖进了黑市。
    无论奴隶主怎么打骂,他都毫无回应,甚至偶尔露出几分冷笑。
    他又不会死,这些打骂,他早就不放在眼里。
    他也被人买走过,他这样不哭不闹又受得住折腾的奴隶,总会有些特殊癖好的奴隶主会喜欢。只是他实在无趣,往往不出几个月就又被遗弃。
    最后,他被奴隶主卖给了屠夫。
    屠夫并非是什么职业,而是黑市一个出名的奴隶主。
    帝国与各族签订了和平条约后,便不再允许不同种族间互相残杀,可总有那些已经习惯以人类为食的种族,在黑市之中寻找着满足自己口腹之欲的交易。
    屠夫便是做这个生意的奴隶主。
    被玩坏的奴隶,年迈无法出售的奴隶,或者是被虐打至濒死的奴隶,都会被送到屠夫手里,进行处理后成为他人的盘中餐。
    有时来的不止是兽族,还有那些想要“尝鲜”的人类。
    同类相食,何等野蛮残忍。
    男人便是屠夫手中最为特殊的奴隶。
    他的再生能力除了让他能承受更多的虐待外,便在这里找到了最大的价值。
    穆岚看到已然与现在相貌一致的瘦高男子被赤裸的吊在空中,那皮质的项圈紧勒着他的脖颈,让他连呼吸都十分困难,而手脚则都被铁链固定起来,让他即便用尽全力也不能挣扎半分。
    屠夫拿起锋利的砍刀,在磨刀石上蹭了两下,摇摇晃晃的走向他。
    “今天砍哪里比较好呢……内脏恢复的太慢,手臂的肉又太少……不如还是大腿吧。两条腿都卸了怎么样?”
    那砍刀挥向魔族的腿,穆岚终于再也无法忍耐。
    “够了!!!!”
    周围的一切都陷入了静止。
    被吊在空中的魔族转头看向穆岚的方向,挑起嘴角。
    “不够……怎么够呢?”他轻轻挣了一下,便从那束缚中挣脱,而后一步一步朝穆岚走来。
    他笑着,眼中却没有一丝温度:“这不就是穆将军想要看到的吗?”
    ……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有自主意识的?”
    “最开始吧。”魔族若有所思:“将军可能不知道,实验室的那十几年,唯一留下的好处就是……一切镇定类药物对我都没有作用。”
    所以他也是清醒着进入了记忆转换。
    一遍又一遍任由那些酷刑重复,任由自己在记忆中再次经历那些过往,直到穆岚喊了停。
    “将军为何要喊停呢?”男人似乎有几分不解:“再等等……再等等将军就会找到关键了。”
    “……我说够了。”穆岚看向他,神色复杂:“我明白了你为何憎恶人类,憎恶贵族和黑市,也不会再强求你告诉我魔气的解法。三皇子那边……我会另想办法救醒他,结束吧。”
    男人沉默了许久。
    直到穆岚要将精神力抽离之时。
    他自嘲一笑。
    “我会解除那个人身上的魔气。“
    穆岚愣住了。
    耳边魔族的声音很轻:“累了。走吧。”
    记忆世界重归黑暗。
    穆岚自转换舱中醒了过来。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拥有月亮的人(校园 1v1)偶像发情期(NPH)快穿之枕玉尝朱18禁真人秀游戏爱宠(1v1H)糙汉和娇娘盼他疯魔[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