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BL小说
首页媚肉之香(高H,短篇肉文合集) 纤细的四肢

纤细的四肢

    “呜……呜呜……”感觉到异物的入侵,张雨婷的嘴里忍不住溢出呜咽的呻吟声,她的下体传来一阵强烈的痛楚,大腿根部微微颤抖着,随着一颗颗卵蛋进入张雨婷的身体,她的肚皮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起来,肚皮看起来就如同一个十月怀胎,即将分娩的孕妇一般大小。
    触手怪用那根产卵专用的两厘米粗的触手分支,一共在张雨婷的肚子里产了七颗卵,前前后后一共花了十几分钟左右的时间,七颗鸵鸟蛋一般大小的卵蛋附着在张雨婷的花穴肉壁上,这七颗卵蛋通过花穴肉壁,汲取着母体的营养。
    在十几分钟的产卵期间,触手怪用那三根足足有成年男人手臂粗细的触手分支抽插淫奸着张雨婷的三个淫穴的动作还在继续,张雨婷的嘴、屁眼、屄都被触手分支抽插淫奸着,她的嘴角流淌着一抹淫靡的涎水,她的肠道内分泌着肠液,她的花穴甬道内淫水和鲜血混杂着喷涌而出,整个人看起来就如同一块正在被强奸的人形的肉块一般。
    在十几分钟的产卵期间,张雨婷的胸部那发育得浑圆饱满的足足有D罩杯的两片奶子也被两根顶端形状看起来像人类手掌的触手分支所揉捏亵玩,红肿的奶头上的奶孔大开,从红肿的奶孔里喷射出了乳白色的奶汁,乳白色的奶汁胡乱的喷射到了她的奶子上、她光滑的小腹上、她浓密的耻毛上、手术台被晕染得红白相间的床单上、玩弄着她胸部的两片奶子的那两根形状如同人类手掌的触手分支上……
    “呜……呜呜……”在地下室沉闷的空气中,一时间不但弥漫着淫水淡淡的骚味、血液的浓浓的血腥味、还弥漫着乳白色的奶水所散发出来的奶味和腥味,各种体液的味道混杂在一起,吸入张雨婷的鼻腔,令她感到想要呕吐。
    “呜……呜呜……”张雨婷的嘴里发出勾人的浪叫声,她挺着一个看起来如同怀胎十月的大肚子,扭动着被红色麻绳束缚住的纤细的四肢,她开始反胃干呕起来,她那被足足有成年男人手臂粗细的触手分支淫奸着的嘴里开始分泌出了更多的涎水,涎水沿着嘴角滴滴答答的流下,画面淫靡极了。
    触手怪将七颗卵蛋成功的排到张雨婷的花穴甬道内,这一共花费了它十几分钟的时间,可这十几分钟对于张雨婷来说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在这十几分钟的时间内,张雨婷一边被淫奸着三个淫穴,一边被受孕,她觉得她的下体传来的疼痛丝毫不逊于孕妇分娩时的疼痛,她觉得自己简直是身处无间地狱一般。
    触手怪终于将七颗卵蛋成功的排到张雨婷的花穴甬道内,它终于完成了任务,它停止了对张雨婷三个淫穴的淫奸——它的那根产卵专用的触手分支以及那三根分别淫奸着张雨婷的三个淫穴的足足有成年男人手臂粗细的触手分支,一共四根或粗或细的触手分支轮流从张雨婷的三个淫洞里退了出来。
    ……
    一个月后,张雨婷的肚子已经涨得如同一个快要爆炸的氢气球一般大小,任何一个人如果看见了她的肚子,一定会有一种错觉,会觉得她的肚子很快就会血肉横飞、汁水四溅的爆炸掉。
    在这短短的一个月的时间内,张雨婷被束缚在这个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里的孕妇分娩专用的手术台上,她的双眼被黑色的眼罩给遮盖住,视野所及一片黑暗,她的嘴里被触手怪用它那灵活的形状如同人类手掌一般的触手分支给重新戴上了口枷,她那嫣红的两片唇瓣被涎水所浸润,唇角无时无刻不挂着一抹涎水,看起来十分的淫靡。
    在这短短的一个月的时间内,张雨婷的双手双脚被红色的麻绳给束缚在手术台的床头和床角,她的上半身被红色麻绳捆缚出繁复美丽的龟甲缚的形状,她那如同一个怀胎十月的孕妇一般凸起的肚皮上被红色的麻绳勾勒出繁复美丽的红色勒痕,,她浑身上下的雪白的肌肤上也被红色的麻绳勒住一道又一道淫靡的红痕,看起来色情极了。
    在这短短的一个月的时间内,这个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里的沉闷的空气中都弥漫着张雨婷的身上分泌出来的体液的味道,淫水和肠液的骚味、血珠的血腥味、乳汁的奶味……张雨婷每天都能闻到地下室沉闷的空气中弥漫着的她的各种体液的味道,她每天都忍不住想要呕吐几次,她有一种怀孕时孕吐的感觉。
    在这短短的一个月的时间内,张雨婷的花穴几乎每天都至少被触手怪给淫奸一次,触手怪将一根足足有成年男人手臂粗细的触手分支插入她的花穴甬道内,然后在淫水和血水浸润着的花穴甬道内开始残忍的搅动着,它每天都用这根触手分支在张雨婷的花穴甬道深处产的七颗卵蛋附近分泌出了大量乳白色的营养液,用来维持这七颗在张雨婷的花穴肉壁上附着着的卵蛋的生长发育。
    在这短短的一个月的时间内,张雨婷的嘴巴每天都至少被触手怪给淫奸一次,触手怪先是用一根形状如同人类手掌的触手分支灵巧的将她的口枷给拿开,然后再用一根足足有成年男人手臂粗细的触手分支插入她的嘴里,然后触手分支分泌出乳白色的营养液,乳白色的营养液沿着食管进入她的胃里,用来维持她最基本的生存所需。
    在这短短的一个月的时间内,每次乳白色的营养液灌满了张雨婷的胃里的时候,她都会嘴里发出“呜呜”的拒绝的呻吟声,她会主动扭动着娇躯,屁股微微的撅起,一对足足有D罩杯的白花花的奶子朝前倾,两颗红肿的奶头上夹着的乳夹上悬挂着的两颗银色铃铛“叮叮当当”的发出悦耳动听的清脆声响。
    而在这时,触手怪便心照不宣的明白张雨婷已经吃饱了,它用来堵住张雨婷的嘴巴的那根足足有成年男人手臂粗细的触手分支不再分泌出乳白色的营养液,它将这根触手分支退出张雨婷的口腔内,转而又用那根形状如同人类手掌的触手分支灵巧的将口枷重新塞入张雨婷那被涎水所浸润得湿漉漉的两片嫣红的唇瓣之间,让沾满了涎水的口枷重新紧紧的勒住张雨婷的嘴巴。
    ……
    而到了一个月后的今天,张雨婷已经经过了整整一个月的受孕期,正到了分娩的重要时刻,触手怪用四根外形形状如同人类手掌一般的触手分支死死的按压住她那被红色麻绳给繁复美丽的缠绕着的凸起的雪白肚皮,试图将她肚子里的七个小触手怪给挤压出来。
    “呜~~呜呜~~”张雨婷感觉到下体一阵强烈的疼痛,她的嘴里忍不住溢出一声呼疼的呻吟声,她的双腿大开,她的花穴甬道大大的张开,花穴穴口的阴唇和阴蒂上沾满了猩红的血水,散发出腥味的血珠滴滴答答的流淌到红白相间的床单上,看起来淫乱不堪。
    “呜~~呜呜~~”张雨婷被口枷堵住的嘴里吟溢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出声,唇角一抹涎水沿着下巴流下,她的肚皮里的七个小触手怪已经快要被她分娩生出来了,触手怪知道她肚子里怀的是它的‘孩子’,它比正在分娩中的张雨婷显得更加的紧张,它用四根形状如同人类手掌的触手分支帮忙用力按压她的肚皮,好让七个小触手怪能够出来得更快一点。
    “呜……呜呜……”随着张雨婷嘴里的一声呻吟,她感觉到下体一阵强烈的疼痛,她下体用力,很快将第一个小触手怪生了出来,比鸵鸟蛋足足大一倍的肉乎乎的小触手怪沿着花穴甬道分娩了出来。
    第一个被张雨婷生出来的小触手怪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小一号的大触手怪,它的表皮呈现出紫红色,它的脑袋圆滚滚的,深红色的两颗凸起的眼珠子好奇的打量着它的母体,也就是它的“妈妈”张雨婷。


同类推荐: 带着府邸混日子冒牌愿望店惊蛰救命!我成了一把剑我是职业NPC独裁之剑网游之从头再来绝地求你,饶我狗命[游戏]